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三十二章 我写的!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顾湘把朝食替祖父,祖母摆放好,抬头多盯着顾润看了几眼,直看得她坐立难安,轻笑一声,转头回家,去小书房转了一圈出来,便跟没事人一般一家人坐在一处吃饭。

    顾海还在长身体,顾湘给他换了一只大碗。

    “谢谢阿姐。”

    顾海笑眯眯地道谢,这孩子个头不高,长得也赶不上顾湘俊,但浓眉大眼,高鼻梁,也是挑着顾老实和姜氏五官里出挑的地方长,颇秀气好看。

    看着可爱的少年高高兴兴地拿小脑袋在自己手臂上蹭啊蹭,顾湘忍不住又投喂了他一大颗鱼丸。

    顾老实眼见儿女和睦,心里也高兴:“三娘好不容易回家,也是辛苦了,今儿就让你娘在家陪你,我自己去河道上便是……”

    话说到一半,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喧闹声,好像有不少人往他们家门口走,顾老实略有些惊讶,和姜氏对视一眼,便起身张望。

    抬头一看,却见隔壁的王氏带着好些人浩浩汤汤地走过来,一直走到顾老实家门口才停下。

    姜氏打眼一看,就看见村里的刘媒婆,心头不由打鼓:“王氏带刘媒婆来作甚?”

    顾湘恍然:来得好快!

    她知道自己以前速来慢半拍,脑子有时候转得不快,但这只是在象牙塔里读书,宅久了不大接触人的后遗症,并不是她脑子不好。

    今早看过顾润,她就知道肯定要出点事,只没想到对方一丝一毫都不乐意等,大早上的就找上门。

    顾老实和姜氏齐齐皱眉起身:“王嫂子这是?”

    王氏一脸矜持,轻笑了声:“我这不是见刘媒人有空,便叫了她过来,商量商量咱们两家孩子的婚事。”

    顾老实、姜氏:“……”

    王氏摆摆手:“两个孩子年纪都不小了,我们家俊哥儿明年还要赶考,读书更重要些,我看就一切从简吧。”

    “下个月十五是个好日子,想必你们也给三娘备好了嫁妆,十五就让他们两个成亲,就这么说定了……”

    顾老实登时抄起扫帚一扫帚扫出去:“你这张嘴再喷粪,老子亲自给你打扫打扫。”

    姜氏也气道:“我们家早和你说得清楚,世上男人死绝了,我们三娘也不嫁你们李家,你若是脑子坏了,自己去求医问药,再不然去请个神婆来给你收收魂,再敢上我们家门,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

    王氏被扫帚扫了下发髻,头发散落,气得脸色涨红,怒道:“姜氏,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儿子愿意娶你闺女,那是他心善,就你那不要脸的闺女一门心思就知道想男人,你仔细瞧瞧,她不嫁我们家子俊,还能嫁谁?”

    姜氏气得脑袋嗡嗡直叫,还不等她扑上去撕王氏的嘴,就听后头传来声怒吼!

    “是谁?谁在说我们家三娘子的小话?”

    老狗和阿冯本来都在柴房里劈柴,隐约听到外面的吵嚷声,心下大惊,手里还拎着斧头,三步并作两步直冲到门前。

    阿冯身为厨子,虽年纪小,却有一副好身板,老狗更不用说,人高马大,面露凶相,两个人死死瞪着王氏。

    顾五郎更是勃然大怒,猛冲过去朝着王氏小腿上就是一脚。

    王氏哎哟一声,待要怒骂,抬头正对上老狗阴恻恻的眼神,登时没了底气,赶紧往旁边躲了躲,躲到听见动静便循声而至的顾老大顾强身后,一咬牙,从袖子里摸出张纸,塞给顾强,色厉内荏地道:“阿强,你是顾家的长子,你来给看看,这是不是顾三娘写的。”

    顾强满脸迷惑,接过纸看了眼,就不由蹙眉,正犹豫,一直立在他身边的顾润就惊呼一声:“啊,竟真是三娘的字!”

    顾老实和姜氏对视一眼,面上不禁露出些许不安。

    老狗和阿冯蹙眉,死死盯着王氏和顾润,目光闪烁不定,顾湘冷笑一声,冲他们两个摆了摆手,两个人这才犹豫一下,齐齐走到顾湘身边站好。

    顾润瞥了一眼,脸色发白,却是深吸了口气,轻声道:“三娘你怎能做出这等丑事?你这是全不顾咱们顾氏女儿的声誉了。”

    她这话一出,后面大房的小张氏,顾强两口子齐齐骇然色变。

    顾湘闻言蹙眉冷笑:“可别急着给我扣帽子,不顾合族女孩的声誉?这么大的罪过我可万万背不起。我到底做了什么,让王氏一大早找上门捣乱不提,连堂姐你连‘丑事’两字都说出口?”

    顾润面上一急:“你一个未出阁的闺女,写这些淫词艳语,还,还不是丑事?”

    顾老实和姜氏又气又急又担忧,四肢都隐隐有些发抖,顾湘却是嗤一声笑起来,众人瞬间朝她看去,只见顾湘笑颜如花,神色淡定得很。

    顾湘挑了挑秀眉,看着顾润摇头:“看来二娘你读书比我多,居然还知道‘淫词艳语’?我可是连听都没听过。”

    顾润脸上一白,气道:“‘什么自与君别后,始觉清辉寒’‘离愁不言苦,断肠浣纱江’……你敢说这不是你写的?””

    王氏也啧啧了声:“顾三娘,你可别说不是,这字和去年观音宴上你签名时的字一模一样,总不能是旁人冤枉你。”

    顾湘莞尔,很随意地出门,从顾强手里接过那张纸。

    顾润心下一急,本能地去抢,顾湘轻笑,由着她夺走,并没使力,反而是顾润抢得太急,立足不稳,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顾湘摇摇头:“二姐,你到是够急切的,别急,我这笔字不敢说多么好,但也不至于见不得人。”

    顾润登时愣住。

    王氏也一怔,随即心下大喜:“你承认?”

    顾老实和姜氏却是头晕目眩,眼前发黑,两口子飞快地在脑海中思索,要把女儿先暂送到何处去‘避难’。

    顾湘一笑,安抚地拍了拍母亲的手臂,笑道:“就是我写的,这有什么不能承认?我不只写了这两句,还抄了不少其它的,比如,芙蓉帐暖度春宵’,还有‘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亦或者‘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按照王氏,唔,还有二姐你们的看法,是不是说这些都属于什么‘淫词艳语’?”

    顾润脸上爆红:“你还要不要脸?这等话也说得?”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