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二十七章 家信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清晨,第一缕彩霞落地,顾湘已早早起身到了火头营的大厨房。

    伸手挖一块腌好的肉碎,涂抹在发好的面团上,重新揉好压平,锅里抹一层底油,小火慢烙。

    差不多十几分钟,一锅金黄的肉烧饼就热乎乎地出了锅。

    顾湘看了看,很是满意,多少年来她早餐不爱吃面包,喝牛奶,就喜欢吃馄饨汤面就肉饼,如今做得一手好烧饼,论味道绝不比外面的面点师傅差。

    李生跟在赵瑛身后三步,立在排队的人群后面不远处,此时已有了凉意,赵瑛披着能遮住半张脸的斗篷,目光落在顾湘……的手上分毫不离,脚下轻轻向旁边走了两步,李生连忙也跟着走动。

    赵瑛:“你离我远些。”

    李生:“!?”

    “臭。”赵瑛板着脸,从唇缝里吐出个字。

    李生:“……”

    他默默向后退去,却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昨晚听过顾小娘子传来的口信,他就连夜重新编排了士兵们巡逻路线,特意预留空隙,又堵住后门守株待兔,果然逮住了翠兰。

    谨慎起见,一整宿他都没睡,坐在地牢连夜审讯,简直快把翠兰的祖宗八代都给审了一遍。

    国公爷还记恨翠兰害他吃不到羊肉,再三暗示必须审出点东西来,更闹得一夜不得安生。

    审完了还得连夜调派人手监控军中的不安因素,并往京城送信,今儿一大早来不及洗漱更衣,只按照习惯练了一套拳,就急急忙忙赶到这位身边当差。

    他如此努力,不说多加两倍赏钱,反而开口就吐槽他臭,呵。

    他们这位国公爷哪天被人套麻袋揍一顿,绝对找不到凶手。

    很快,李生就和嗷嗷待哺的士兵们一样,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都落在顾湘身上,美人搭配上美食,绝对比个大男人更值得关注。

    金灿灿的烧饼出了锅,李生连忙迎了几步,接过阿冯特意送过来的食盒,先打开自己取出一个,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烧饼外表是酥皮,味道却丝毫不寡淡,很是清爽,肉也不油腻,满口生香。

    李生点点头,这顿朝食绝对不失水准。

    昨日顾小娘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忽悠瘸了翠兰,推她入陷阱,今日却能摒除杂念,依旧稳稳当当地做起朝食,如此地宠辱不惊,这位将来必成大器。

    “咳!”

    赵瑛怒瞪。

    李生笑了笑,不光没递过去,又香喷喷地吃了一口烧饼,还端起碗里的玉米鱼肉粥,特别享受地慢慢喝起来。

    赵瑛:“……”

    “出门在外一切从简,以后试毒的事都交给我做,放心,我一定认真帮您试。”

    李生笑道。

    赵瑛刚要冷笑,就见顾湘抬头朝这边瞟了一眼,他立时收声,头微抬,伸手整了整衣冠。

    人头汹涌,顾湘其实根本看不清远处,此时王知县排到前面来,顾湘见他气喘吁吁,好像很累,就翻出张长凳让他坐,又给他倒了一碗果子露。

    王知县喝着满意,在心里把苦思冥想了好几日的话翻来覆去地默念一遍,这才笑眯眯地对顾湘道:“三娘,叔家有个堂侄,去年刚中了秀才,相貌也还不错,性情端方,是个顶好的孩子,就是今年二十有五,年岁稍大了些……”

    顾湘笑盈盈地递给他一小碟绿豆糕。

    绿豆糕的甜度刚刚好,王知县满肚子的话都让这糕点给堵了回去,不过——“唔,好吃!”

    王知县一口气吃了两块拇指肚大小的绿豆糕,够自然不够,但品尝甜品,本就是意犹未尽才好。

    “三娘,你这手艺可千万别荒废。”

    他又开始担心顾湘离开勇毅军之后就再享受不上她的手艺。

    吃完点心,王知县打包了两个大个的肉烧饼,刚离开排队的人群,就正好撞见安国公,他登时一惊,连忙恭恭敬敬地行礼,只是腰还没弯下,就听安国公道:“王公不必多礼。”

    这声音堪称温柔。

    咦?

    王知县抬头对上赵瑛那张说不出柔和的笑脸,满头雾水,迷迷糊糊地直起身,眼见安国公居然冲他笑了下,顿时心脏噗通了好几声。

    从这位到寿灵,王知县与他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享受到的永远是毫无温度的冷酷。

    “昨晚王公又熬夜?工作归工作,也莫要太辛苦才好。”

    赵瑛温言细语地安慰了王知县几句,还吩咐李生送了他几步。

    王知县:“……国公爷是不是吃错了药?”

    李生讪笑。

    他这几日他们家那位国公爷,屡次三番让手下人调查顾小娘子在军中可有亲人朋友。

    王知县赫然在名单前列。

    想到这些,李生自然明白国公爷为什么这般客气,他分明是疑心王知县等人在顾小娘子面前嚼舌,说他是非来着,所以这会儿就装模作样地想缓和缓和关系。

    赵瑛与王知县各揣着小心思,彼此心里都有点戒备,李生刚送王知县走了几步,忽见阿冯一路小跑,一边跑一边喊:“顾厨,外头来了个小后生,叫周栋的,说是顾庄人,受令尊令堂所托特来给您送信的。”

    唰一下,王知县脚步顿止,赵瑛目光微凝,厨房里从大厨到小帮厨,到打杂的,齐刷刷都扭头看过去,阿冯被无数视线逼视,心下一惊——‘嗝!’

    顾湘眨了眨眼,先把长筷子放下,交代老杜替她看着炉灶,这才举步出来,走出厨房所在的围栏。

    一出门,便见周栋规规矩矩地立在外头不远处,肩上挑着两个箩筐,显得有一点拘束,不过腰板挺直,到也并不畏缩。

    周栋见到顾湘,一下子就松了口气,随即脸上微红,又有些意外。

    顾家小娘子变化真大。

    他早知顾小娘子相貌极好,但那时多少还带着些村气,现在……他也说不上来,只觉得小娘子的脸白得简直在发光,简直就是仙女。

    顾湘笑了笑,落落大方地走过去先道谢,这才问道:“我爹娘可好?祖父如何?家中诸事可还安泰?”

    周栋急忙把顾家上下的情况交代一遍。

    “张婆婆带着二娘妹子,四郎五郎两个兄弟,昨日回了村子。”

    一句话至此,周栋脸上略一迟疑,还是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只听说二娘妹子似乎病了。”

    他这话有点委婉,顾湘打开家信,信是父亲的口吻,却为祖父所书,除了问她情况外,着墨最多的便是吐槽她二堂姐,直言她简直得了疯病,终日胡言乱语,非说顾湘已死,还说三月后寿灵闹兵乱,顾庄几成焦土,遍地尸骸,疫情频发云云。

    顾湘读了信,却觉这位二堂姐的病有点意思:“祖母探亲多日才归,我理应回家拜见,还请周大哥小侯片刻,我这便去告假。”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