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86章 没良心的女人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萧阅泽一行人是直到蹭完了晚饭才走的,他得忙着去张罗冰块生意。

    “我走了。”他说罢,牵引着缰绳,出发回别庄。

    季知欢这次是满脸带着笑意把金主爸爸送走的,就差再来一句欢迎下次光临。

    等目送车队离开,一家人才欢欢喜喜手牵手回了小院。

    今日有侍卫帮忙,浴室也已经建造完毕,就在堂屋旁边,还隔了小房间做厕所,做了干湿分离,又整洁又清爽。

    季知欢相当满意,今晚就能舒舒服服冲个澡了。

    就连姨婆观察了一下,也满意得点点头,回房准备等会排队沐浴了。

    阿清已经自己脱了衣服,光着屁股蛋抱着小木盆跑到了浴室,“阿清先洗香香。”

    自从季知欢给阿清洗澡后,他就不要裴寄辞洗了,阿音也纵着小弟,“我去烧热水。”

    今晚得好好洗涮一下!

    季知欢看向裴寄辞,“要不要跟阿清一起洗。”

    裴寄辞脸一红,直接走到门边,“我都是大孩子了,哪里会让人帮我洗。”

    他语气里满满都是对阿清的嫌弃。

    阿清满不在乎,还拿出了季知欢让郑大强做的的木雕小鸭子,摆在了澡盆里。

    那小鸭子中间是空心的,其实就是个小水瓢,将鸭子拿起来还能变成花洒喷头冲洗头发。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嗷嗷嗷嗷~小心跳蚤好多泡泡~”

    裴寄辞:“……”

    娘也真是,整天教阿清这些歪歌!

    季知欢被他甩了一身的洗澡水,才将这奶白团子给洗好,包裹着干净的棉布条子将他送回了房间。

    等一家子都洗完了澡,季知欢最后才去。

    正泡在浴桶里,给自己的脸上涂了药膏,美滋滋享受花瓣浴的时候,又听到了马蹄声。

    季知欢眼睛一亮,大半夜的谁会出现在这穷山沟里?

    季知欢果断起来,穿上衣服拉开浴室的门,篱笆院门外,来的人居然是去而复返的萧阅泽。

    萧阅泽显然也是洗漱后才过来的,身上穿得衣服跟白日里的不一样。

    他下了马,没想到季知欢被惊动了,正站在院子里提着镰刀与他对视。

    萧阅泽感觉脖子一凉,皱眉道:“你提着镰刀干嘛!?”

    季知欢将镰刀一放,“你大半夜过来干嘛?”

    萧阅泽撇撇嘴,“给你送只海东青过来,接下去要一起做生意,我总不能天天让人来回跑你这穷乡僻壤来,有什么事让它给我传讯就行,这是我们萧家训练出来的。”

    萧阅泽从马背上的箱笼里取出了一只海东青,看起来年纪还不算大,只能说刚会飞不久。

    季知欢也没跟他客气,接过了海东青,纳闷道:“你来就是为了这事?”

    非得大半夜过来?明日一早不也能送么。

    萧阅泽一噎,他当然也不想送啊,平时这个时候,他早休息了好不好。

    可是一闭上眼,都是她在厨房里干活那么辛苦的样子,他心里看了难受,一难受自然就睡不着了。

    自己是找个借口冲出来的,结果她还不领情。

    萧阅泽挠了挠头,语气也变得硬邦邦的,“我走了。”

    “哦,慢走不送。”

    “……”萧阅泽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这没良心的死女人。

    他走了两步又气不过的转回来道:“喂?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小爷看在两家交好的面上,会帮你的。”

    “哦。”季知欢眨了眨眼睛,就憋出了这么一个字。

    萧阅泽这次是真的气到了,气到翻白眼了!

    他牵过缰绳直接上了马,死死瞪着季知欢,骂人的话已经连成一串在脑子里播放了。

    季知欢想了想,这小子一脸求表演,求谢谢的样子是怎么回事,所以她试探性得来了一句,“谢谢?”

    果然,萧阅泽神清气爽了。

    “谢什么,这是每个少年英雄都会做的事。”

    萧世子开心了,摇头晃脑地骑着马走了,仔细想一想,那女人虽然丑了点,但做饭好吃啊,也不是一无是处么!

    何况好像脸上那疤也没那么丑了!大不了自己找名医给她治治,没错,真是个见义勇为的英雄人物!

    季知欢与手臂上的海东青面面相觑,这么大一只鸟,挂哪好?

    季知欢想了想,将它绑在了屋檐下,回去继续泡澡。

    次日清晨,小阿清的叫声就把季知欢给吵醒了。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阿清奶呼呼的小脸蛋,“娘,这大鸟是给我的嘛!”

    季知欢看到那半大的海东青生无可恋得被阿清抓在手里,抽了抽嘴角,“嗯,交给你养了,得好好待它。”

    海东青一听到这个决定,毛都耷拉了下来!

    “好哦!那它就叫金翅大鹏啦!”

    请不要这么活学活用西游记里的boss名称!

    季知欢眼瞧着阿清欢天喜地拉着生无可恋的海东青出去后,才掀开被子,这时候,她惊悚得发现,裴渊一只手,正拉着她的手腕子。

    !!!

    昨晚上睡觉前,他分明还是没反应啊?!

    季知欢又给他检查了身体各项机能,做神经反应测试的时候,裴渊的身体给了反应。

    季知欢完全没料到居然会有这么大一个进展。

    她笑了笑,对裴渊道:“你现在恢复得很好,孩子们都在等你康复,你早点醒过来,就还有希望回到你原来的位置上。”

    虽然她不能确定裴渊苏醒后会如何,但终于让她看到这段时间努力的成果了。

    这个消息季知欢暂时没告诉三个孩子,怕他们整日里围着裴渊打转,而且如果存在于这个阶段,又怕他们会失望。

    吃了饭,季知欢套好马车,准备带着姨婆去官府问问有无失踪人口。

    老妇人有些不情愿,不过到底也是觉得自己是被捡来的,只能乖乖上了马车,扒拉着车窗可怜兮兮看着三个孩子。

    裴寄辞别扭道:“姨婆,如果找到家人了,我们以后会去看你的。”

    姨婆噘嘴,她不想走。

    然而战影一甩蹄子,马车绝尘而去,又留下了一地烟尘。

    茶树镇的县衙就在东边市集口,季知欢领着姨婆下马车,直接就问询了门口的官差,失踪人口如何报案。

    “最近无人报案,咱们这也没收到消息,主簿不在,江县令去赴知州的宴会去了。”官差见季知欢是个乡下村姑,态度也不算好,反正就是不让她们进去。

    季知欢不死心,塞了点钱给那官差,“大哥,我这真的是急事,您能不能等主簿来了,帮忙问问,有消息了让人去客云来酒楼知会一声?”

    官差见季知欢还算上道,将钱塞进了衣襟里,点头道:“成,有消息我告诉你。”

    而就在季知欢走后不久,有一行人经过了县衙门口。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