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83章 关于季知欢的传言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众人齐刷刷看向他,满脸写着:你有个屁。

    季知欢勾唇一笑,把锅里最后一丁点的奶茶当着萧阅泽的面,倒给了花花喝。

    花花得意得在萧阅泽面前摇了摇尾巴。

    萧阅泽:“……”

    太欺负人了!

    他才不会为了这么点喝的,忘了自己的初心!

    “哇,好好吃啊。”永宁吃着水果,甜丝丝得笑了。

    阿清把永宁爱吃的都让给她,阿福红着脸也给永宁用小叉子叉了一块葡萄给她。

    萧阅泽冷眼瞧着,“喂,你们这两个臭小子,离我姑姑远点。”

    山鸡哪能配凤凰,献殷勤!?想的美。

    不出半个时辰,萧阅泽成功荣升整个裴家最讨厌的人。

    除了他自己带来的侍卫,压根没人理他。

    萧阅泽气不过,又去了厨房,依靠在门边道:“这么热的天,你哪来的冰。”

    “想知道?”季知欢挑眉。

    萧阅泽当然想了,不过他不好意思问罢了。

    “那你说不说。”

    季知欢伸出手,搓了搓手指。

    ?

    “干嘛。”

    “独门秘方是能随便说的么,我得看看你的诚意。”季知欢自打知道这小子家原来是大晋富商,就决定要利用一番了。

    背靠大树好乘凉,四舍五入,等于跟全国第一上市公司达成合作,那不比小作坊好。

    而且,他还是武安侯府的,寻常商户看到也要让一让,就不用担心像池昌海这样的臭鱼烂虾上来使绊子。

    虽然这人嘴巴贱了点,但也不是没得救。

    至少现在的萧阅泽在季知欢眼里,就一个移动的金元宝。

    “要钱是吧,钱我多得是,你先说怎么制冰。”

    季知欢刚才是去空间拿冰,陈家村又没矿山,所以她抬眼问道:“你们家的生意包含矿业么,有没有硝石。”

    “有啊,军队里需要火药的时候,一堆硝石呢。”萧阅泽直接道。

    “那成,签合同吧,咱们六四分账,你六我四,我负责教你冰的制作、吃法、用途,你负责开采、大量运输、贩卖。”季知欢擦了擦手,“同意的话现在就教你。”

    萧阅泽一噎,“你当是买番薯呢,狮子大开口要四成。”

    “不要拉倒。”季知欢作势还真的就不搭理他了,萧阅泽挠挠头,“算了算了,看你日子过得不好,帮你赚点钱好了,怎么签合同?”

    “这个你应该比我熟。”

    这倒是,萧阅泽招呼了一声,让萧平去准备。

    不愧是第一富商,连这分账的签署条款也做的十分详细,季知欢让裴寄辞进来,一个字一个字念给她听之后,才谨慎地摁了手印。

    “合作愉快。”季知欢伸出手。

    萧阅泽嫌弃道:“别想吃我豆腐。”

    季知欢翻了个白眼,“你自己进来吧,我只教你怎么制冰。”

    萧阅泽不疑有他,进了厨房,季知欢道:“制冰很简单,硝石溶于水时会吸收大量的热,能使周围的水降温直至结冰,这样冰就制成了,现在天气炎热,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入秋,想做这个生意得趁早。”

    “就这样?”萧阅泽不敢置信,“我怎么相信你。”

    “你回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只要能做成冰,整个夏天,有许许多多你想不到的冰饮呢,而这些东西,只有我会,你不会吃亏的。”

    萧阅泽想了想,“谅你也不敢骗我,那钱等挣了,我再一月一次结给你。”

    “可以。”季知欢觉得自己也不能亏待合作对象,“刚才想吃奶茶?奶茶今日是没有了,要不要试试冰淇淋?”

    萧阅泽挑眉,“就我一个有?”

    “可以保证让你先吃。”

    萧阅泽撇撇嘴,“现在想贿赂我了?”

    “不吃拉倒。”

    “谁说我不吃了,我要最大的。”

    “成。”

    做冰淇淋得先打发淡奶油,放入四个鸡蛋的蛋清,把蛋黄分离到另一个碗里,打散的同时加入一滴白醋和几滴柠檬汁,酸性能促进更好打发,打到粘稠的时候加入白糖。

    随着越发粘稠,再加入白糖,等打发到奶油成型,放到了一边。

    期间萧阅泽也没离开,就坐在灶台前看她怎么制作,他就不信还非得靠她才能做出好吃的。

    剩下的蛋黄,加入白糖跟清水,搅拌后放入锅中小火微微加热,搅拌至粘稠后连碗放在凉水里隔水冷却。

    倒入刚才的淡奶油,只放三分之一,搅拌均匀后再把剩余的奶油一起加入,直至无颗粒状态,然后放在了磨具里,抹平。

    为了让冰淇淋更快成型,季知欢趁着萧阅泽不注意,放入了空间的速冻仓内。

    “需要等一会才能吃。”

    萧阅泽点点头,若有所思道:“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干这些粗活。”

    而且还干得这么熟练,想来没少做事。

    季知欢掀起眼皮看他,“我在季国公府就是最低等的粗使丫鬟,什么是千金大小姐,我没体会过。”

    萧阅泽震惊,“怎么会?难道,你不是季国公亲生的?”

    “大概吧。”季知欢耸耸肩,并不在意的样子。

    萧阅泽打了一下嘴巴,觉得这话说出来有点不合适。

    “可是,外面都说你嚣张跋扈,脾气暴戾,豪掷千金不知收敛啊。”

    季知欢眯起眼,“有这种好事?剩下的千金谁给我补差价?我现在满打满算也没一千两。”

    萧阅泽心里一沉,“所以那些都是假的?季国公府怎么就看着别人这么说你啊。”

    季知欢笑眯眯道:“你怎么知道是别人说的,外头的人哪知道我是什么样,谁最了解我,自然谁最先说咯。”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难怪会被女主耍得团团转。

    看在他是自己合作方的面子上,这钱,她会替他守住的,至于感情么,她不管。

    萧阅泽深呼吸一口气,问出了一个自己都不想面对的答案,“所以,你嫁到这,也是你爹同意的?”

    “嗯。”

    原本是女主要嫁给裴渊,既然裴渊废了,那自然想起了还有个季家的女儿呗。

    萧阅泽怒了,“你怎么没心没肺的,他们都说你丈夫是个活死人,你不跑等什么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