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二十六章 绝技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在场的士兵,尤其是火头营的士兵们,不由自主地把注意力都集中到顾湘的故事身上,一时紧绷的气氛到是稍稍缓和下来。

    阿冯本能地眨眨眼:“赵羽尘真能单凭,单凭衣裳,就看得出谁是下毒之人?”

    顾湘莞尔,神神秘秘地道:“当然可以,我也可以。”

    “虽说我这点能力,还远比不上我们故事里的那位赵少卿,但抓个下毒的内鬼,确实没什么难度。”

    此话一出,周围一片哗然。

    顾湘笑道:“此事我忙完了便办,至于现在,先收拾饭菜要紧,咱们既当着厨子,就不能让大家辛辛苦苦劳作半日,却连口热饭都吃不上。”

    一众士兵面面相觑,消息一下子就从火头营向外扩散,很快大半个军营的人都知道顾厨有把握能找到下毒的那家伙。

    “真的假的?”

    “顾厨可不是会撒谎的人!”

    “赵羽尘那般厉害,顾小娘子既然知道他的故事,说不定也懂类似的本事。”

    “没错,即便还比不上赵羽尘,顾厨肯定也会识人。”

    顾湘已经不急不慌地重新开始做饭:“杜头儿,劳烦你把从昨日到现在,出入过厨房,接触过灶台的名单找一找,再让大家吃过饭都来河堤集合。等到齐了我就开始找。”

    她神色极淡定,众人看着她的面色,心里竟凭空多了几分信任。

    河边流水潺潺,黄三从大厨房出来,四下扫了眼,躲躲藏藏地穿过火头营的营帐,钻到前头兵营里去。

    “李良。”

    黄三进了帐子,便见校尉李良正坐在桌旁读《战国策》,他面上一急,“你还有心思看这劳什子的书,那事,那事让那臭丫头给搅合了,万一要是……”

    李良摆摆手:“你怕什么,药是那位国公爷的屋里人下的,和你我有何关系?”

    说着,他又话音一转,笑道,“别急,这回的事不成也无妨,至少能吹起些风波便好,咱们要的,本就只有一个‘乱’字……只有乱了,才有我辈用武之地。”

    所谓乱世才能出英雄,李良出身不好,若是太平盛世,他这辈子已经看到了头。

    黄三皱眉,半晌才闷声道:“换了以前,出了这等事早就哗变炸营,现在那帮蠢货都只顾着听姓顾的小娘们说故事……哎,怕是雷声大,雨点小,折腾半天屁用没有。”

    话音刚落,黄三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怒吼:“哪个孙子毁了我们的羊肉?他奶奶的,别让老子知道,否则非剁掉他那二两肉不可!”

    黄三忽觉背脊发冷,眼看几个士兵手里端着饭碗食盒朝李良这边来,他连忙钻出帐子。

    李良相貌堂堂,国字脸,浓眉星目,四肢修长有力,为人也温和讲义气,在勇毅军中堪称带头大哥,是忠义之士,人缘极佳。

    他可是知道自己在军中的名声一向不好,不能让人瞧见两人私底下频繁接触。

    黄三一路躲躲藏藏地朝厨房去,还隐隐听见士兵们抱怨的声音——“等顾厨把那孙子逮住,老子非掐掉他的脑袋当尿壶……”

    这时,锣声忽响。

    两个骑兵骑着马一路飞奔,高声呼喊:“大家速去河堤,顾厨已经开始抓那下毒的小人!”

    黄三心里一咯噔,脚下迟疑,咬咬牙也随着人群赶到河堤,此时夕阳已落,月色正明,河堤上聚拢了好些士兵,火头营上下人等都到齐,几十个衙役正维持秩序。

    “顾厨,按照您的吩咐,所有人都穿得昨日的旧衣,咱当兵的艰苦,每个人就两套换洗衣裳,谁也没有富余的,为了保险,小的让他们把没穿的衣裳也带着。”

    阿冯笑道。

    顾湘略一颔首,目光落在阿冯的身上,盯着他的衣服细看。

    直看到阿冯别扭地摸了摸脑袋,站立不安,忍不住去拽自己的衣角,她才扬眉一笑,“阿冯,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偷偷去后山采果子去了?结果果子没采到,却捡到了个钱袋,发了一笔横财?”

    阿冯瞠目结舌,惶然道:“您,您怎,怎……我可是谁也没告诉过,连我爹和我哥……都没不知道。”

    看到他这表情,众人就清楚顾湘这是说中了。

    顾湘莞尔:“你到是没想吃独食,还知道买些粮食送回家。”说完,又转头看老杜。

    “杜头儿你这么胖了,就别惦记人家程芳嫂子的蜂蜜,人家的蜂蜜都是拿来哄孩子的,你到好,昨儿晚上又去蹭了好些蜂蜜水?”

    老杜:“……”

    顾湘笑了笑,继续去看其他人。

    不多时,好几个来过厨房的士兵都纷纷中招,顾湘说的竟是一字不差。

    士兵们是惊讶又意外,从发现羊肉出问题至今,顾厨都在大家的视线内,绝没机会和人串通,更不要说是让这么多人做托!

    洞察之眼下,当然不至于事无巨细全都知晓,但顾湘完全没必要知道所有,只要了解一点地方不为人知的情报,就足够她‘装神弄鬼’用。

    一口气连看了二十几个士兵,引起阵阵喧哗和惊讶的呼声,天色就越发暗淡,顾湘端起茶杯来润了润喉,轻声道:“这事也不很急,剩下的人先回营房,明天咱们继续。”

    顾湘说着打了个呵欠,自顾自地回营帐休息,但外头这些士兵,却是个个激动得恨不能议论上整个夜晚。

    月色正明。

    “我看啊,这顾小娘子的来历可不一般!”

    国公爷后院的营帐内,小丫鬟们坐在院子里乘凉偷懒,一边嗑瓜子一边闲聊。

    “不就是个村里来的丫头?”

    “你没听说过?她在他们村里极有名气,年年都由她来扮观音,就是因为她本人能通神灵。今天你没看见?顾小娘子就以穿过的衣服为媒介通灵,把那些士兵的经历说得是一字不差……”

    翠兰眼皮不觉跳了跳:“怎么可能?”

    外头小丫头们闲聊的声响渐渐散去,翠兰枯坐半晌,咬咬牙起身掀开门帘向外探看,见外面已然无人,便走到衣柜旁从最底下翻出身绿色的襦裙,还有粉红的绣鞋,悉数卷入包袱才从后门出去,绕出后门,直奔山边,穿过竹林钻到一片无人的背风处,翠兰想了想,翻找了些枯枝败叶盖上衣裙,取出火折子轻轻点燃。

    李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从树上一跃而下,三脚两脚地踩灭了火堆,无奈道:“天干气燥的,你这是想放火烧山?”

    翠兰整个人僵直地跪坐于地,脸色惨白。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