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二十二章 亮色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顾湘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比明星更好看的男人,不过她就多看了两眼,便默默移开视线继续讲起自己的故事。

    赵瑛也收回目光,眉眼低垂,心下有些茫然,难道他在什么时候不小心得罪了这位顾厨?

    似乎不妙!赵瑛瞬间警惕,这世上几乎没有他不敢得罪的人,但他就在最近这两日却忽然觉得,人生若连吃喝都享受不到乐趣,那也着实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厨师很重要!

    能让他吃好饭的厨师,必须想办法拉拢交好。

    赵瑛蹙眉,绞尽脑汁回想最近他做得事,他好像除了砍了几个阴奉阳违差点毁了河堤淹没数个州县的白痴,应再没见血。

    至于整治过的……

    赵瑛一时没数清。

    大小珠山的三仙洞洞主?漕帮天耳刘?还是寿灵县衙这帮官员?河道上的那些小官小吏?

    这里面难道有顾厨的亲朋好友?

    她似乎与王知县走得很近。

    顾湘迎着落下的夕阳,神色平静地讲述这小节故事的结局:“赵羽尘神色冷淡地看着被捕快带出来的金夫人,对满脸不敢置信的重九笑了笑:‘很惊讶?你难道没听邻居们说,金夫人虽是女子,却是难得的赤诚君子,世间贤良女子的典范,青年守寡,侍奉公婆尽心尽力,婆母瘫痪十年,她没有一日懈怠。’”

    “‘教养儿子更是尽责,昔年孟母三迁,金夫人又何止三迁,这样一个完美的妻子,完美的儿媳,完美的母亲,她真的能接受人到晚年,身染污点?姓金的剽窃被抓的那日,就注定了他的结局。’”

    “重九愣了半晌,愕然道:‘可是,金公子只是有些小恶习……他,他偷到孙婆婆家,听见孙婆婆叹气家里连给丈夫抓药的钱都没有,他就把自己的钱袋塞了进去,而且他还很孝顺,他……其实不是个恶人。’”

    故事里的重九满心疑惑,听故事的这些人也是哗然一片,从那些校尉将军们,到寻常的大头兵,彼此争论探讨,整个河道上都是争辩声,议论声。

    李生集中全副注意力,手舞出残影飞速地抄写,恨不能自己学的不是师门的云清剑,而是人家无影手的秘技,至少手速够快。

    抄到结局顿了顿,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回头使劲瞪他们家国公。

    居然又让公子爷猜对了……但被提前剧透的感觉一点都不好。这已经是第三次,故事没有讲完,李生就被迫听到了凶手的名字。

    “公子既然每次都能猜出凶手是谁……何必还来听?”李生忍不住愤愤地瞪了自家国公爷一眼。

    “能猜出结果我就不能听了?”

    赵瑛面上露出几分轻佻,“像你这种直到揭幕才恍然大悟的笨蛋,怎么能理解聪明人之间对答的乐趣?顾小娘子分明是我的知己,她的故事,本来就只是讲给我听的。”

    李生:“……”

    国公爷的自恋真是越来越可怕。

    顾湘不徐不疾地把这一小节的故事收尾,一边忍不住也想到寿灵县如今最尊贵的大人物。

    “那样的脸……可千万别是那位故事里的男主才好!”

    她一直以来都有意和这个在军中口碑两极分化的贵人保持距离,就是有两次王知县特意千嘱咐万拜托地央她做了甜品,她也是请小帮厨送去给那位,自己并不肯露面。

    真不是她淡泊名利,不想攀附权贵,她还挺想抱条金大腿的,只是……这人是位国公。

    系统里不知是想让人知道,还是不想让人知道的那段介绍里,相府千金和离再嫁的那位,书中占据绝对地位的男主角,也是个国公爷。

    顾湘前世很爱看小说,算得上阅尽千帆,一看简介,她就猜这应是篇甜宠文。

    虽然现在并不流行那类神经病似的,眼里除了女主是人,其他女性都是物件的男主,可在甜宠文中,炮灰啊,女配啊还是多会遭受狂风骤雨般的打击,无论男主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性情,对女主敌对的女配多是相当不友好。

    系统里的剧情太粗略,顾湘不知道男主姓甚名谁,没办法,只好简单粗暴地决定,但凡是国公,没必要接近的话,那就都敬而远之。

    思绪流转,顾湘不觉一笑,天底下的国公又不是道边沙土,怎么可能见了一个又一个的!

    她现在好好盘算盘算,手里捏的美食点怎么花是正经。

    顾湘看向系统界面,美食点余额破了五千。

    自她开始讲故事,每天获得的美食点都突破新高,成直线上升状态,从系统里学的两道简单家常菜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昨天厨房送来几十条大草鱼,她立时做了顿爆汁鱼丸。

    这回的鱼丸可是丝毫没辜负它的身价,每个食客贡献的美食点都在3个点以上。

    一个人只分了五颗鱼丸,王二木吃得小心翼翼,还特意留了一颗准备带回去给弟弟妹妹,结果被鼻子贼尖的老狗闻见,一口就给他吞了,气得王二木哭了一天鼻子,闹得老狗头疼的要命,许诺下次把自己的口粮分出来这才哄得弟弟破涕为笑。

    顾湘想起活蹦乱跳的少年们,心情相当不错,沉吟片刻,一口气把两千点砸在寿命上。

    眼看剩余寿命达到三个月以上,顾湘瞬间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从头到脚都好似被洗刷了一遍,仿佛沉疴尽去。

    就是身上脏得有点厉害,她连烧了三回水洗澡才勉强够,洗出来的水上漂浮了一层皮屑一样的脏东西,十分恶心。

    沐浴更衣,顾湘徐徐回到房间,坐下对着铜镜照了半晌,隐约感觉好像白了一点,不过军营里的铜镜打磨得一般,照出来朦朦胧胧,到瞧不出太大的不同。

    她却不知,火头营灰扑扑的厨房里,大家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单调日子中,她身上淡淡的幽香,便忽然成了最美的亮色。

    隔着油烟炊火,老杜瞟了一眼顾湘白得发光的脸,心里一突,赶紧低头,默念了两声阿弥陀佛。

    顾厨这两天莫不是长开了些?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