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二十五章 生事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王知县和周县尉特意等顾湘到了厨房,亲手把一贯钱换成银子给她,又坐等顾湘细细地炖了十锅每条都有七八斤重的大黑鱼,贴上金灿灿的饼子,还熬了一锅卤汁,把蔬菜串成串扔进去煮,就守着等吃刚出锅的热乎饭。

    鲜嫩的鱼肉一入口,王知县的眼睛一点点变得水润:“好……吃!”

    味道丰富的菜咬下来,又脆又香,不比肉差。

    “美啊!”

    周县尉默然半晌,忽然道:“顾小娘子能在厨房做多久?”

    王知县愣了愣。

    还是老问题,顾小娘子年方十五,及笄待嫁……她嫁了人,夫家能容她抛头露面?

    王知县把自家的子侄扒拉了一遍,十一叔家的小儿子今年十六岁,刚中了秀才,相貌也算周正,不过他那位婶婶是个难缠人物,顾小娘子真嫁去他们家,肯定被管束得很严,不成不成。

    周县尉摸了摸自己的荷包,考虑了下把顾厨聘回家当厨娘的难度,抬眼看了王知县愁苦满面的脸,到底没吭声。

    今日军中刚领了饷银,人人高兴,就是河道上受罚的那些士兵,心情比往常更低落。

    老狗忍不住叹气:“……当初偷工减料的是那些当官的,我们就是听喝的大头兵,现在好不容易能拿足了饷银了,到没了咱的事。”

    不过今日的膳食到是很丰盛。

    火头营上下都拿了钱,心里高兴,除了弄到黑鱼,还从周边村里拉来了十几头小羊。

    顾湘看着这些羊,不知不觉就配出十几种味。

    “先试试,给我送河堤上去。”

    这么好的羊,顾湘决定吃一口鲜的,就在河堤上现宰现吃,多做几种口味,清炖,麻辣,再来一盆卤羊肉。

    顾湘慢条斯理地处理好了羊肉下了锅。

    香味袅袅数里,一整个上午,勇毅军留在军营轮休的士兵们那是坐立难安,纷纷’请战’。

    将军们带头,率领无数乌泱泱的士兵齐齐杀向河堤。

    当天的任务完成得极利索,以至于一群少年士兵们都没抢到干活的机会。

    士兵们热火朝天地奋力干活,目光频频往河堤上扫。勇毅军如今的潜规则,多劳多食。

    “咕嘟。”

    灶台上足五口开盖的大锅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

    另外六口锅虽焖的严密,可一缕余香更让人腹中鼓噪。

    顾湘拿勺子舀了碗汤,放在唇边还没喝便顿住。

    老狗咽了口口水,眼巴巴看过去,顾湘默默把勺子放下,举目四顾,幽怨道:“这羊肉汤不能吃,倒了吧。”

    扑通!

    旁边脖子伸老长的两个士兵脚下打滑,骨碌碌滚河里去了。

    老杜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瞠目:“啊?”

    一共十一锅羊肉汤,从顾湘开始炖到现在,河堤上一干将军士兵们早就把它们安排得妥妥当当。

    最鲜嫩的羊肉,肯定要俸给贵,剩下的就按照劳动量安排了。

    为这事,还有几个读过书,擅长算筹记数的士兵认认真真计算过,尽可能保证公平。

    猪肉也就罢了,他们这些当兵的三五年也不一定能吃到口羊肉,这东西在大家心里可金贵的很。

    河堤上好多士兵被罚没了饷银,就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羊肉出锅,好打打牙祭。

    顾厨的手艺也要好食材才能显露出来,闻见这羊肉味,大家可都说以前顾厨的手艺那是连一半都没能显露。

    然后——羊肉不能吃了?

    顾湘轻叹:难道她想?刚买了‘调味’技能,她正心热,这几日下厨时都是千万个精心,结果屡次出师不顺。

    “汤里面有别的东西,阿冯,你去寻老刘大夫过来看看。”

    阿冯一怔。

    河堤上一众士兵都愣了愣,随即哗然,火头营的一干大厨,帮厨们也是神色大变,老杜匆匆赶过来,听顾湘这话一出,额头上登时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心里一咯噔。

    如果是真的——一旦士兵们吃了羊肉汤吃出点毛病,那整个火头营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得了好!

    坐牢还算好的,抄家流放也不太坏,说不得火头营里上下的脑袋都要掉上一大批。

    老杜颤声道:“怎么可能?是不是……弄错了?”

    阿冯也心有戚戚地盯着顾湘看。

    一旦这些羊肉汤里真有问题,哪怕没造成恶劣后果,他们火头营也要背个监管不力的罪名,若是再寻不出做这档子事的恶人,整个火头营上下都得吃瓜落,不死也要掉层皮。

    顾湘舀出一碗汤,往旁边水缸里一倒,不过片刻,水缸里养的那好几尾鱼就翻了肚皮,浑身抽搐。

    老杜脑袋一晕,神色骤变。

    顾湘轻声道:“这药药效应该和巴豆差不多,不致命,只会致人腹泻,虚脱无力。”

    士兵们面面相觑,这可不只是拉肚子的事,他们立了军令状的,一旦河堤不能按时修好,将军们可不会管他们有没有苦衷,大家本来就犯错受罚呢,再出事,一准就会被打入苦力营去。

    当兵的都知道那地方是人间地狱,若真沦落到那等地步,那还不如死了干净。

    可即便如今士兵们没吃到这些脏东西,要是不能及时抓出‘下毒’的家伙,火头营绝讨不了好。

    顾湘心下很是无奈,她刚拿了火头营这边最大份额的饷银和赏赐,不光是银钱,她在这里得到的东西可比钱重要得多,自也不愿意眼看着和她一起工作这么久的厨子们倒霉。

    “这事暂时先瞒着,我们私下里自查。”

    老杜叹气,“火头营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恐怕不容易。”

    顾湘笑了笑,并不多言:“先做饭。”

    火头营里瞬间风声鹤唳起来。

    河堤上干活的士兵们,也多多少少有些心不在焉,整个河堤上的气氛凝重而紧绷。

    顾湘却是极镇定自若,一边让人把羊肉汤封存,交给军医老刘检查看管,一边重新收拾出灶台,检查食材,生火造饭,好在卤汁没什么问题,食材扔进去再出来,便是一锅好菜。

    顺便还和往常一样,趁着做饭的工夫开口讲一小节故事。

    “昨天我们讲到大理寺少卿赵羽尘带着重九处理完了九尾妖狐案,今天,他们两个受到上柱国大将军谢凛的邀请,前往禁军观看禁军演习,结果去的第一天,禁军就发生了投毒事件,重九大惊失色,吓出一身的冷汗,赶紧催促赵羽尘找出幕后黑手。”

    “赵羽尘却是笑了好半晌,摇头道:‘想抓出这蠢货,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顾湘讲到此,扬眉轻笑,“赵羽尘道,厨房重地,出入者都有记录,把所有近日出入过厨房的人找出,只要让我看一眼他们最近穿过的衣裳鞋帽,我自然便知这下毒的蠢货究竟是哪一个!”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