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四十一章 万幸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自县里的药铺开始推出‘梨膏’这种药,程浩就多少有点儿躲着顾老实一家了。

    他实在是羞愧,人家三娘子好好的秘方,就是为了治他儿子的咳嗽才露了出去,招来这些豺狼虎豹,这可得吃多少亏?他几辈子都偿还不起。

    此时一听顾家要做梨膏的生意,他是一门心思要将功折罪,顾家的生意还没做起来,他就先发动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简直要把顾家的梨膏给吹成了仙药。

    这日,河道上轮休,顾家一家子都放了假。

    姜氏去村里找相熟的姐妹说话,顺便还想给顾湘淘换些鸡蛋,鹅蛋之类补补身体。

    最近她总感觉闺女好像瘦了好些。

    顾老实到家先把顾五郎送去族长家,最近族长家的九郎郎在家,他是族里现在才学最好的秀才,为人也是个热心肠,但凡他回来,便喜欢把族中有天分的少年郎们都叫过去,教大家些考秀才的诸般常识。

    老族长颇有一点野心,一门心思想让顾氏宗族更上一层楼,也巴望巴望名门风采,因此十分鼓励族人送子弟去读书。

    五郎在他家一待,通常就要待到九郎回县里,怎么也要三五日工夫。

    顾老实一时闲下来,便被顾湘叫去厨房学熬梨膏。

    熬梨膏不难,但要正经当一门生意去做,这里头的各种学问就多了去,可不光是知道药方就成,从梨的选择,药材的成色,其中种种都该了解。

    顾老实做事一向认真,简直连一颗梨要加多少水,都要有个确定的数,顾湘笑盈盈地坐在厨房窗外,一边指导顾老实,一边按照他的要求给他编‘教材’。

    她就准备了两种甜度的梨膏,甜度高的十文一罐,可以冲水喝,也能直接吃。

    另一种不加糖,卖九文钱,但其实这种顾湘更费心思,她‘调味’的能力可谓用到了极致,换成别人想调出这么完美的味道,那实在需要漫长的时间,试验,还有运气。

    顾老实一边做活,一边听顾湘读她写的东西,听着听着脸上就露出几分满意来。

    “还是我闺女写的好,写的东西一读我就懂,上回你小叔从先生那儿知道了点什么农学的学问,特意写下来送给我,希望我也长点知识,可他写的那些玩意,我看了半天就认出来十几个字,这也不管用。”

    “偏你叔还说什么这是先生所授,不可轻易示人,我也不能找个读书人给我解释去。”

    顾湘一边笑一边叹气。

    老农懂耕种,偏偏不识字,识字的书生若是懂了农学知识,编纂成书,能读得通,读得懂的人,怕是很难真正去田间地头劳作,徒呼奈何。

    “三娘你再给我说说,我好好记一记,这几日你娘催得紧,每天睡觉都念叨什么有多少本钱,要收多少梨之类的话,我动作慢了,她一准儿又要骂我。”

    顾湘笑应了。

    她昨天还见阿娘上手捶了她阿爹好几下,想必以姜氏的暴脾气,不只是骂几句就能完的。

    看到那场景,她心里竟有点舒服,到不是她更偏向阿娘,实在是自来到这个时代,顾湘有意无意地便会感觉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束缚。

    她去勇毅军前,听阿娘与阿爹商量,待她回来要送她去舅舅家避避风头,正经历时还无知无觉,夜半三更,思绪翻腾,顾湘恍然惊觉,原来……这真的是一个女人就不该抛头露面的时代。

    若她是个男人,去勇毅军做一阵厨子,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她是女子,一切就大为不同。

    男女之间地位是如此悬殊,顾湘越想,越觉得当初入乡随俗的那点念头有些吓人。

    真这般与一个不熟悉的男人成亲,从此学着这个时代的女子一般相夫教子,从此依附着别人,在家庭中毫无地位……

    顾湘惆怅地咬着笔头继续琢磨梨膏的配方,忽然就见她爹三步并作两步从厨房出去,不多时就亦步亦趋地跟着姜氏进来,先拿了坐垫给姜氏铺上,又去端新煮好的梨膏水,再端来一盘红豆糕。

    “怎么又穿这双绣鞋,这鞋底子薄了,穿着硌脚。”

    顾老实赶紧进屋拿了双新鞋,蹲地上给姜氏换好。

    “你是不是又老站着和别人说话?看看这腿上僵的,可不能老立着不动,伤万一了腿脚,将来年纪大了,要吃苦头的。”

    顾老实熟练地把姜氏两条腿都抬到自己腿上放好,轻轻揉捏起来。

    顾湘:“……”

    唔,这个时代其实也还好。

    女子至少不像在明,清那般,真正活成家庭里一个单薄的符号。她穿的是如此时代,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姜氏换了一条腿塞给顾老实,让他继续捏,眉头紧蹙,不停地转头去看顾湘,欲言又止。

    顾湘干脆把笔墨放下,抬头笑道:“阿娘,什么事?”

    “三娘啊,咱这梨膏的效用,是不是真的挺好?”

    姜氏回头看了看顾老实,“你爹笨手笨脚的,他能熬得好么?要不三娘……咱还是别做了吧。”

    顾湘颇为意外:“阿娘不是已经和春生嫂子,张婶子,刘婶子她们都讲好了,还约定了明日出第一批梨膏。”

    顾老实也愕然:“媳妇,我昨日也去同栓子和大柱子说过这事,栓子家准备单独给咱烧一批瓷罐,就按三娘子说的那般,请县尊给提个名号,写几个字刻上去。这事可不能说不做就不做的。”

    姜氏脸上登时露出几分愁苦:“……也是。那梨膏的效果真的特别好?你是不知道,今儿我去你刘婶那儿,听她说咱们梨膏出来了要买五十罐,得分给她姑爷家,她娘家,她公公家,五十罐也不一定够分。”

    “她姑爷在大李村磨豆腐,听说大李村都传遍了,说咱们家的梨膏能治百病,反正有个头疼脑热的,喝梨膏就管事。”

    姜氏打了个哆嗦,“我听了都觉得吓得慌。不光是大李村,周围好些村子都在传这些话。”

    顾湘:“……”

    她这下子也有点心虚。

    “我准备卖的是甜食,是饮品,它就不是药。这一点绝对是要说明白。”

    顾湘对经自己手制的梨膏还算有信心,可再有信心,它也是梨膏,不是仙丹,能清热利湿,凉血解毒,也能化痰止咳,别的真不成。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