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80章 看病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这陈开春家的,没一个好东西。”方俊梅抱怨道,看着冬菱捂着肚子面色难堪的模样,宽慰道:“你别听那王桂芳胡咧咧,孩子这种事,缘分到了自然就来了。”

    冬菱点了点头,再看了眼田婶,眼圈发红。

    杨婶子道:“俊梅说得对,实在不行让欢欢给你看看,她医术可高明了,一定比镇子上的大夫强。”

    田婶拉着冬菱,闻言害怕道:“靠得住么?冬菱这肚子一直没动静,我担心啊……”

    “别怕,欢欢人很好的。”

    方俊梅也搭腔,“阿福上次差点就没了,她过来一下就给救回来了,这人命她都能跟阎王爷抢,别说生个孩子了。”

    这么一说,田婶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杨婶子是故意选大清早来的,免得被村民们看见,季知欢彼时正给裴渊擦身,三个孩子已经起来打太极了。

    见到杨婶子带着人来了,阿音忙过来开门。

    “杨奶奶。”

    “阿音啊,你娘忙么?奶奶带了老熟人过来,让你娘看看病。”

    阿音看了眼杨婶子身后,点头道:“我娘再给我爹按摩,我现在去问。”

    “好。”

    阿音滴溜溜跑回了堂屋,跟季知欢说了情况。

    季知欢把按摩的精油放回了小药箱,给裴渊盖好被子洗了手才出去。

    “欢欢,大清早来麻烦你,你方便么?”杨婶子知道田婶脸皮薄,所以先问了问。

    “今日不忙,不知道是哪位看病?”

    田婶将冬菱拉了过来,“裴家媳妇,是我女儿冬菱,她嫁人两年了,肚子没动静。”

    季知欢了然,古代重子嗣,无所出确实麻烦。

    “进来看病吧。”季知欢怕她们进去影响裴渊,直接打开了裴寄辞的小房间,几人要一块进去,季知欢笑道:“她一个人就行了。”

    她想了想又喊道:“姨婆。”

    靠在门边嗑瓜子的老妇人抬了眼皮,季知欢道:“招呼一下客人。”

    老妇人颔首,挪了几张凳子道:“过来坐吧,让她好好看病。”

    这姿态,要不是知道是季知欢后山捡来的,还以为本来就是这的主人呢。

    关上房门,季知欢看冬菱那害怕的样子,直接道:“你别紧张,先说说你自己的情况,咱们都是女人没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冬菱红了脸,“说哪些。”

    “经期的情况,还有多久同房一次,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她说着,就给冬菱号脉,冬菱红了眼圈,“我半年没同房了,那个也不是很准,下面老痒痒。”

    季知欢一顿,“把衣服解开我看看。”

    她打开了小药箱,果然里面出现了一些专用的手套和仪器。

    冬菱尴尬得站了起来,“啊?”

    “不检查怎么知道病在哪呢?”季知欢在小药箱里扒拉了一下,发现了治疗妇科炎症的药物和冲剂。

    得,这药箱比她能看病。

    冬菱红着脸,将裙子解了下来,季知欢替她检查了一下后道:“你丈夫注意个人卫生么?”

    冬菱咬唇,“那事情羞死人了,我哪里还敢看他。”

    季知欢摇了摇头,将手套丢到了废物篓子里,冬菱看她摇头,哭着道:“我是不是不能生了?”

    季知欢还没回答,田婶就冲了进来,“什么?不能生?我苦命的儿啊!”

    这不能生的女人,这辈子可没人要了啊。

    “娘,我不活了!”冬菱哭着就要去撞墙,季知欢敲了敲桌板,“我什么也没说呢,你们别急呀。”

    田婶的哭嚎卡在了嗓子眼里,“什么意思?”

    季知欢翻了个白眼,“她有妇科炎症,这个冲剂盆浴冲洗,这个消炎药睡前服用,让她丈夫每次同房也要把身子洗干净,把痒痒的毛病治好了,心情放松,自然就能怀上了。”

    季知欢让裴寄辞进来,开了调理癸水的药方给了田婶,“放心吧,小问题,孩子一定会有的,只是不要操劳,心理压力不要太大了,生孩子这种事光靠女人也没用嗯?”

    田婶一听能生的出孩子,就高兴得不得了。

    “那能生个儿子么?”

    季知欢盯着田婶,“生儿生女没有秘方,何况这东西是看男人的,跟女人不搭噶。”

    田婶心里犯嘀咕,“那喝符水有用么。”

    “没用,喝符水等于送自己上黄泉,觉得活腻了可以来两张。”季知欢说完见田婶不高兴,叹了口气对冬菱道:“好好回去调理身子吧,一定会有的。”

    冬菱听了这话,心里舒服多了,她没钱看大夫,主要也不好意思跟男大夫说自己的情况,如今有个女大夫,确定她能生,她心里一块大石头也下去了。

    “多谢裴嫂子,若是真的怀上了,我一定给你送红鸡蛋。”

    乡下人送红鸡蛋已经很大方了,季知欢笑道:“好的,我等你的好消息。”

    杨婶子拉着田婶道:“这下你可放心了吧,欢欢这人实诚也有本事,说能生那一定能。”

    田婶点头,“成。”

    只要能生一个,那第二个还远么?先生一个也是好的。

    “那这诊金是多少?”

    “不用了,等生了孩子拿红鸡蛋来换吧。”三个孩子正需要补充蛋白质呢。

    田婶这下高兴了,人家不图钱还给药,指不定真的有用呢?

    这刚把田婶母女俩送走,方俊梅就拉着季知欢道:“妹子,你也给我看看呗。”

    “嫂子怎么了?”

    方俊梅扭捏道:“我生完阿福后,这胸口老是不舒服,有没有办法治?”

    “进屋看看。”

    儿媳妇这毛病杨婶子也是知道的,也跟着进来了,关上门,方俊梅倒是不怕羞,解了衣服就让季知欢看。

    季知欢伸手捏的时候,方俊梅才有那么点羞臊。

    不过随着季知欢神情越来越凝重,方俊梅有点害怕了,良久,季知欢才道:“你有乳腺结节,是不是经常生闷气?胸闷还有脾气大?”

    方俊梅一愣,“神了,妹子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是真的有时候都控制不了自己这个脾气。”

    杨婶子害怕道:“什么结节不是大病吧?”

    “这得分良性和恶性,基本上都是良性的,看看会不会再变大吧?大了就得割了。”

    这话可把杨婶子跟方俊梅吓得脸都白了。

    季知欢一看就知道她们想岔了,“这不是什么大病,别这么害怕,大部分人是不会变大的,注意平时多休息,不要动怒生气,早睡早起,至于疼的话,我给你开点药,你每日服用应该能好一些。”

    方俊梅现在哪敢说不行,忙不迭的点了头,当天就要坐牛车去抓药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