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十七章 有点亏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王二木还是狼吞虎咽地吃着,但此时终于看着多了一点馋意,不是那么吓人。

    顾湘摸了摸孩子蜡黄的脸:“他饿得厉害,这么吃,怕是更要伤肠胃。”

    ‘烫’的问题到不算大,肉片从锅里飞出,接触十几秒的空气,就会变到稍稍有点烫口的程度,可这么多肉吞到肚子里,小孩子恐怕已经萎缩的肠胃肯定受不住。

    老狗嘴唇动了动,没吭声,心下却是颇想嘲讽几句,对肠胃再不好,也比饿死了强。

    他二弟的饭量太大,家里所有人的口粮能省的都省给他,也不够他吃,没办法,只能饿着。偏他得了疯病,动不动就发疯,饿过了头疯得更厉害。

    顾湘让帮厨回去舀了一碗汤喂给孩子喝。

    “别着急,先喝碗汤润一润,才能吃更多的肉。”

    清如水的莲藕冬瓜大骨汤递到这孩子面前,小孩儿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但本能地对食物很贪婪,把肉攥紧才扑到碗沿上咕咚咕咚地吞咽,喝了大半又低头去吞肉。

    老狗一下愣住,脑子里琢磨的那些求饶话也渐渐散了去。

    顾湘没再给这孩子添,只对老狗道:“我看你弟弟饭量不小,等下开饭你分三、五次让他吃,别一次吃太多。”

    老狗怔了下,僵硬地把以前说惯了的奉承话拿出来:“贵人心善,小的感激涕零,下一辈子一定衔环结草,以报恩德……”

    顾湘莞尔,笑道:“听你这话,读过书?”

    老狗讪讪道:“小的哪有那样的脑袋……就会这么几句文绉绉,还是听僧人俗讲时学的。”

    “听过就能记得住,也相当了不得。”

    顾湘笑道,说得老狗脸上通红,颇不好意思,眼底深处的戾气也渐渐消散,到真有了点淳朴劲。

    说完,她耐心地等王二木吃完了肉,又给他喂了半碗汤,低声道:“你弟弟的病不像是先天的,正好我知道一个安神汤的方子正对此症,从今日起你每天都带你弟弟过来,早中晚各喝一碗汤,咱们且试试看。”

    老狗默然,也不知怎的,眼眶微红。

    顾湘顺手给他拿了个炊饼,里面夹了两块肉,老狗小心拿起来咬了一口,只一口,眼前黑雾散尽,阳光从天上来,直入肺腑。

    “我好想看到了一只翠鸟,叫声特别美……”

    灶台上的火还没熄,顾湘笑了笑,转头继续做饭。

    随着饭菜的香味弥漫,河道上做工的士兵们就乱糟糟地涌过来。

    顾湘一边给他们分菜,一边有点诧异:“竟有这么多小孩子?”

    从河道上下来的好几个士兵,身上穿的衣衫都哐当,个头小,身子瘦弱,瞧着也就十二三岁。

    “不小不小,已经能当顶梁柱使,讷,那小子叫四喜,他爹也是我们勇毅军的人,前年修河道的时候死了,他娘又是个手不能提的文弱夫人,没办法,只好收他近来,好歹能糊口。”

    帮厨阿冯混不在意地道。

    顾湘叹了口气,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她没看见到还罢了,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就不免觉得孩子们可怜。

    夕阳西下,天色越发暗淡。

    士兵们满身泥泞就地坐了,闷不吭声狼吞虎咽,一个个恨不得把脑袋都埋到碗盆里去。

    可这些人不像在享受美食,到像在打仗,人人目光凶恶,像护食的野兽,个个都是一顿吃饱吃足,不敢想下一顿的架势。

    顾湘眨眨眼,总感觉她特意买的小炒肉,恐怕要买亏了,对眼前的士兵来说,似乎只要是正常的食物,哪怕只是一盆掺了面粉的菜糊糊,和她烹制的‘小炒肉’也相差无几。

    “哎!”

    顾湘不禁有些空落落的无奈。

    她学会‘小炒肉’,费的可是美食点,也是命,要是和菜糊糊等价,她岂不吃亏的很?

    或许军队的人吃饭就是这个样子?

    但好多人连个美食点都不舍得给……顾湘盯着系统界面上的美食点收入,心情颇纠结。

    她在此做饭还与在大厨房不同,除了阿冯几个帮厨帮着做了些洗洗切切的琐碎活计,正经烧菜做饭,都是她一个人来。

    按说赚的美食点,该比大厨房翻上几倍才合理。

    换成是她以前做的菜,食客不给美食点,那她还能怨自己厨艺不精,但这回的小炒肉,她尝过了,是真的好,虽为家常,比她曾试过的,五星级酒店大厨做得要美味无数倍。

    她只尝了一口,就仿佛发现了新世界一般。

    这么好吃的菜,眼前的士兵竟如此吝啬赞美!

    唔,也并非都是如此。

    老狗就给了足15个美食点,简直是破天荒的收入。

    几个监工的校尉,河道上的官员顺着香味跑来蹭饭,这几位也十分慷慨,个个都贡献了好几个。

    她犹豫着总结了下经验——或许士兵们是担心没有下一顿,这才只顾着填饱肚子,没心思品尝?

    一连数日,顾湘很勤快地开始往工地上跑,不光晚上,早晨和中午,还有其它时间,都是一有空就来工地,有时候只煮一锅粟米粥,有时候送一桶绿豆粥。

    隔三差五地做个点心,虽然食材有限,只能做绿豆糕,红豆糕,但这年头,加了糖的点心一定吸引人。

    不光偷偷从系统商城买了两个美食点的猪肉,把小炒肉做得又鲜又嫩,翻炒得几个素菜那也是香脆可口。

    主食更是实惠之余,还常常变花样,炊饼里加花生碎,芝麻粒,菜包蒸出来一点杂色都无,看着就白胖可爱有食欲。

    然后大部分食客果然稍稍给了她点面子,一顿饭好歹平均能得0.6。

    顾湘:!??

    却说顾湘握着勺子瞪着这一群士兵,简直要崩溃。

    此刻人在营地,深夜依旧伏案工作的赵瑛同样在怀疑人生。沉默半晌,他终于忍不住盯着火头营送来的包子放杀气。

    杀气四溢之下,坐在下头的文书们个个战战兢兢,总觉得脑袋在脖子上晃晃悠悠,有点不稳当。

    李生一看不好,赶紧一路飞檐走壁,直奔工地,打了一碗小炒肉送回来,等到这碗小炒肉悄然替换掉国公桌案上的菜盘,一干文书顿觉寒冰融化,春暖花开。

    营地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恢复了正常,好几个文书看着国公爷饭还没吃,就肉眼可见的心情好转,平静地看过他们呈上来的公文,合上放在一边。

    阴云仿佛消散,阳光普照大地。

    李生过去低声对自家国公爷交代了几句——顾小厨这会儿不在大厨房,去工地给受罚的士兵做饭去了。

    大厨房这边,顾小厨还是要做一日三餐的,可国公爷还要吃夜宵,那就只能吃老杜的手艺。

    赵瑛:忽然觉得桌上的公文有点烦。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