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十四章 真香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黄三的目光穿过布帘,阴恻恻地盯着顾湘。

    “显摆点乡下把式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弄什么猪大肠,真当自己会讨好男人,就能肆意妄为?”

    国公身边的那个长随李生,肯定同姓顾的丫头有些手尾,才得以拿了银子过来给她做脸,否则,难道国公爷还真会看上小毛丫头的手艺?

    黄三冷笑:“我到要看看,你个小丫头会不会被吓得哭着回家找娘去。”

    这帮**,动辄作乱生事,可没温良恭俭让的德行。

    女人就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相夫教子,提前让这姓顾的知道厉害,把她的爪子都给剁了,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饭堂里无数眉眼乱飞,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眼看那些一到饭点就恨不能飞奔而至的的士兵们踌躇不前,顾湘恍然,她刚才忘了这个时代的百姓连猪肉都觉脏。

    不过,她到也不急,身为大吃货国的一员,她可是对自家同胞们的承受力很有信心。

    当年她被骗进蛇羹馆,嘴里还不是说着不吃不吃,后来照样真香了。

    还有全虫宴,可比这猪大肠刺激,她虽没吃,却有好几个同学一边尖叫,一边喊害怕,一边乖乖掏钱吃饭。

    盯着肥肠看了片刻,顾湘没忍住,又舀了一勺香喷喷,金灿灿的米饭,一铲子肥肠浇上去,稍作搅拌,舀起吞出口中:“啊呜。”

    咕咚。

    兵士们吞了口口水,面面相觑,表情越发纠结。

    真香啊,但那是猪大肠。

    好饿,好想吃,顾小厨的手艺没得说,但那真的是猪大肠。

    顾湘看了看时间,眨眨眼扬眉笑道:“杜头儿,到给贵人送饭的时辰了。”

    老杜:“……啊。”

    顾湘麻利地从小灶台上盛来一碟溜肥肠,一碟拌猪杂,捡了两个炊饼,再放上一碗绿豆粟米粥,并一小碟酱黄瓜。

    老杜:“……”

    顾湘笑着叫了个口角伶俐的小帮厨过来,让他送饭摆盘去,顺带着给国公爷介绍下中午的餐食。

    如果顾湘不点个小帮厨同去,老杜说什么也要奋力阻拦一把,顾小厨挺好的一小孩,可不能眼看着她作死。

    但现在有小帮厨在,这小子机灵的很,肯定会把厨房用的食材都交代清楚,至于用不用,那便是贵人自己的事,老杜犹豫片刻,见顾湘没当回事,再想到那位贵人古怪的脾性,也便当做无事一般。

    王知县和周县尉到是齐齐变了脸色,小帮厨脚下飞快,他们两个连追都追不着。

    “你寻来的小厨娘,给阎王爷送了一盆猪大肠?”

    周县尉已经吓得连‘阎王爷’三个字都说出口。

    王知县此时却是淡定了,说话都带出乡音:“爱咋咋!”

    兵士们一人分了两个炊饼,再加上半干的粟米饭,却不肯走,蹲在周围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偷空去看那一锅看起来很不像猪大肠的猪大肠。

    真香啊。

    兵士们大部分不识字,也说不出多么动人的语言,反正就只知道一个香字。

    “炊饼也很好,以前我吃炊饼,吃一口得灌上一碗汤,里头不光有麸皮,木屑草籽也是一大堆,哪有这般酥脆香甜?”

    各种诡异的沉默中,送饭给国公爷的小帮厨终于一溜小跑跑回来,脸上挂着傻呆呆的笑容,眼角眉梢都写满了高兴,离得老远就嚷道:“我见到国公爷了!”

    老杜捂了下额头,简直没眼看。

    这小子叫杜天虎,是他一远房侄子,平时挺机灵聪敏,没成想一遇到事竟傻成这般。

    听着杜天虎说了一堆国公爷温和可亲,说话和气,长得像神仙人物之类的话,老杜赶紧打断他:“国公爷用饭用得可好?”

    “当然好,讷,李郎君又赏了小的一块银子。”

    杜天虎赶紧从袖子里摸出一块银瓜子,孝敬给他叔叔,他待他叔是相当真心真意,和对待亲爹娘也差不多。

    “李郎君说,国公爷今儿就着菜还喝了点酒,喜欢得很。”

    老杜:“……”

    黄三愣了愣,脚下一出溜,连人带长凳一起倒仰在地,半天才爬起来,一时也是无语。

    周县尉:“!!?”

    王知县沉默片刻,幽幽抬起眼皮,静静地看过去:“……我寻的厨娘,能让阎王爷吃猪大肠,你说,牛不牛!”

    “厉害,厉害,我服了。”周县尉长叹道。

    到是顾湘气定神闲的很,她一点都不觉得溜肥肠不能见人,也有八九成的把握确定,那位能说出官兵同吃同住的贵人绝对不会恼。

    这人就算是在装模作样,可能装到这般地步,也不会是个为此等小事就生怒的人。

    更何况,她的溜肥肠卖相上佳,摆盘时很用了心思,葵菜点缀,再加上野果添色,让人一见便心生欢喜,就是有人明摆着告诉他那道菜用的是什么食材,恐怕他也听不懂。

    周县尉看了看她,到真有点心生敬佩,他以前是从不把女人放在眼里,可眼前这个笑眯眯地就敢给阎王送一盘猪大肠去,岂能是一般人?

    一群士兵对视一眼,呼啦啦起身排成长队。

    “小郑哥,多来几块儿肥肠,少点葵菜。”

    “汤汁给我再浇两勺啊!”

    眨眼间七口大锅里的溜肥肠就被抢了个空,一人只分到小半碗,葵菜比肥肠多,不过浸透了汤汁的葵菜也很好吃。

    “我的天!”

    “这么多年,我们到底错过了多少美味?”

    没吃之前,这群兵士心中还有那么一点别扭,但是溜肥肠一入口,又鲜又香,在牙齿间跳动,弹性十足,每一口下去,滋味丰富至极。

    老杜抬头扫了一眼,笑了笑,也不拘着,认真挑了一块炊饼,把肥肠卷到里头,一口咬下去,油水四溢,他登时享受得眯起眼睛。

    国公爷那样的贵人都淡定自若地肯吃这东西,他怕个什么?

    猪大肠怎么了?

    当年要是有一碗这东西,他老娘死的时候也就能闭眼了,那年家里闹饥荒,他老娘为了让自己四个儿子能多吃一口,硬生生忍着不吃饭,把自己的口粮都节省下来,直到饿死,才抓着大儿的手说了句实话:“儿啊,娘想吃口肉,下去了,也做个饱死鬼。”

    老杜没能给娘弄来肉,只让娘喝了一碗野菜汤。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