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69章 脸快好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老妇人没什么意见,毕竟她一直把季知欢当空气,眼睛都是直勾勾盯着阿辞的。

    季知欢见她没事了,便去厨房做早饭,随便蒸了三屉小笼包后,顺便看看昨晚上沉淀的凉薯泥怎么样了。

    见已经都沉到了地步,就赶紧把清水倒了出去,挖出了里头的凉薯粉,放入了另一块纱布中,扎紧了布袋口子,挂在了院子里的树杈上晾晒。

    寻思着明日估计就能做凉糕了,她拍了拍手掌,发现阿音已经气呼呼从房间里出来了,见到她就跑了过来告状。

    “那人醒了,只跟大哥说话,还叫大哥弟弟。”阿音想了想,小身子一抖,“等她病好了赶紧让她走吧,怪怪的。”

    季知欢点头,阿音这才满意得进了厨房,去看看她的盐巴怎么样了,如今她制盐是越发熟练。

    阿清随后也起来了,不过他不像阿音那样不爱理人,那小嘴叭叭的缠着老妇人,总算让阿辞脱了身。

    “奶奶,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这是华容道,我后娘买的。”

    “奶奶,你为什么不看我啊,看,这是我的虎宝。”

    老妇人躺在床上,眼神逐渐生无可恋。

    好不容易熬到吃早饭了,今天做的是燕皮馄饨和灌汤小笼包,用的是上好的高汤调的味,别提多香了,阿清也不缠着老妇人了,小短腿颠颠得捧着碗坐到了桌子上。

    裴寄辞还是有点怕她,干脆背对着她吃饭。

    三个孩子都要等季知欢来了才吃饭,这是已经养成的规矩。

    季知欢把馄饨跟小笼包放在了床头,“趁热吃。”

    老妇人略带嫌弃得瞥了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装看不到。

    季知欢也懒得管她,反正也不可能常住。

    她坐下来吃饭,对三个孩子道:“时间表都挂墙上了,等会吃了饭,就出去运动消食,然后慢跑八百米知道么?”

    “知道了。”孩子们齐刷刷应了。

    现在的后娘要求可严格了,每天都制定了时间表,说这样才能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阿音是觉得有些浪费时间的,她干点活也比遛弯健身,还耽误赚钱,不过谁让她现在有点喜欢后娘呢,纵着她也没关系。

    “嗯,真好吃,阿清好喜欢啊。”小豆丁作为第一捧哏,果然是吃一口要夸一夸的。

    裴寄辞也觉得香,一口一个吃得停不下来。

    屋里饭菜飘香,那老妇人哪里会不饿呢,肚子“咕噜”一声就发出了嗡鸣声。

    大家一静,齐刷刷朝她看去。

    老妇人装死。

    阿清是个直肠子,转头就道:“后娘,奶奶饿了。”

    “她不吃,随便她。”季知欢还不想浪费食材呢。

    老妇人一听,哼了一声,自个爬了起来,端起碗就吃,想饿死她,没门!

    刚吃第一口。

    老妇人眼前顿时一亮!这,这什么好东西,怎么那么好吃!?

    她这下也不矜持了,也跟裴寄辞一样一口一个。

    三个孩子:“……”

    好奇怪的奶奶。

    不过老妇人的个人修养和卫生习惯还是很好的,吃得虽然急,但不会很狼狈,弄得到处都是,反而带着优雅。

    季知欢寻思着这身份铁定是不低的,只希望别给自己家添麻烦,不然……那就只能丢回山里去了。

    吃了饭,裴寄辞主动揽了洗碗的活,季知欢带着阿音跟阿清去喂养家里的动物们。

    老邓和杨婶子过来的时候,季知欢正带着三个孩子打太极。

    “这是野马分鬃,收脚抱球,左转出步,弓步分手。阿清,你的动作不标准,像哥哥姐姐学习。”季知欢演示一遍之后,开始指导孩子们的姿势。

    “欢欢啊,这是在做什么呢。”杨婶子笑道。

    “哦,教孩子们打太极拳,强身健体的。”

    “你还会这个啊?”杨婶子见三个孩子打的有模有样的,心思一动道:“那我能不能把阿福也送来?那小子一天到晚在家招猫逗狗的,没个正形。”

    “行啊,你有空就把他带来,我要在家就教他。”

    反正教一个也是教,两个三个区别不大。

    杨婶子见她这么好说话心里更开心了,老邓倒是关心起了老太太,听说人醒了还在床上休息,什么也不记得了,心里倒是替季知欢着急。

    村里都是热心肠的人,季知欢感谢他们对自己的关照。

    杨婶子拿出了昨天没做完的手工活,一边穿针一边跟季知欢说话。

    “你不知道,村子里已经开始选新的村长了,有人保举我们家老陈,你说他一个愣头青,只知道种田,哪里当得了什么村长。”杨婶子说到这,语气轻了下来。

    “我们也不想揽这活,偏生那陈开春一家知道了,看我们眼镜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我大清早出门还跟袁氏大吵了一架呢!”

    季知欢把卤肉切片,闻言抬眸道:“村长最需要的是及时处理、解决日常出现的各种问题,我觉得陈大叔人心眼实诚,只要真心为村里人好,那都不是问题。”

    杨婶子听她这么一说,也点头道:“那是的,老陈别的不说,可比陈开春像样子。”

    “那不就成了,既然村里人都觉得合适,你们也别往外推,行不行得试试才知道嘛。”

    杨婶子点头,“欢欢啊,你说得话真是有道理的,你们家以前是做什么的,我看你会这么多东西,可不像是乡下人。”

    以前?

    原主记忆里,家就是侯府寂静小院,要么就是柴房,任何一个下人都能欺负。

    “看您说得,我要是好人家的闺女,哪里还能做什么多事。”还不得躺在家等人伺候。

    杨婶子叹息一声,“也是。”

    她看了看季知欢的脸,“你脸上伤口好像结痂了?之前看烂得厉害呢,现在也好多了。”

    怪不得说看她越来越漂亮呢,其实欢欢这五官可不丑,就是疤痕跟斑让人害怕。

    季知欢有用药膏,加上灵泉,自然会好的快一些。

    主要原因也是她要出门做生意,老是戴着面纱太闷热了,要不是为了谋生,她这张脸就这么出去她也不是很在意。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