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二十八章 返乡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顾湘转身去找老杜告了假。

    火头营这边却是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周栋这个陌生小子,在大家伙心里就不算个人),虽说军营驻地离顾庄不远,可因着前几年在灾荒,不少流民落草为寇,就藏匿在群山峻岭中,年轻姑娘家四处乱走,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老杜亲自去找来辆马车,又让阿冯带人从库房里搬出两袋子粮食,半扇羊肉。

    “咱们收购这些都便宜,回头顾厨你给账上四十文就是。”

    老杜笑得慈眉善目,“对了,让阿冯,老狗他们护送小娘子一程。”

    说完,他便转头叮咛阿冯等人:“好生照顾你们顾厨,暂不要回来了,等顾厨探亲结束,再好好地把人再给我接回来。路上千万小心,万不可出差错。”

    阿冯和老狗齐声应下。

    顾湘笑了笑,把自己的银匣子也搬到车厢里头,银匣子里有三个小银锭,每个一两,剩下的五两她另外塞箱子底,到不是她多看重这几两银,只一来她想做小吃生意必要用银钱,二来,别看在军营八两银子不多,放在顾家却是一笔巨款,露白容易生事。

    不过用得着的东西到能多带些,她又去库房翻了两床新棉被和四套棉衣裳,并几皮布,布料只有灰色,但比农家自己织的麻布质量要好些,价格也便宜。

    周栋眼看着顾湘往车上塞东西,面上镇定,心里却是暗暗咋舌。这年头,棉堪称稀世之珍,比丝麻贵得多,寻常百姓连见都见不着,也就是周栋好歹在县衙当差这才能认出这东西的稀罕。

    他忍不住又看了眼顾湘。

    村里人四处传说,说顾家三娘子孤身一个去勇毅军那等地处,还不知要遭受些什么折磨。

    好心人道一声可惜,幸灾乐祸的也不少见。

    他爹娘在家叹息之余,同样十分庆幸,私底下常说幸亏两家定亲之事仅仅是有点默契,尚未走礼。这若是真定了这门亲事,他们家纵然能悔婚,这颜面上也不好看。

    周栋在此之前对成亲的事并不大上心,在他看来娶哪个女人当媳妇都成,反正他爹娘也不会给他找一个不好的。

    但见到顾湘以后,爹娘再让他去见旁人,他却开始别扭起来。

    再寻的姑娘就是让媒人吹成一朵花,终归没有顾三娘长相好,气质好,且周栋自认讲义气,只因为顾三娘被‘请’去勇毅军做厨娘,本已经谈得差不多的亲事便要作罢,他心中不免有些不落忍。

    这回顾老实要到勇毅军送家信,他便自告奋勇,接替了顾老实的活过来,也是想再亲眼见一见顾三娘。

    可他心怀忐忑地走入勇毅军军营,被领着穿插到厨房见到顾湘时,他忽然发现,村民们,还有他,似乎都弄错了一件事。

    顾家小娘子在军营中地位明显不低。

    周栋略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看向顾湘。

    顾湘立在厨房门前的石阶上,轻言慢语地交代事,一群士兵围绕在她面前,恭恭敬敬肃立听命。

    “这几口缸里的腌菜要速吃,剩下的不要动,我回来处理。我熬的卤汁每天都要烧开一次,不能停火,杜头儿您帮我看着些。”

    老杜连声答应,一脸慈祥:“我亲自看着,这么好的卤汁,肯定不能熬坏了。”

    或许是刚拿到饷银心情好,也可能是食材新鲜,顾厨前日新做的卤汁比老卤味道还要好出几百倍去。

    以前老卤汁和高汤炖的素肉,就能馋掉大家伙的牙,如今换了新的,简直是扔进去点野菜,都能就着吃仨大个的炊饼。

    自从顾厨熬上这卤汁,老杜大晚上地就听着厨房外窸窸窣窣的声响,显然这卤汁味勾得那帮士兵蠢蠢欲动,时不时要溜过来看一眼。

    看在他们来回走动,好歹吓住了那几只老在周围徘徊想偷吃的野猫野狗的份上,他也就不说什么。

    顾湘交代完事,和周栋打了声招呼便上了马车,人尚未走,李生匆匆提着一只小箱过来。

    “小娘子,国公爷知您要回乡探亲,命小的奉上些许土仪,也算是一番心意。”

    顾湘愣了下,欲待推辞,但这些是上峰赏赐,又有这许多人在,冒然推了恐让国公爷面上不好看。

    她一犹豫,李生已把箱子塞上了车。

    老杜笑道:“行了,早点走,阿冯,驾车小心。”

    阿冯颔首,轻托了一把周栋的胳膊:“周小哥,就劳烦您陪我坐车辕凑合凑合?”

    周栋迷迷瞪瞪地上了车,走出老远心里还直扑腾——居然连国公爷都给顾家三娘送土仪?三娘在军中得是有多大的面子?

    他此时却有些不安。

    他爹娘到没因为婚事不成,便同顾家起龃龉,但多少是有些别扭,两家这几日处得略不自在,而且这些日子村里流言飞语不少,他也不清楚他娘有没有跟着瞎掺和。

    山道崎岖十八弯,山风吹得人脸颊生疼。

    顾老实和姜氏一个坐在院内劈柴,一个洗衣裳,两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不知周小子可有把信送到?三娘有没有让他捎回只言片语来。”

    姜氏叹气,“你说,这孩子在眼前时,到也没觉得怎么牵肠挂肚,可这一离眼儿,我这心里头真是,真是……哎!”

    正闲聊,就听外头几个小后生大声嚷嚷:“顾叔,三娘子回来了。”

    姜氏赶紧起身远眺,果然见村口近来一辆马车,村里的小子们一窝蜂地围拢过去跟着跑,顾氏夫妇也一惊。

    那可是辆马车,拉车的马通体枣红,身体矫健,乡下人就算不会相马也会相牲口,这一看就是好牲口。

    马车缓缓停在顾家大门前,阿冯跳下车,替顾湘拉开车门,老狗特有眼力地抬起胳膊,让顾湘搭着他的手臂下车。

    阳光洒落,他家闺女面红齿白,眉眼秀丽,纤纤素手,虽不施粉黛,却是娉婷婀娜,姿容清丽。

    姜氏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顾湘一笑:“阿爹,阿娘。”

    姜氏顿时回神,喜逐颜开,赶紧握住顾湘的手牵回屋里,摩挲半晌舍不得放开,又把顾老实赶出去让他烧水给孩子洗漱。

    “快把衣服换了松快松快。”

    顾湘洗漱完,换上家常的衣衫,喝了杯热水暖了暖胃,这才准备去隔壁拜见祖父,祖母。

    此时阿冯已经帮着把车上的行囊都卸下来,林林总总地堆了小半个院子,闹得外头好些人围观,一时是喧喧嚷嚷,议论纷纷。

    顾老实和姜氏一出门,同样被这一车的粮食和被褥布匹吓了一跳。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