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82章 嫁人的真相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小郡主亲自挑的,那箱子自然也是金丝楠木所制。

    乡下人哪懂,乐呵呵道:“这箱子看起来挺值钱的,不知道里面装了啥。”

    萧阅泽白眼都快翻天边去了,“你们几个可别磕坏了。”

    老邓和工人们有些不高兴了,谁稀罕啊,还不是要来帮忙才来的?

    阿音擦擦手出来,见几个大汉扛一个箱子,问明白后才知道是永宁带来的礼物。

    阿音直接接过手,“让我来吧。”

    只见她一个半大的孩子,轻飘飘就把箱子挪去了堂屋。

    萧阅泽:“……”

    这什么怪物这是!

    永宁已经参观完了阿清的新房间,颠颠得跑了进来,直接打开了箱子,里头的好东西在阳光底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阿清抱起一个琉璃盏,“这个好,咪咪昨天吃饭把一个瓷碗给打破了,我心疼了好久呢,这个好看,给它放粮食。”

    咪咪,咪咪是谁?

    萧阅泽就看着小萝卜头阿清从自己眼前闪过,然后把那进贡的琉璃盏放在了地上,抱来一个走都走不稳的小虎崽子。

    萧阅泽:一口老血哽在喉间。

    “永宁,这都是送给我们的么?”阿音问道。

    “是啊,你们喜欢嘛,我知道不实用,都怪我那不争气的大侄子,整天花钱也没见他捞点有用的。”永宁觉得丢脸了,瞪了萧阅泽一眼。

    阿音拿起一副画,“这个还挺好看的,厨房那有个凹洞,我给它挂起来就挡住了。”

    萧阅泽:“噗——”

    阿音看向萧阅泽,嫌弃道:“年纪轻轻就吐血,多喝点老参汤吧。”

    萧阅泽勉强扶着桌子喘了口气,就见到裴寄辞从书房出来,他视线在箱子里打了个转,颔首道:“破费了。”

    这些东西,弟妹看不出价值,裴寄辞以前在府上的库房可是经常看到类似的,知道都是好东西,只是萧阅泽干嘛给他们送来?

    不过萧阅泽也不缺这点,见裴寄辞这样说,心气顺了点,“用不着,我小姑姑上门做客总要带带礼,你自己挑拣喜欢的用吧,对了,那奶茶,给我来点。”

    自己舍了那么多好东西,奶茶没喝到可不行。

    裴寄辞道:“厨房还有。”

    萧阅泽也不客气,他得吃新鲜热乎的,每一样都得来点,所以他直接一拐去了厨房,迎面就碰上了方俊梅。

    方俊梅直勾勾盯着萧阅泽,乖乖,哪来的俊俏郎君,这般白净,在他们这十里八乡都找不着呢。

    萧阅泽皱眉,“季知欢呢。”

    “找我?”清冷的声音自里头传来,萧阅泽视线越过了方俊梅,就看到了站在灶台处的女子。

    她身穿一袭青绿衣裙,身姿窈窕,露出了细嫩的手腕,再往上看,萧阅泽整个人定住了。

    她她她怎么!!!怎么脸上也有青斑!还有疤痕!

    季知欢今日在家,便没戴面纱。

    方俊梅原本还看这小伙子长得好看,还以为是裴家的朋友呢,哪知道这么没礼貌,这么盯着女人瞧?

    “哎,你这么看我妹子干什么。”方俊梅凶道。

    萧阅泽回过神,直接跨步进了厨房,“季知欢,你……”

    他想了想,舔舔嘴唇道:“你跟我出来!”

    这语气,就跟认识了多年似得。

    季知欢纳闷,放下汤勺对方俊梅道:“嫂子,帮我看着奶茶。”

    “好咧。”方俊梅往回走,经过季知欢身边的时候提醒道:“那小子奇奇怪怪的,你小心点,有什么喊一声。”

    “知道了。”

    萧阅泽直接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此刻大家都围拢在院子里,也没人会注意到他们。

    他直接转头顶着季知欢这张脸,指着她道:“你怎么会在这?季国公府的人不是说你嫁外地去了?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萧阅泽厌恶道:“我告诉你,既然解除了婚约,你也别想再嫁给我。”

    季知欢经他这么一提醒,突然想起了原主还真的有个未婚夫。

    就是武安侯府的萧世子,她完全没想到就是萧阅泽,而且原书中,这萧世子也是女主经济来源的主要对象。

    书中设定,萧家曾经娶了大晋第一富商之女,后来在萧家子弟的经营下,财富早超过众人想象,生意涉猎之广,就没萧家没有的产业。

    而萧世子最后为女主散尽家财,这些钱也成了女主辅助男主登基的小金库。

    合着闹半天是个舔到最后一无所有的配角,惨。

    “你干嘛用这个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会做几道小菜,本世子就会要你。”

    “说完了没有。”季知欢打断了他的话。

    萧阅泽一噎,“你这什么态度。”

    “谁说我接近你了?是不是你自个上门的,不爱待你可以滚。”季知欢扭头就走。

    就冲萧阅泽这态度,就知道原主原先在季家,但凡有武安侯府的人逢年过节问一句,她也不至于过的那么惨。

    那自己也没什么必要给他好脸色。

    萧阅泽气个半死,这丑八怪居然还赶他走?

    “喂,你还没说你怎么在这呢。”

    季知欢扭头道:“季国公府怎么跟你说的。”

    “就说你配不上我,做主把你嫁给了你娘家的表亲,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啊,你表亲该不会就是这的人吧?”

    萧阅泽有点难以置信了,这季知欢到底是侯府嫡出小姐,怎么会被嫁给乡下泥腿子!

    “我是被人强行塞进花轿里的,什么表亲我是不知道,更没兴趣接近你,你要么滚要么闭上嘴。”季知欢说罢就回了厨房。

    “你……你什么态度。”萧阅泽看着她还真的不回头,气呼呼去了院子,准备让人立刻离开这晦气的地方。

    奈何永宁不吃他这套,说什么也不走。

    季知欢也没把他当回事,进厨房把做好的水果刨冰拿了出来。

    这是给孩子们特制的冷饮,这个大日头底下吃最好。

    “只能吃一点哦。”季知欢提醒道。

    只见那一层层的小碎冰上铺着红豆绿豆,各种水果的切片,再配上牛乳,永宁因为过敏不能吃,但有做好的糖霜,还有可爱的草莓点缀,小姑娘吃得也是很开心的。

    见季知欢给每个人都做了刨冰,就自己连个奶茶都没捞着,前未婚夫萧阅泽不满道:“我的呢?”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