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三十五章 忒美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李子俊连忙整理了下衣冠,大跨步地向外走。

    若是县尊驾临,作为村中屈指可数的读书人,肯定需要他前往作陪,刘公旁的都好,但他老人家不大通诗书,若想陪好县尊,终归还要靠自己。

    李子俊一路出了家门,立时便见到……顾家门前停着辆褐色的,很宽广的马车,顾家略显斑驳陈旧的院门外周围围拢了不少人,不远处刘公同几个本地大户匆匆而至。

    他脚步顿了顿,面上不禁露出一丝茫然。

    县尊怎么好似去了顾家?

    他脑海中想起县衙让顾湘去勇毅军当厨子的事,但这念头一闪变过,他依然不曾把县令和顾湘联系在一起。

    厨子这等上不得台面的人,怎会同那样的大人物扯上干系?县尊恐怕连顾湘是谁都记不得。

    大约是为了修河堤的那些事。顾家在做这等粗活上,很有些门道。

    李子俊脚下迟疑了下,举步便继续向前,刚走了几步,就听门口站着的衙役一声轻叱:“站住,做什么的?”

    明晃晃的刀已经半出鞘,森森寒意扑面而至,李子俊吓出一身冷汗,满脸堆笑冲前面呼道:“刘公,学生李子俊,听闻县尊到了咱顾庄,特来拜会……”

    刘传富眨了眨眼:“县学的学生?”

    李子俊脸上一红,虽然他觉得自己的才学足够入县学的,奈何别人没有眼光,不肯推荐。

    不等李子俊再出声,别人已是顾不上他。院子里传来脚步声和王知县的笑声:“三娘子可别同那位客气,就三娘子这手艺,这腌菜别说八十文一坛,两百文一坛也值得很。”

    几个衙役和老狗一块搬着三只漆黑的陶罐出来,王知县快走几步,帮着打开车门,回首冲脸上略带三分无奈的顾湘一笑,叮嘱老狗和阿冯他们往下面搬东西。

    除了各色点心酒水,就是色彩鲜艳绚丽的布匹绸缎。

    顾湘从院内走出,看也不曾看李子俊一眼,只抬手按了按眉心:“您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东西。”

    “都是逢年过节别人送的。颜色这么鲜亮,也就是你们年轻女子喜欢,我夫人没在,放着也无用。”

    车上的东西清干净,王知县亲自看顾从顾家搬出的三只陶罐,一边转头冲顾湘笑道:“说好了的,八十文一坛啊,剩下的六坛都留给我。”

    “姓王的,你想得也忒美,都给你,你也不怕吃了烂心!”

    周县尉本是优哉游哉地骑着马过来,刚一拐弯就听见王知县的说话声,登时策马疾驰,直冲到顾家门口,“三娘子,可不能都给老王,给我先留一半。”

    冲王知县瞪了瞪眼,转头看顾湘和随后追出来的顾老实,周县尉僵硬的脸上努力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贤兄有礼了,冒昧来访,还望见谅。实是贱内最近胃口不大好,独好三娘子做的这一口腌菜。”

    王知县:“呵!”

    他们两个赴任可都没带着家眷。

    顾老实:“……”

    他生下来至今,见过最大的官是里正,此刻实有些惶恐。

    顾湘也被这二位给吓了一跳:“我在火头营里留了几大坛……算了,反正我过几日就回火头营,您二位若是喜欢腌菜,到时我多腌几坛便是。”

    她不在厨房,老杜他们不一定舍得把腌菜拿出去给大家吃。

    王知县莞尔:“我可不像老周,只顾着贪嘴,我这回来是专门来见顾贤兄的,贤兄啊,是这样,我家中有一小侄,去年刚中了秀才,如今二十五岁……”

    顾湘:“咳咳。”

    王知县犹豫了下收声,讪笑道:“是,我侄子年岁大了点,但真是个好孩子,之所以现在才中秀才,全因着前几年家里长辈接连过世,这才耽误了些时候,论才学,我作保,绝无问题。”

    顾老实:“……”

    周县尉刚把自己带来的土仪从马上缷下,看了看王知县,也道:“秀才想金榜题名还不知要几年,要我说,反不如寻一户家境殷实,婆母宽和慈爱,能容三娘子自由自在的人家更好。我有一个外甥……”

    外面围观的一众村民齐齐傻了眼。还有顾庄这位大地主,刘传富,举目看向顾老实那张憨厚脸,心里叹了声果然是老话说得好,憨人才有福。

    李子俊浑身僵直,心头一片茫然无措。

    顾湘伸手扶额:“……我刚试做了一些方便面,如果没问题,说不定能当军粮用,不知二位可能给小女些意见?”

    两个人立时就忘了自家的侄子和外甥。

    顾湘笑了笑,看了眼陪着刘传富刘老一起过来的族老,忙客气道:“刘爷爷,二叔公,三叔公,快请进。”

    她昨日做饭时,顺便拉了一堆细面条,今天一大早起身蒸煮过后烘干油炸做出来的一个个的小面饼,除了样子不太规整,有大有小,有的面条颜色发灰外,和现代的也没什么不同,论味道,还要更好些。

    拿筷子夹了几块面饼,扔到刚烧开的水锅里,顾湘又摸出几颗鸡蛋磕进去,再舀入一勺酱料,刹那间浓香满溢,五郎忍不住扒着厨房的窗户直吞口水。

    顾湘莞尔,煮方面面再快不过了,干脆一人盛了一碗,连她的份都有。

    面条劲道十足,喝口汤更是油脂香味扑鼻,顾湘觉得就是当年方便面对她来说属于奢侈品时,她也没吃到过这么好的味道。

    王知县和周县尉肩并肩蹲在厨房门口,呼噜呼噜地把面条往嘴里塞,汗流浃背都不舍得抬头。

    刘传富和顾家族人自不肯放弃和县令,县尉亲近的机会,个个一本正经地撩起衣袍,就地一蹲。

    不过面条一入口,一行人就有点忘了本来的目的,只顾着埋头苦吃。

    顾老实端着碗看看不远处树荫里的石桌石凳,默默地蹲了下来……现在去桌子上吃饭,似乎会显得很不合群。

    一堆人正吃得香,外头又有人敲门,顾湘按住阿爹,自己起身去开门。

    李生提着一只木箱,规规矩矩地立在外面:“今日京里的庄子送了些土仪过来,国公爷用不了,便给军中将士分了分。这份是三娘子的,小的正好路过,特意给您捎来。”

    顾湘:“……”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