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八章 离家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李子俊心里也不自在。

    盯着桌上一碗又苦又涩的野菜汤,长叹一声:“娘,儿娶三娘为妻,可好?”

    他不是喜欢顾湘,李子俊知道自己家底单薄,要想在官场上有所建树,非谋一门有实力的姻亲不可,顾湘可没资格嫁给他。

    但这几日饿着肚皮读书的日子,确实折磨人。

    王氏沉默半晌,恨恨道:“……便宜那丫头了!”

    顾家和周家的亲事快谈妥的时候,李子俊和王氏就准备要妥协。

    家无余粮,腹中空空,便是再有雄心壮志,把自己饿死了那也实现不了。

    王氏到不是不想让儿子攀高枝,可那也得攀得上才行,大户人家的女儿很多都想嫁读书人,可最低要求,怎么也得是个秀才,还要是才高八斗,声名远播的那种。

    李子俊没有功名,连媒人给他家说亲,说的也都是些乡下普通姑娘。

    要说乡下姑娘,顾三娘几乎就算最好的那一类。

    李子俊目光闪烁,想起前几日他隔着篱笆看见的顾湘,她穿了身新衣,嫩黄的襦裙,整个人端是荣耀秋菊,华茂春松,那种风情,纵与那些大户人家的千金比,也绝不逊色。

    王氏到是满肚子不甘愿:“那黄毛丫头不懂规矩,嘴毒心黑,怎能配得上俊哥儿?”

    李子俊叹气,面上也带出些遗憾:“我是心疼阿娘,等三娘进了门,阿娘就能享享清闲,省得累坏了身子。”

    王氏闭了嘴,脸上露出些满意和熨帖,当天晚上就拎上两把小葱登上顾家的门。

    顾湘正坐在院子里玩翻绳,红色的长绳被她玩出无数漂亮的花样,现在的娱乐实在少,没手机没网络也不能出门旅游,只好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纵然每天都要为生命奔波,可顾湘向来想得开,既然活了,就该活得有质量些,不能那么紧绷。

    王氏一边同姜氏说话,一边看着她直皱眉:“你们家三娘还得好好教教,这眼里没活哪成?我们俊哥儿,最看不得眼里没活的女人,三娘要是不学好,怕是俊哥儿将来免不了要生气。”

    姜氏:“……”

    刚才王氏进门就叨叨了一堆话,她听了半天才隐约听明白,王氏可能,大约是来求亲的。

    只是别人来求亲,那都是低眉垂首,满口好话,把姑娘捧到天上去,这位不同,下巴抬得高高的,眼珠子长到了脑门上,开口就顺着自己自谦的两句话把闺女给损得快不能看,那副架势,就跟自家求着要嫁女似的。

    姜氏一时无语,顾湘‘噗嗤’一声,那什么相府千金踹渣男另嫁国公的剧情,怕是要被蝴蝶到没法参考了。

    这回她反应到很快,主要是和王氏接触的次数有点多,见到她就起了本能反应:“王婶,我知道您脑子不好,听不懂人话,没办法,小女就只能有话直说了,就算小女平生只爱高卧,也同你家无关,世间男儿纵死绝,小女顾湘也不会看一眼李子俊。他李子俊一不义不孝之徒,提他一句小女都嫌脏了嘴。”

    王氏瞠目结舌,脑子里一团乱麻:“你什么意思?”

    顾湘笑了笑:“意思就是为了避免误会,以后我和你们李家所有人还是对面不相识的好。好走,不送。”

    姜氏翻了个白眼,不等闺女说完就使了个巧劲把王氏搓出门,砰一声关上,恨恨道:“这都是什么人!”

    王氏立顾家门口半晌,头晕目眩,气得心口疼,简直不敢相信——顾三娘那个臭丫头居然敢……

    “混账东西,当初,当初……”

    当初公公可和顾老头有过婚约。

    只这话王氏只敢腹诽而已,毕竟这些年她是话里话外地澄清婚约那事,纯属子虚乌有,现下让她自己打自己的脸,就算她不怕出丑,也担心伤了儿子的声誉。

    顾湘怒怼了王氏一通,挺解气的,回过头抓着顾湘千叮咛万嘱咐:“女子出嫁,犹如再世投胎,万万不可轻忽。”

    顾湘笑应了,心里忽然也有些犹豫,她忍不住想起那个投河的阿郑。

    当时救她,什么都没想。

    几日操忙,脑子也空空。

    这会儿看到母亲如此戒备,她忽然明白,这个时代和她所在的时代不同,她的时代,也常听人抱怨,女人在世间生存也艰难,在单位男人升职更快,女性要过生子关等无数关卡等等。

    可至少大部分岗位,男人能做,女子也能做。

    女人能上学读书,能出外工作,能自己养活自己,可以选择嫁人或不嫁人,遇到家暴的,赌博的丈夫,离婚也不过是阵痛而已。

    但这个地方……是真不一样了。

    顾湘从随时丧命的境地抽身,想到自己从幼儿园到大学这漫长的学习生涯,何止是十载寒窗?

    难道就当真嫁给一个根本不熟的庸常男子,度这一生?

    顾湘正有点愁该怎么与爹娘说,她现在不想成亲了,结果当天晚上,顾老实从工地上回家,神色凄凄惶惶,给家里带来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什么?让三娘去,去勇毅军做厨子?”

    姜氏脑子里嗡的一声。

    顾老实也是欲哭无泪,看着顾湘粉嫩嫩的小脸长叹:“这可如何是好!”

    这年月,寻常百姓家的女儿到没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讲究,日子不好过,本也讲究不起来。

    多少穷人为了省布料,裤腿都要短上几寸,别说露脚踝,露半截小腿的都有,辛苦挣命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那些个杂七杂八的讲究?

    可去军营当厨娘,却和在村里,县里寻个差事做活大有不同,顾老实夫妻疼闺女,哪里舍得让女儿去抛头露面?而且去那等地处当差,着实有损声誉,不是闹着玩的!

    顾老实抹了把眼泪:“我这就去求孙里正,他在县里有关系,求他帮咱关说关说,我就是倾家荡产,也绝不能让我闺女……”

    顾湘:哦豁!!

    从天而降的食客,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顾湘激动得眼睛晶莹闪烁:“女儿要去!”

    顾老实:“不如今晚就让你和周栋完婚……呜。”

    所谓灭门的府尹,破家的县令,民不与官斗,他话一出口心里就虚,王知县和周县尉,哪里能容他拒绝?

    眼见自家姑娘明明双目含泪,还要努力挤出微笑宽慰他们夫妇,顾老实心神动荡:“我可怜的女儿!”

    再是担忧,第二日,顾湘还是天还没亮,就收拾行囊跟着王知县派来护送的兵士走人。

    顾老实和姜氏夫妻哭得眼睛红肿,满脸的期期艾艾,顾湘要是安慰一句,他们就哭得更凶,没办法,只好眼不见心不乱了。

    目送马车渐行渐远,姜氏抹了把眼泪:“这事怕瞒不住,你给大姑姐送封信,三娘回来,就送她去大姑姐那儿住一阵。”

    顾老实耷拉着脑袋,小声应下。

    孩子还小,她根本不明白人言可畏。

    姜氏有点恍惚:“……三娘这般抛头露面,会不会有人认出她的脸……”

    “嘘。”

    顾老实吓了一跳,两夫妻对视,面上都显出些愁苦。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