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穿书后我成了三个反派的恶毒后娘 第91章 神医传人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季知欢今日把小药箱存放在了空间,闻言立刻道:“病人在哪?”

    “在后面的马车上。”张元桥赶紧给季知欢指了方向。

    季知欢将裴寄辞交给了林学文,亲自要上马车检查病人,可就在她要上马车的档口,又来了一辆车,从上面下来一位女子,身穿一身仙气飘飘的白衣,有点魏晋遗风的意思。

    茶树镇的老百姓从没见过这样打扮的姑娘,不由都看了过去。

    女子清冷开口:“张大夫,你私自带病人出来,可有经过我的同意?”

    张元桥看都懒得看她,“你治不好还不让别人治啊?耽误了病情你负责!?”

    季知欢则是直接上了马车,白衣女子的随从想阻拦,被季知欢一甩直接抡到了地上。

    白衣女子蹙眉,盯着季知欢的打扮,亏得这个张元桥的医术还不错呢?最后居然找一个村姑来治疗,保不齐是什么偏方符咒,这都相信?

    “我不能让一个村姑进去,这是对我的蔑视,来人!将那女人拽下来。”

    张元桥闻言一蹦三尺高,刚想对白衣女子破口大骂,马车里已经传来了声音。

    “老爷!老爷你醒了!”一位老奴掀开马车车帘,一把年纪痛哭流涕道:“醒了,人醒了!神医啊。”

    季知欢把肾上腺素放回小药箱,这位老者刚才心脏骤停,要不是张元桥来得及时,是大罗神仙也难救。

    白衣女子显然没料到人还有救,立时反驳道:“不可能!”

    老奴闻言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现在老爷没事,他也不用管这小女子了,当即下了马车,眯起眼道:“你医术不精就觉得别人都救不了了?闭上你的乌鸦嘴,我们家老爷有点什么事,我怕你脖子上用来增高的脑袋,还不够砍的!”

    “你!”

    张元桥急着去看病人的情况,一把挤开了女子,冷嘲热讽道:“神医世家?陆云湘,回家照照镜子看看你们配不配。”

    百姓们正在惊讶原来季娘子会医术这件事,没想到居然听到了神医世家四个字。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陆家?听说陆家祖上出了一位神医,还是个世外高人,于是陆家就成了神医的代表,既然是神医世家的传人,那怎么医术还不如季娘子?!别不是个假的吧。

    张元桥进了马车,季知欢开口道:“你有心脏病,平时就该多注意身体,不然病发的时候会很危险,这个药你回去吃,一个月让人来我这拿药一次,应该能稳定你的病情。”

    老者刚刚被急救回来,盯着季知欢看了会,柔声道:“多谢姑娘相救。”

    季知欢颔首,“不用客气,我收钱的。”

    张元桥:“……”

    师傅你也大可不必如此老实,你看看外头那陆云湘,医术没个医术,世外高人的圣女谱摆得倒是挺大的。

    老者闻言却并没有不高兴,“好,必定重金酬谢姑娘。”

    得到了这个保证,季知欢满意得点头了,“有人找我打官司,我先去忙了。”

    老者眉眼支起身子,“不知我可否能帮忙?”

    季知欢纳闷得看了过去,满脸写着:你哪位。

    张元桥清了清嗓子,恭敬道:“师傅,这位是国公爷。”

    哦,又是个国公,不知道有没有实权。

    显然国公并不想让自己的救命恩人受委屈,他从马车上下来了,正在骂陆云湘晦气的朱管家一看,激动得差点老泪纵横!

    苍天呐,终于找到了一个靠谱的大夫了啊!

    要知道这些年国公爷每次发病,每次都差点就去了,就算没死,也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哪里还有刚好就站起来的。

    虽然唐国公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以前那么糟糕了,稍微小幅度的走动还是可以的。

    洪捕头可不认识什么唐国公,但就说季知欢能认识那么多人,他这心里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怕什么还真的就来什么,季知欢已经走到了洪捕头的面前,“不是要打板子,走啊。”

    洪捕头脸上的表情比吃了屎还难看,姑奶奶,你还不如打我呢,我哪敢啊!你可是刚才救了国公爷的人。

    “不……不用了吧,我看是误会一场。”

    季知欢似笑非笑,“那不行,我人都来了,今儿这事没个了解,误工费你赔不起。”

    她说着,自顾自进了衙门。

    林学文跟乔正通也想知道,季娘子到底犯了什么事,所以也跟了进去。

    唐国公自然也不能看着救命恩人出事,在朱管家和护卫的搀扶下,进了衙门。

    百姓们等的正餐终于到了,谁还管什么神医世家的传人,当然看热闹要紧。

    陆云湘气得浑身发抖,身边的侍女芜菁上前道:“小姐,咱们要过去么?”

    陆云湘眯起眼睛,“去看什么?不过一个村姑,用了什么乡下偏房罢了,谁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他们早晚要后悔,走!”

    花香香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见季知欢回来又带了那么多人,直接对洪捕头吼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就算是官府办事,也得按照大晋律法吧,今日不给个说法,我就跟你们没完!”

    花香香要是软骨头,也不可能跟池昌海打擂台打这么久。

    洪捕头也知道自己今日碰上硬茬了,后悔的要死,他找人赶紧去请了张主簿过来,而且今日县令也在回程途中,希望别这么倒霉,就这么给撞上了。

    花香香见嚣张的洪捕头现在跟吃了哑炮似得,冷笑道:“怎么?说不出话了?”

    洪捕头咽了咽口水,“这,等张主簿过来再说。”

    “哟,他可终于在了,大家评评理啊,官府的衙门是为老百姓请命的,我看你们杵在这,是跟老百姓拼命呢!”花香香说完,洪捕头恨不得原地消失。

    张元桥皱眉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花掌柜,你说出来,我们都听着。”

    花香香立刻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她口齿清晰思路敏捷,听得众人的连连皱眉。

    乔正通气得起身,“既然醉仙居状告季娘子偷盗方子,那醉仙居的人为何不来?凭什么直接审都不审,问都不问就关押牢房,洪捕头你办的是什么差,又是收得谁的钱?”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