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十八章 做坏事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转眼间,天气一日日转凉。

    河道上的活仿佛永远没个尽头。

    今天做炖’肉’。

    顾湘掰开蘑菇,细细洗好,各入锅中翻炒到焦黄才倒出备用,举目远眺,不禁叹了口气。

    她这会儿是深恨自己当年读书太敷衍,明明选修课上选修过心理学,但就是只想着混学分,没和那位业界大拿学到真本事。

    如今在工地上做了这好几日的饭,一日三餐加餐后点心,美食点一天也就得三百有余,四百不足。这实在是达不到预期。

    苦思冥想许久,愣是没找到提高美食点收入的突破口。

    到是整日看着一群若生在二十一世纪,正该上小学的娃娃们,天天背着比他们还重的箩筐艰难求生,她都要跟着抑郁了。

    不过也并不是一点好事都没有。

    老狗的弟弟王二木每天都来喝一碗安神汤,喝了不过两日,居然喊了老狗一声哥。

    当时老狗的眼泪就掉下来,哭得是声嘶力竭,跪下给顾湘磕了好几个头,把顾湘惊得脸都红了。

    从那日起,每日顾湘到河道上,老狗的活一做完就随扈在她身边,真是恨不能连缝缝补补的活都要帮顾湘做了,要不是他大妹才四岁,他都要把妹妹提溜过来给顾湘当丫鬟。

    顾湘简直哭笑不得:“就一碗安神汤,小事而已。”

    怎会是小事?

    老狗不是傻子,安神汤用的一味主要是人参,他家没钱,顾小娘子也没余钱,她是拿这张药方子,在军医老徐那儿换来了点参须,才治好二弟的病。

    这样的药方,多少家族千金不换,那可是能吃几辈子的东西!

    老狗不识字,是个粗人,但他有良心,有恩必报,以后谁是顾小娘子的敌人,就是他的敌人!

    顾湘也没法子,也就渐渐习惯了,别说,有老狗这样的兵油子帮衬,的确让她轻松了不少。

    一边胡乱想东想西,一边麻利地做上饭,顾湘刚打算去抓王二木那几个娃娃来谈谈心,看看有没有法子从士兵们身上撸到更多的羊毛,忽然间就阴云密布,风急电闪,雷声阵阵,眼看就要下雨。

    她忙指挥着阿冯带人往草棚上铺盖油毡。

    正忙活,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冷喝:“你个小畜生,想当逃兵?找死呢!”

    顾湘登时吓了一跳,差点没碰翻了锅,一道闪电闪过,她抬头便见一精瘦武将抬脚便踹,把一飞奔少年踹倒,武将不紧不慢地走过去踩住少年的后背,手握刀鞘一下下抽过去。

    她不禁心里一缩,却也知道这里是军营,她不懂这个时代军中的规矩,绝不能因同情就随意开口。

    动手打人的武将她认识,是勇毅军正八品的校尉张力,身上有个御侮校尉的散阶,目前负责监管这帮士兵,也掌刑罚。

    顾湘听老杜闲谈时说过,这个张力屡次与人说,勇毅军军纪涣散,实力一日比一日差,实该严厉整治。

    那少年伏在地上,拳头握的死紧,指甲刺破了掌心,鲜血渗得满地都是,唇齿间却不曾有一声痛哼泄露。

    隔着衣裳,闪电划过长空,月光照耀下,斑斑血痕分外骇人。

    顾湘目光闪烁,似乎应该先把张校尉的注意力转移开——唔,她炖的素肉好了。

    今日刚压好的新鲜豆腐干弹性十足,配上耗油,辣椒油和海鲜酱稍稍翻炒,加上葱姜花椒大料,再搁上块冰糖,加上一大块浓汤宝,小火慢炖。

    虽然不是肉,但几能以假乱真,而且还有一股特有的鲜香,比寻常的肉食更独特。

    此时锅里咕嘟咕嘟的翻滚着油红的汁水,素肉,蘑菇,粉条油汪汪的,十分饱满。

    顾湘掀开锅盖看了看。

    这类炖菜虽然很难做得精致,可国人吃饭很多时候讲究的可不是精致。

    大块的‘肉’,扑面而来的浓郁的霸道的香气,再加上顾湘学了系统菜谱后,烧菜的手艺突飞猛进,即便是这炖菜,在色、香上那是分毫不肯马虎,这锅炖菜一出现,就带着极强的杀伤力,即便疲惫麻木的士兵们也忍不住侧目。

    至于工地上这些监工,将官,更是纷纷起身,眼睛贼亮。

    自打上头那位国公爷一到,他们就连想改善改善伙食,那都得偷偷摸摸,宛如做贼。

    要是赶上轮值到河堤上监工,那更是连口热乎饭都吃不着,跟着这些倒霉蛋一起吃糠咽菜,日子着实难过。

    幸亏来了个勤快心善手艺又好的顾小厨。

    上回吃了小炒肉,他们简直以为自己是飞到了天宫,上了仙家的饭桌,就是可惜太少,只有一口,还是一小口,都来不及细细品味。可这回看样子竟然有一大锅!

    阿冯看着一锅素肉狂咽口水:“顾厨,这真不是肉?”

    顾湘拿勺子连汤带素肉一起捞了一勺子搁在碗里,拿筷子夹起入口,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点头:“不错,不错,入味了,火候正好。”

    咕嘟!

    外头风狂吹,阿冯看着顾小厨慢条斯理地在那儿试菜,吃完‘肉’还要夹块蘑菇,蘑菇吃好了还要吃两条宽粉——知道好吃,您老不用试啊!眼瞅着就要下雨,再不开饭风雨刮进来可如何是好。

    顾湘笑道:“就好。”

    她脚下不着痕迹地围着几口锅转来绕去,像是很认真地在看火,帮厨努力地盯着锅,恨不能把顾湘肚子里的东西都掏出来移到自己身上。

    哐当。

    顾湘脚下一顿,临时搭起的草棚骤然歪倒。

    大颗大颗的雨珠子已经开始往下滚,顾湘看了看灶台,半边锅沿就要暴露在雨中……

    顾湘顺手抄起蓑衣来挡:“……看来老天爷不大想让大家吃饭?”

    阿冯:“啊!”

    他赶紧扑过去手忙脚乱地抢救这些素肉,一边急赤白脸地怒吼:“他奶奶的,都别愣着,赶紧把棚子给我撑起来,还要不要你们的饭,这可是肉,是肉!”

    顾湘讪讪:“到也不算肉……”

    一干士兵大惊失色,一窝蜂似的挤过来帮忙,校尉张力同样再顾不上抽地上那小子,跳着脚指挥众人‘救险’。

    显然在张力眼里,他能享用的‘肉’,比惩罚一个小兵要重要得多。

    顾湘小小地心虚了下。

    虽然她计算过,认为这草棚肯定不会塌,应是有惊无险,可她生平第一次做这么大的坏事,冲动过去,也不免背脊发凉。

    眼角的余光看见好几个少年士兵已经趁着张校尉无暇他顾,偷偷把受刑的少年带走,张校尉瞥了一眼,面无表情,显然也没心情更没时间去计较,顾湘才松了口气。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