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79章 我只是小又不是傻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阿福吃得也很香,吃的狼吞虎咽的,差点咬着舌头,方俊梅有些不好意思,自家孩子就跟没吃过饭似得,再看裴家那三个,吃饭不紧不慢,还弄得干干净净。

    方俊梅脸一红道:“阿福这孩子野惯了,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喝过牛奶啥奶酪的,妹子你别嫌弃,等会我给他把碗筷洗干净。”

    季知欢笑道:“没关系的,杨婶子待我如亲闺女,我就当她是我娘,嫂子你别客气,喜欢就常来玩。”

    方俊梅本来就心存愧疚,见季知欢这么大度,真的是有点无地自容,“好妹子,姐记着你这句话了,往后你的事就是姐的事!”

    季知欢讶异方俊梅这态度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心想也许是乡下人情感比较真挚,便没往心里去。

    今日做的糕点清热解暑,老邓这些不爱吃甜食的汉子也吃得停不下来。

    季知欢拿出了调查小问卷,“觉得口感色泽和气味方面,有什么需要改进的么?”

    老邓提了几个意见,没想到季知欢还听得挺认真的。

    “你问这个干啥。”

    季知欢道:“餐饮业的职业道德与修养,每个人口味不同,各个地区爱吃的也不一样,我得选择一个折中的口感,这样才能牢牢抓住每个人的胃。”

    她做什么都会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当特工模仿各种职业的人也会去考证书,现如今来了这做美食,也会不断创新融入这个世界。

    有钱,空间才会大,灵泉才会丰沛,她的日子才会越来越好。

    其实大多数时候,老邓都是听不大懂季知欢说的词,比如她总是会说什么立面图,剖面图,得经过她解释才明白,可是又觉得她说得十分有道理。

    不过见她做事这么稳妥,老邓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往后我盖了房子,也得跟你一样弄个……调查问卷。”

    一旁的裴寄辞一边吃奶酪,一边若有所思,倘或朝堂上,官员们也能自查自审,百姓们的日子也不会那么苦了。

    不过那也是后话了,现在的自己,还得在娘的庇护下长大,他得尽快成长。

    -

    今日裴寄辞跟阿清搬了新房间,两个孩子白日还挺兴奋的,到了晚上就不高兴了。

    尤其是阿清,一想到今晚没有软乎乎香喷喷的娘了,只能跟大哥睡,还要听他背之乎者也,阿清觉得自己的童年就要结束了。

    他再也不是个快乐的宝宝了。

    所以阿清在姨婆进了主屋后,屁股一扭就从上铺爬了下来,他要去找娘听故事,可惜刚到门口,就被裴寄辞给提溜了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找娘亲讲故事。”阿清的小短腿扑腾了起来。

    裴寄辞面无表情的给他提溜到了床上,“没看娘今天累了么?她难得休息,早上给我们做饭,带我们打拳锻炼身体,又要去集市卖东西,下午还要锻炼我们动手能力,晚上你还要让她给你洗澡?你倒是胖了,娘有长过一斤肉么?”

    阿清对了对手指,然后耷拉下了脑袋,“我错了,但是我好想娘啊。”

    裴寄辞叹了口气,把阿清塞自己的被窝里,“大哥陪着你,让娘好好休息吧。”

    阿清往他怀里拱了拱,算了,聊胜于无吧,就是没娘那么香了。

    另一边正屋,阿音已经被姨婆卷到了自己那张床上,还特地拉好了郑大强今日做好的屏风。

    阿音不满,她跟姨婆不大熟悉,不想跟她睡,姨婆一把摁着她,“你不想让你后娘留下了?”

    阿音眨了眨大眼睛,“想啊,你干嘛这么说?”

    难道后娘要走?还被她老人家知道了?

    阿音瞬间头顶的警报器都要拉响了。

    姨婆闭上眼睛,“想就别去打扰你爹你娘,指不准睡着睡着,你爹就醒了,然后还能让你娘生个崽。”

    阿音:“……”

    我只是小,我又不傻,爹啥时候醒还不知道呢。

    “你们几个小鬼在,光靠你爹那张脸,你娘但凡有什么心思也没了,现在你们不在,指不准还有点戏。”姨婆觉得自己分析的很有道理。

    他们家做饭好吃,她暂时舍不得走,对,就是这样,她得吃够本再找家里人。

    要不说老人家精明呢,此刻的季知欢躺在裴渊身边,因为被褥不够分的原因,现下被窝里这回只有他们两个。

    季知欢转身是他,背对着感受的也是他。

    她不由撑起下巴就近打量他,喝了那么多的灵泉跟无底洞似得,他要是一直不醒可怎么办?

    算了,勉为其难养他们一辈子吧。

    就是还想当个反派叱咤风云的剧情可就没了。

    这样也好,那庶女女主估计也不用煞费苦心跟他们斗了,能顺顺利利当皇后,至于她,就坐拥金山银矿当个美食大佬。

    季知欢想想都觉得自在非凡。

    就在她呼吸均匀的入睡后,裴渊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在暗夜中,唯有睡在床尾的虎崽咪咪看到了这一切。

    小虎崽脚步踉跄得到了裴渊边上,将毛绒绒的小脑袋窝进了他的掌心里,舔了舔之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入睡。

    一切归于平静……

    清早,王桂芳走出家门,准备去河边洗衣服,就看到了杨婶子家有人来送礼。

    王桂芳撇撇嘴,这还没当上村长呢就收东西,也不怕折寿!

    她想了想,倒是想去抓杨婶子的小把柄,便到了他们家门口,杨婶子一看到她就板着脸道:“你来干嘛?”

    方俊梅已经给阿福穿戴整齐,准备跟着杨婶子去裴家帮忙了,一看到王桂芳她就翻了个白眼,别以为她当时没注意,阿福出了事就他们家说风凉话最痛快。

    王桂芳眼珠子朝着杨婶子身后看去,“田婶,怎么大清早就带着冬菱来串门了?”

    田婶虚虚一笑:“好久没见了便过来。”

    王桂芳看了眼冬菱的肚皮,“也是,冬菱嫁人快两年了,这肚皮也得抓紧,生不出儿子可是没好日子过的。”

    田婶脸色一变,方俊梅皱眉道:“狗嘴吐不出象牙,别理她,咱们走。”

    王桂芳眼珠子一转,刚想挤兑两句,方俊梅似笑非笑看着她,“你们家耀宗的道歉信写了么?阿辞可说了要挂村口的,不然小心他们家报官。”

    王桂芳气得红了眼,她就知道这些人就等着看她们家笑话呢!

    可他们家理亏,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去了裴家,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了不起了!她就看他们家什么时候倒霉!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