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三十七章 凄色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这日,烈日当空,周栋刚从衙门回来,还没进院子就听他娘一边切猪草,一边嘀嘀咕咕。

    “亏啊,亏了!我这双眼怎么就这么瞎。”

    周栋脚步一顿,面上露出一抹苦笑。从那日他护送顾家三娘子回村,他娘看到人家那一车东西就开始得了眼红病,每日去顾家门口来来回回地溜达。

    可他娘要脸面,三娘子去勇毅军那会儿,他娘生怕顾家非缠上自己,忙不迭地就给媒人透口风,各种暗示,表明自己如今不想同顾家结亲的意思,现在看顾家好了,她再心动也没脸面找上门去。

    等到王知县和周县尉再来登门,他娘简直和丢了个大宝藏一样心疼,每天见到他就唉声叹气,闹得周栋现在都有点怕进家门,生怕哪日他娘决定就不要脸了,再逼着他继续去同三娘说亲。

    周栋摇头叹息。

    他没和那位三娘子说过几句话,却也看得出来,以三娘子的脾性,恐怕不可能吃回头草。

    如今可不只是他娘忽然懂识宝了,其他村民们看三娘子,也像看一个金光灿灿的大宝贝。

    在顾庄寻常百姓的心目中,能坐在家里就赚好些钱的顾湘,地位绝对比家里那些个只知道种田的男人们还要高得多。

    一夕间,村里人人都羡慕顾家养了个好姑娘。

    顾老实和姜氏每天出去干活,一路上光应付那些含笑问好的村民们都能把自己说得口干舌燥。

    虽然如此这般是有点辛苦,但这两口子那是相当甘之如饴,每天的心情都相当不错。

    顾湘看着如此高兴的父母,到感觉自己做的方便面,还有那几坛腌菜很是没白做。

    天气日日寒凉。

    李生抱肩靠在帐子外的老树下,顶着从帐子中时不时冒出的两道阴恻恻的目光,仿佛毫无知觉。

    “我记得你抱回来两坛黄瓜条?另外一坛在哪儿?”

    帐子内传来幽怨的声音。

    李生视线上移,看着树上几片孤零零的树叶,就好似这些叶子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赵瑛:“……”

    真是世道变了,现在居然还有光明正大地坑上官东西的底下人,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

    “你有没有问,顾厨什么时候回军营。”

    李生道:“不知道。”

    虽然三娘子说过几日即归,但确实没定是哪一日回,万一家中有事,多耽误几日似也正常。

    至于三娘子所言药酒之事,东西还没见到,自不必多说。

    赵瑛沉默半晌:“《开封探案手札》……顾厨有没有讲新的内容,你有没有抄回来?”

    李生:“不知道。”

    赵瑛:“……我是不是哪儿不小心得罪了尊驾?”

    李生:“呵呵。”

    赵瑛:“……”

    他昨晚派李生去监视勇毅军里那几个新冒出头的不稳定份子,然后……他就把这事忘了。

    “不过是小事而已,怎么这般小心眼。”

    赵瑛咕哝了句。

    当初监工河堤这事,他几乎等于立下了军令状,为此日日辛劳,每天要处理无数事务,有些许疏忽岂非正常?

    李生隐隐听到赵瑛咕哝,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嘴角。

    谁让人家是国公爷?

    哪怕他因为替国公爷跑腿,不知道新增了陷阱,不小心误触,以至被倒吊上了树,底下人去询问国公爷,要不要把他放下来,却只得了国公爷一句——‘不认识,不知道,滚!’,他也不能抱怨,要老老实实地吊着等天明。

    下次国公爷再让他大晚上加班去探查这个,探查那个,看他还听不听!

    赵瑛:“我昨晚接到小狄的信,说朝廷拟派钦差来视察,来的还是那头倔驴,我这不就有点烦,喝了两杯酒,一不小心睡过去,睡得就有点迷糊,才说错了话。”

    说话至此,赵瑛的神色渐渐变得有些凝重。

    小狄的书信里没太多要紧内容,但京中传来的消息却是有些不妙,李贼意图与辽结盟之势态越发明显,朝廷边疆不稳,内患也严重,各地闹灾,贼乱四起。

    近日又有官员上折子,说起增收河道钱,房屋钱等,其实朝廷没同意,好些地方还私底下征收了许多杂税,要是朝廷放开条口子,再想控制可就越发难。

    征收杂税不过饮鸩止渴,全然无用。

    他在这片河道上已然耗费了很长时间和精力,若不能按计划完工,他便只好移交给旁人负责。

    赵瑛目光落在桌案上的河道地图上面,目光幽暗,为了这段河堤,云州……熬死在了任上,他若让这事半途而废,死后如何有颜面去见朋友?

    李生惊见向来‘冷酷’的国公爷面上露出一点凄色,心下叹气,小声道:“另外一坛黄瓜条我搁在地窖里了。”

    赵瑛面上顿时恢复成平静冷淡严肃:“把昨晚你探听到的信息汇总好,写一份折子给我,今日便要。”

    李生:“……是。”

    “去暗中打探一下,看看顾厨何时回营。”

    “是。”

    “若是顾厨又说了新的探案故事,速速抄录,送来与我。”

    “……是。”

    李生咬牙。

    赵瑛勾了勾唇角,道:“身为我身边的人,卷入自己人设的陷阱,你好意思生气?”

    李生:“……”

    勇毅军里许多人都在隐隐盼归,顾湘在顾庄待得却是安安稳稳,丝毫不见着急。

    军营里能赚的美食点的确多,但也累,身体累,精神上同样疲惫。

    做人要懂劳逸结合,这线条绷得太紧了容易断,她也要学会偷懒才好。

    而且勇毅军那群小子,动不动就抠她的美食点,不肯好好奉献,她觉得应该让这些人多吃几日军营里正常的火头营的伙食,等她回去之后,这些人才懂什么叫珍惜。

    事实上她才待了不到三天而已,当初和老杜请假时,说的是回家探亲,待个三五日即归,三五日是个虚数。

    顾湘现在有富余的美食点,除了备用不动的1000点,手里又存了600余点,生存危机已经基本解除,多在家闲几日,可谓毫无压力。

    且家中父母,祖父母和小弟,近日很给她面子,尤其是小弟,每次投喂他鱼丸,都能看到美食点蹭蹭地向上蹿。

    再说,现在隔壁的那个讨人厌的东西,也在村里待不住了,灰溜溜地同他娘一块儿搬出了村子,据说目前在县城西郊的窝棚区暂时安身。

    她在家里住得真是挺顺心顺意。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