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73章 气死人的裴家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陈开春这如意算盘打的好,就等着裴家人哭天抢地呢,哪知道等到村民们下山了,也没人来请他这个村长。

    陈开春忍不住了,连陈耀宗也有些焦急地看着他。

    他是读书人,总不能去问这个,陈开春穿上鞋,在门口抓了一个问道:“于家村的把裴家砸完了?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

    如今陈开春马上就不是村长了,村民也懒得搭理他。

    “你就盼着点别人好吧,于秀莲自个通奸是我们都看到的,有什么脸砸东西?”

    陈开春一噎,不对啊,怎么这事情就这么完事了?

    他们就不找裴家人麻烦了?

    这样他还怎么以村长的身份去维持秩序?

    村民们陆续都回家了,压根没人搭理陈开春。

    陈耀宗忍不住了,从屋内出来问道:“裴家怎么样了?是不是砸光了?”

    “砸个屁,也不知道那裴家那晦气的地方是怎么回事,每次都让季知欢给躲过去了。”

    陈耀宗皱眉,也不敢相信,于秀莲都被休了,那于家村的能咽的下这口气?

    “其实也不是没办法的。”陈耀宗轻声道。

    只要挑起两个村的矛盾,自然有人替他们去招呼裴家的,他就可以看着他们倒霉,而自己的名声也可以靠自己慢慢捡回来。

    陈开春看着自己的孙子,总觉得有哪里变了,又说不上来。

    村民都走了,于家人面色铁青的站在院子口,还不肯走,阿音板着脸出来砍柴,一斧头劈下去,地都震了震。

    小姑娘松了松筋骨,对着于秀莲的大哥抬了抬手臂,然后拿起一大捆柴,徒手直接劈断。

    那柴可比她那细胳膊都粗。

    吓得于秀莲大哥往后退了一步,阿音不屑地轻嗤了一声,扛着斧头大摇大摆进了家门。

    “呸,一家子坏心眼!”田氏被踹了一脚,嘴巴还不饶人。

    “我要是你们,赶紧夹着尾巴回家去还能找回点脸面,村里出了个偷汉子的荡妇,还敢上门要说法,一传十十传百,你们于家村的姑娘,还有人要?”

    裴寄辞从菜地里摘菜回来,轻飘飘在他们身后说完,眼瞧着于家村过来帮忙的几个人脸色一变,不屑得扭头进了院子。

    于家村的人被噎得够呛,没一个敢反驳的。

    这事说出去都丢人,大家还以为于秀莲是被欺负的,是冤枉的,哪知道这婆娘居然是真的偷汉子。

    那么多村民都看到了呢,名声也臭了。

    还害得他们丢人,登时,于秀莲一家成了众矢之的。

    就在于家村的人不管他们要走的时候,阿清也溜达上来了,大家就看着小豆丁仰着下巴,嫌弃得白了于秀莲家一眼,跟在他屁股后面的一串鸡鸭鹅也跟着路过。

    最后一只到于秀莲大哥脚边,还振奋起了翅膀,用力拉了一坨鸭屎才屁颠颠得跟上了小主人。

    众人:“……”

    这裴家气人的功夫,也是够呛的。

    算了算了,反正不关他们的事!让于秀莲自家承担去吧。

    老邓几个见他们走了,才继续干活。

    田氏还想讹点钱,可是一看到那凶悍的老妇人吃着果子从正屋溜达出来,便吓得不敢吱声了。

    最后母子俩只能灰溜溜抱着于秀莲出了陈家村,毕竟人多都打不过,人少,那只能被欺负了。

    这裴家都是疯的!老的打架疯,那小的各个也是稀奇古怪的。

    季知欢把卤汁打包好,给杨婶子跟小娟都带了一份,还把今日自己买的肉也分了小部分给她们。

    小娟有些羞愧,“姐姐,我还是不要了,我那前嫂子她。”

    她还来闹事,到底也是因为自己家的事连累了季知欢,小娟又是拿人家工钱,又拿肉拿卤汁的,她都没脸见季知欢了。

    “这不是跟我生分了么,拿着吧,姐姐没往心里去。”

    小娟感动得要落泪,“那明日工钱姐姐就别给了,从卤肉的钱里抵消。”

    “成。”季知欢也没跟她客气,等把杨婶子跟小娟送走,她才回了正屋。

    说实话,今日这老婆婆肯给家里孩子出头,季知欢还是很感激她的。

    “晚上想吃什么。”

    老婆婆傲娇得一扬下巴,“好吃就行。”

    季知欢纵容她的小傲娇,“行,给你来点好吃的。”

    老婆婆见她转身去了厨房,又粘着裴寄辞,裴寄辞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老粘着自己,不过下一瞬,他就清楚了。

    那老婆婆看到了裴渊,已经开始喊裴渊弟弟了。

    “……”

    所以她的弟弟,估计跟他们长得有点像。

    话分两头,杨婶子回了家,大儿媳妇方俊梅正打阿福呢。

    “又偷吃又偷吃,那鸡蛋是你能吃的?那是拿去卖的!”方俊梅刚骂完,阿福一溜烟就蹿到了杨婶子腿旁,“阿奶,你拿了什么,好香。”

    杨婶子道:“没什么,你又淘气了?”

    阿福才不信呢,亦步亦趋跟着杨婶子进了厨房,然后跑出来喊道:“娘!阿奶拿了肉,好大一块肉。”

    杨婶子没想到阿福这小崽子这么能嚷嚷,方俊梅已经跑过来了,眼睛直勾勾盯着杨婶子放在灶台上的肉。

    “娘,肉哪来的?”方俊梅咽了咽口水。

    杨婶子冷淡道:“欢欢给的,这点肉是要拿去做生意的,可不是吃的。”

    她现在只无本的买卖,全是季知欢给的,她不能让自家人吃了。

    方俊梅眼珠子一转,“是她答应教你赚钱了?这卤肉饭哪卖,我能不能拿点回娘家去?”

    方俊梅可看不上季知欢了,以前没少说季知欢坏话,连阿福也会跟着骂几句丑八怪。

    杨婶子知道季知欢的脾气,别看她好说话的样子,但得罪过她的,季知欢是不稀罕帮忙的。

    当下摇头道:“这我说了可不算,这人家是做生意的秘方,你得去问欢欢。”

    方俊梅不高兴了,“你是我娘,我问她干嘛呀。”

    杨婶子就见不得大儿媳妇这样,“那也不行。”

    方俊梅登时甩脸子回了屋,没一会就听到在屋里骂骂咧咧的动静,杨婶子叹了口气,家里穷她知道,可是不能拿人家秘方到处给不是。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