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四章 爆汁鱼丸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三条煎好的鱼入锅小火慢炖。

    顾湘右手持刀,略紧了紧,轻轻将鱼片片下,一时不说出刀有残影,却也是颇有节奏和速度,手法非常娴熟,甚至自动自发地挑剔起鱼肉肉质差强人意来,顾湘显然有些吃惊,但面上却并未流露出多少喜悦。

    昨天晚上她看到寿命首次出现正增长,一时没忍住,终于打开系统商城,正好赶上‘爆浆鱼丸’的菜谱做促销,只要三个美食点,她一时没忍住就买了。

    只能说她真不是那类意志坚定的人,神奇的系统,里面金光闪闪的系统商城就在眼前晃,寿命一天比一天减少的时候,她还能勉强忍住,生命刚稍稍有一点保障,就开始向往那些神奇的东西。

    好在结果并不很糟糕,正好新得了些鱼,方面拿这小小鱼丸捞一波寿命。

    顾湘走了下神,动作却不停,先剔下几层略发红的鱼肉,再菜刀放平一层一层地把鱼肉刮入陶盆,鱼蓉细腻松软,随着调好的酱汁并薯粉,泉水落下去,整个鱼蓉居然变成粉白粉白的颜色,宛如一盆灿然盛放的樱花……

    ……

    云雾遮天,微风习习。

    王知县身上那身绿色的曲领大袖却早就湿透了好几次,他偷偷抹了把汗,忽然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浓香,他忍不住伸手捂住咕噜噜的肚皮,探头探脑地往工地上看。

    工地那边正好到了休息的时候,好些力工坐在道边阴凉处歇着,忽然就有一股子似有若无的香味随风而至。

    几乎所有人都坐立难安,起身抬头眺望。

    王知县一手捂着肚子,眼角的余光朝帐篷里瞥了下,眼珠子一转,脚尖偷偷朝外挪了挪。

    “咳。”

    旁边周县尉警告地轻咳一声:胆肥了?那位面前,你竟然还敢偷懒!

    王知县脚步顿住,悄悄左右观望,压低声音道:“我这不是听说,顾庄这等小地处,竟有人得了县里第三档的奖励,就想着他们说不得有什么诀窍……”

    他本是随意想的借口,说了两句到真愁眉不展起来,“哎,国公爷督促得紧,要求务必在一年内修完……咱这威逼利诱的手段都用尽了,再催逼,恐怕要出事。”

    他们家这位国公爷可是正经的天子近臣,带御器械,勾当皇城司,汴梁城响当当的厉害人物。

    王知县和周县尉对视一眼,齐齐叹气,平时两人多少有点小矛盾,此时却着实有些同病相怜。

    一开始安国公赵瑛亲临寿灵,他们还以为自己等人有机会抱上一条粗大腿,结果共事不过一月,王知县和周县尉就恨不能拜求满天神佛快把这尊大神给请走,在他手底下干活,工作一天他们要少活一年。

    赵瑛他就不是个人!

    正常人怎么可能连轴转,大半月每天睡不到两个时辰?正常人怎么可能一整天不怎么吃喝照样精神十足?

    自从这位到寿灵,王知县他们不光吃的如猪食,甚至连‘猪食’都没时间吃,偏带头加班吃苦的是顶头上司,就是再多抱怨也不敢说出口。

    周县尉叹气,轻声道:“别抱怨了,至少有这位爷在,咱们在钱粮上头不至于太发愁。”

    王知县沉默无言。

    朝廷征发力役与前朝不同,免费的力役为三年一次,寻常时若要征发,必得付给工钱,且为勉励百姓,如做得好,从朝廷到州府,再到县里皆有赏赐。

    只是朝廷规定是朝廷的规定,这笔钱粮想拿到手却没那么容易,从上到下,层层盘剥,最后能分到百姓手里的便寥寥无几,这还要父母官有良心才成。

    王知县叹了声:“也是。”

    国公爷便是千般万般地不好伺候,有他在,上头就不会克扣他们的钱粮。

    王知县想了想国公爷的好处,一猫腰,窜出帐子:“我去整点吃的。”

    周县尉一把没拽住,终究没敢吵吵。

    王知县不是不害怕,是真撑不住了。

    国公爷是个狠角色,到了寿灵县就把调拨来修河堤的河北路勇毅军整治了一通,还杀了两个校尉,闹得勇毅军的虞侯听见他的声音就打哆嗦,打完武将便把他们这一干文官都拉过去和那一帮粗胚同吃同住同干活。

    那帮粗胚的口粮都是什么?糙米野菜糊糊都吃不饱,朝廷优待文官,自从当了官,他们就再没吃过这样的苦头。

    一天天熬下来,王知县感觉自己回了家,他媳妇闺女都要不认得他了。

    闪念间,远处飘来的香气越发浓郁。

    王知县脑袋发晕,混在一干力工中间,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顾家那几个人在道边的蒲苇席子上吃饭。

    “小乙哥,你的炊饼。”

    身穿深蓝色短褐的小娘子拿出两根麦秸秆做成的长筷子,从木桶里拾出两个巴掌大的杂面饼子搁在粗陶碗里递过去。

    小乙哥眯着眼深吸口气,张口就咬,炊饼本身的香甜与鱼汤的鲜美混合得恰到好处,扎扎实实地吃下一大口,顿时感觉说不出的满足,一时有点控制不住地想流眼泪。

    他一边呼噜呼噜吃,一边含含糊糊地说话:“回头我把米面柴火和鱼都送你家去,三娘啊,你捎带手地做上我的饭,这半年你们家要用的柴火都算我的,放心,保准不让你吃亏!”

    顾湘笑盈盈地应下,顺手就给他舀了一碗汤递过去。

    小乙哥香得只吞舌头,其他人简直要被馋哭。

    顾湘推过来的鱼汤,可和家里婆娘煮的带着一股子腥味的那类鱼汤完全不同,这汤奶白奶白的,里面是一颗颗圆滚滚的嫩滑的鱼丸和金色的鱼腩,点缀上葱叶,鲜美异常。

    再配上烙得松软酥脆,浸透了汤汁的炊饼,就是前些年年景最好的时候他们也没见过。

    “不知道皇帝的饭食能不能比这个强。”

    “你个张老汉,莫不是老糊涂了,皇帝的饭怎可能这样?皇帝吃的鱼肯定比这个大得多,皇帝的炊饼,起码也得有脸盆那么大。”

    “说的是,说的是。”

    顾湘:“……”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