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三十九章 古里古怪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小苗苗使劲扒着程浩的手腕,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大半碗,眼睛闪闪发亮。

    “阿爹,好甜啊,好香,特别好喝。”

    程浩愣了下,心中瞬间涌起巨大的喜悦。

    他妻子生小儿子时难产过世了,程浩自此没再娶妻,只守着一儿一女过活,这个小儿子是他又当爹又当娘一手带大,孩子有一丁点的变化他都是头一个发现。

    自病了,小儿子说话时总有点上不来气的样子,已经很久没有像这会儿这样活泼过。

    “好喝就多喝,阿爹再去给你买。”

    程浩偷偷抹去眼角的泪光,看着儿子抱着他手里的竹筒贪婪地把梨膏水都喝了下去。

    下午还要上工,程浩把高兴得眼睛亮晶晶的小儿子交给女儿照顾,自己翻出这几日刚攒下的银钱都揣怀里,轻轻拍了拍。

    他就这么两个孩子,现在所付出的每一滴汗水都是为了他们,只要儿子喜欢,三文还是五文钱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当天下午,程浩就顶着周围那些或者郁闷,或者如看败家子一般的目光,又跑到顾湘的梨膏水摊子前头买了两大碗的梨膏水回去。

    花了六个大子,程浩还真有点肉疼,不过一回头,就见小苗苗捧着竹筒,凑到姐姐身边喂了她一口,姐弟两个几乎一般无二的脸上浮现出想同款的可爱笑容,程浩登时就高兴起来。

    赚了钱本就是为了花嘛。

    夜里的风有些冷,程浩就睡在小儿子的床脚处,一来要随时给他盖被子,二来也习惯了小儿子每晚都咳得厉害,每天夜里要起来无数次喂水,拍背,哄睡觉。

    程浩盘算着一入秋要开始忙农活,今年的劳役也算结束,他是不是该再去找个别的来钱的差事做一做。

    他家里这些年不大顺遂,两个孩子三番两次地闹病,地卖了好些,如今就剩下一亩两分。虽然侍候庄稼上,他算得上老把式,但这点地出产的粮食交了税钱,这一家子嚼用都有些不很够……

    身体太过疲累,虽脑子里总不安静,程浩还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程浩耳边好像听见咯咯的笑声,有什么东西在脖子上蹭来蹭去,他猛地睁开眼,恍惚地转头四顾,被阳光照得眼睛几乎睁不开。

    天竟然大亮了!

    程浩心里一惊,伸手去摸儿子,一把就摸到了儿子毛茸茸的小脑袋,低头看见睡眼惺忪的儿子趴在他脖子边,小屁股露了大半,不知做了什么美梦,嘴里还发出咯咯的笑声。

    恍惚了下,程浩一下子坐直身体——昨晚他儿子咳嗽了吗?

    好像只咳了一次?

    “苗苗的病,这是见好了!?”

    程浩心里激动,手心里都攥出一手心的汗,儿子病了这么长时间,喝药也无用,他都担心孩子落下病根。

    第一时间,程浩就想到了顾湘的梨膏水。

    主要是他家的生活极规律,除了昨日添上的梨膏水,他再没给儿子喝什么旁的东西,当然,也有可能是喝下去的汤药终于起了点作用,但任何一点希望也不能放弃。

    他从床上爬起来,叮咛桃子守着弟弟,揣上钱就直奔河堤。

    顾湘早早就出了摊。

    村民们如今干的都是卖力气的活,必须吃得扎实,偏上工又在,在家吃饭并不方便,顾湘每天早晨准备些实惠的朝食,食客们那是相当捧场。

    今天顾湘煮了一锅粟米粥,配上芝麻烤饼,芝麻烤饼里刷上酱料,夹上两根黄瓜条,拿村里常见的荷叶包上。

    买一个饼,喝上一碗粥,胃里就热烘烘一片,简直不要太熨帖。

    程浩来时,小食摊前面已经排了好长的队,他等不及,还在老后面就高声呼喊:“三娘子,梨膏水给我留两碗,我儿的咳嗽病已经闹了好久,始终不好,昨天喝了你两碗梨膏水,终于好了!”

    顾湘笑道:“大清早的可不卖梨膏,您儿子咳嗽么?那该吃梨膏,光喝水效用不佳的,等下我给你拿一罐。”

    程浩心里一扑腾,急声道:“三娘子,你的意思是梨,那梨膏能治咳疾?”

    “自然能。”

    顾湘莞尔,“我是按药方子做的,效果应该不坏。咳嗽若是不严重,单拿梨熬水喝也有些效果……”

    程浩当即愣住。

    顾老实正好在附近做活,听顾湘这般说差点一脚踩泥坑里,周围的力工,村民们呆了半晌哗然一片。

    “三娘子,你这是哪得来的秘方么?”

    “程浩,听你的意思,这梨膏很是管用?”

    程浩激动得热泪盈眶:“管用,特别管用。”他抬头看顾湘,简直像在看一尊菩萨。

    村民们面上却是有点古里古怪。

    最前面买饭的食客叹道:“三娘子你可真大方,如此有效用的秘方,竟也肯告诉旁人知道。”

    顾湘:“……”

    她在脑子里把原身的记忆挤了挤,这才恍然,她这是把喝梨水治咳嗽当成了常识。

    事实上,或许有些贵族,大夫知道些类似的食疗方子,却绝不会说给旁人,普通百姓可没有渠道去知道这些东西。

    顾湘隐约记得,似乎在她的世界,也是直到清朝梨膏治咳嗽的事,才从宫里传入民间。

    如今梨膏还是宫里专用的药品,民间很少有人知道。

    顾湘心下叹气,看来在村民眼里她又犯了一回蠢,不过她到也不至于真去在意这点小事。

    既已充了次大方,她干脆就大方到底,把罐子里剩下的梨膏都挖出来给程浩,不过还是叮咛道:“这食疗药方对咳嗽是有效,但只是治咳嗽,令公子病了,一定要正经去看大夫。”

    程浩闻言简直感动得热泪盈眶。

    当天,他就把梨膏拿回去给小儿子吃上,结果晚上他儿子睡得十分香甜,一觉到天明,是一声都没咳嗽。

    消息不胫而走,顾湘的梨膏都快被传成了神药,一时到成了紧俏货,每天过来排队买的人是络绎不绝。

    顾湘小赚了一笔,心下觉得颇有趣。

    不过没两日,县里就有药铺推出了盗版的梨膏,顾老实和姜氏夫妇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姜氏还很发愁:“明明是三娘子的方子,如今到让别人用去赚钱,哎,这让那几个得了红眼病的知道,尤其是李子俊和王氏,还不知怎么嘲讽咱们。”

    事实上,李子俊和王氏还真挺关注顾家的情况,知道梨膏的前因后果后,懊丧过还真幸灾乐祸起来。

    顾湘要是知道他们的想法,一准会奇怪,无论别人怎么仿,他们顾家都靠梨膏赚了钱,也赚了名声,再怎样都不吃亏,这娘俩都穷困潦倒到快要饭了,怎么好意思笑?

    对仿品这么快出现,顾湘却丝毫不意外。

    但那药铺想赚钱恐怕不大容易。

    顾湘轻笑:“只希望这些药铺的老板们别太失望。”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