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76章 我能喊你娘么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季知欢不停的拍打阿福,看的方俊梅眼都红了。

    陈兰兰跟袁氏她们也是听到动静过来看热闹的,陈池也要当村长,他们两家早就是死对头了,现在他们家孙子没了,放炮仗庆祝都来不及呢。

    哪知道季知欢还真的敢上手,这万一出点什么事,保不齐先进官府的人就是她。

    陈兰兰这么一想,故意假装关心道:“哎呀,阿福没事都要被你给拍死了,下手轻点成么,不是自己的孩子果然不心疼。”

    方俊梅果然紧张得想去把阿福抢回来,袁氏得意的搭腔,“真把自己当神医了?这阿福要是能这样被救起来,我学狗叫都成。”

    母女俩对视一眼,说不出的得意,连日来被裴家气出来的闷气,瞬间心里头舒服了不少。

    季知欢单腿跪地,将阿福俯卧在屈起的大腿上,让阿福的头和四肢自然下垂,然后颤抖大腿压迫背部。

    大家都没见过这样救人的,也觉得季知欢怕是没本事在这瞎搞。

    就在方俊梅要上手抢孩子的时候。

    “呕——”阿福突然一口气上来,吐出了满口污水,随后哇得一声哭了出来,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受的要命。

    “醒了!醒了啊!”

    “真的救活了!裴家媳妇真的是神医!”

    “阿福!”陈家人哪里还管神医不神医,孩子没事就是最好的,方俊梅接过阿福,把孩子搂在怀里,下意识就给季知欢磕头。

    “谢谢,谢谢你。”方俊梅此刻心里全然都是感激,没有什么比得上自己的孩子还活着,往后她要是再说季知欢一句不是,她就打死她自个。

    季知欢也是累得满头大汗,还在阿福人没事,她拍了拍身上的淤泥,“吸入了太多淤泥,我开个方子,等会大兴哥去镇子上的惠民药局抓药吧,别感染了,到时候麻烦。”

    陈兴红着眼圈点点头,差点媳妇跟儿子都没了,他一个大男人都不敢靠近,还是全靠季知欢保住了一家人。

    不仅仅是围观的村民看季知欢的眼神变了,连三小只的眼里,也都是崇拜。

    村民们都夸后娘厉害呢,可是他们那里知道,后娘会的可多了!只是这一点点而已就把他们给镇住了。

    “裴家媳妇,你这是什么仙法么?”有人忍不住问道。

    裴寄辞对这个问题很紧张,生怕别人觉得季知欢是妖怪,他刚想拉着季知欢回家,就见她语气淡淡道:“这是简单的急救法,如果以后有同样的情况,大家一定要先让人把呛进去的水给吐出来。”

    村民们连连点头,这村子里有个大夫那就是不一样,往后是不是就不用跑镇子上了?

    裴寄辞见他们都信了,这才松了口气,后娘是妖怪的秘密,他会保存一辈子的,连弟妹也不说。

    季知欢给陈兴开了药方子,裴寄辞亲自写的,杨大婶一家是感恩戴德,连夜带着方俊梅跟孩子去镇子上。

    季知欢是在村民崇拜的目光中回去的,至于要学狗叫的袁氏跟陈兰兰,早在阿福吐出水的那一刻跑路了。

    “啥?真的能治病?”陈开春不信邪了,“那婆娘能治什么病。”

    要是会治病,以前还能这么穷?陈开春真的是死也不信。

    “是真的,你看啊,裴寄辞原先被桂芳冤枉偷东西那次,那腿是不是瘸的,他没两日就活蹦乱跳了,今日那个阿福脸都青了,她就这么,拍两下就没事了!”袁氏说完。

    陈开春啧了一声,这季知欢还真的是专门给他使绊子来着的。

    眼下自己村长的位置是指定保不住了,陈开春一想到这,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想想都觉得自己亏大发了。

    这一晚上,村子里所有人睡前讨论的人都是季知欢,他们有一种预感,陈家村好像是要有大变化了。

    -

    隔天,老邓已经把季知欢要的东面房间给做好了,按照季知欢的要求,阿清跟阿辞的房间做了上下层的床铺,靠着小楼梯就能上去,床底下做了三个大抽屉,用来收纳。

    衣柜也是根据她的设计图纸来做的,房间分两边,靠窗的位置光线好,远离厨房对准外面的菜地,格外清净,用来给裴寄辞当书房正好。

    靠墙的位置做了一整排的书架,并且做了转动的手柄,那书架是可以旋转选择书籍的。

    而阿清现在到了启蒙阶段,季知欢让郑大强做了一张手工桌,他跟阿音可以在这学习。

    郑大强搬着这些新鲜东西进屋子的时候,村里也来了不少人想看看季知欢家的房子盖得怎么样了。

    发现家具的样式都是他们见都没见过的,当下啧啧称奇。

    尤其是三个孩子的玩具太多了,看得村里的孩子都快馋死了。

    “阿清,这是啥?”

    “滑板车,我后娘说了,这个可以锻炼我的平衡能力。”阿清拍了拍自己的小车,这可是大强哥哥今日一早就拿来的。

    院子里现在铺了一层青砖,又平整又敞亮,阿清身上穿这新衣服,桌上有瓜果糖,还有好多玩具,看得村里的孩子都羡慕极了。

    他们真的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羡慕裴家的孩子。

    以前爹娘都说,他们以后会饿死,要么就是当乞丐的,不然他们来玩,可是来了裴家才知道,裴家真的好啊。

    季婶婶会给他们好多好吃的,他们没吃过那么好的东西,阿清也会分享他的玩具给他们。

    他们都不想回家了。

    阿清现在全副心思都在自己的新房间里。

    香喷喷软乎乎的被褥,而且还很宽敞呢!再也不是会漏水漏雨的破房子了。

    裴寄辞也没想到,季知欢的那些图纸做出来的家具会这么特别,他对那个会旋转的书架爱不释手,还有方便他看书的支架。

    “喜欢么?”季知欢贴完窗户纸问道。

    裴寄辞郑重点头,“喜欢的。”

    “好好读书,家里的事往后不用你操心。”季知欢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要出去,裴寄辞下意识一把拉住了她的袖子。

    “怎么?”

    裴寄辞想了想,抬眸道:“我……我能喊你娘么?”

    “当然可以。”虽然季知欢觉得凭白冒出来这么大一个儿子怪奇怪的,但是裴寄辞才八岁,她总不能驳了一个敏感孩子的面子。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