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四十三章 嘴巴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自这梨膏的东风一吹,县城里几家药铺照例找来些试了试。

    此事他们也是做惯了的。

    这一试就发现,这方子挺不错,很成熟,效果好,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这年头可不讲究专利,方子但凡破解了便是自己的。

    可不曾想,方子是破解了出来,可味道却和原版大相径庭。

    当然,他们是做药的,对药效还挺有信心,但他们有信心不管用,人家病人们不认,人家就认顾庄的东西。

    几个药铺老板心中不免有些恼怒,暗地里嘀咕几句,哪里来的村姑,好好的东西都给贱卖了,对得起这么好的方子么?

    他们也就是气不平,心中有气,话不大好听,叨咕几句而已。

    这几家药铺在寿灵经营也有几十年,做生意不敢说绝对的公平公正,童叟无欺,但在本乡本土,到底还有些信誉名声,只为了一个小小的治嗓子的药,他们真没必要动歪心思。

    不过就是心中气恼,嘴里说几句气话。

    那天晚上,回春药铺的掌柜郑易,晚上回家,去他小妾屋子里想松快松快。

    到了他这把年纪,老妻年纪大了,不耐烦伺候他,就主动给他买了房小妾侍奉,也省得自己烦心。

    平日里郑义进小妾的屋,也不是为了做那档子事,他是大夫,很爱惜身体,颇懂得惜福养生,他看重的也是小妾有一手不错的推拿本事,有事没事地让她给推一推,身心都轻松。

    这日,郑义照例趴在床上一边念叨生意不好做之类的闲话,一边等着小妾给他踩背。

    嘴里哼哼唧唧的一句话没说完,郑义就感觉背上一重,整个身体都陷入被子里,完全动弹不得。

    他心里冒出个念头,是不是他一个没注意,他家那如花似玉的小妾变成了个两百斤的大胖子。

    杂念一闪,郑义就憋得喘不上气,这才听上头有人冷笑:“掌嘴。”

    郑义一怔,他小妾巍颤颤过来,闭着眼拿着鞋帮子啪地一声抽了他一嘴巴。

    “呜!”

    小妾哭得稀里哗啦,手下却不敢停。

    郑义被小妾哭得头疼:“……好汉……”

    话音未落,眼前出现了一铜色斑驳的腰牌,上面刻有‘安国公府’的字样,郑义一时也不辨真假,但肩膀和后背都疼得直冒虚汗,似乎脖子都要断掉,此时这不是真的,那也必须是真的。

    他知道安国公如今正在寿灵。

    自从安国公赵瑛到他们县,县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就都得了警告,谁都知道那就是位活阎王,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郑义激灵一下打了个冷颤:“官爷,小的哪有得罪的地方……”

    头上又是一声冷笑:“今天你骂了几声娘?”

    郑义愕然:“啊?”

    “骂了几声,挨几巴掌,自己打。”

    郑义打了个哆嗦,二话没说,奋力抬起胳膊啪啪啪一口气抽了自己二十多个嘴巴。

    他也不知他今天骂了几句,只能多打,打得手是又麻又疼,终于感觉身体一松,但他可不敢起身,也不敢抬头,听那位好汉冷声道:“念在你只是逞口舌之快,没敢真动歪心的份上,小惩大诫,若有下次,定斩不饶。”

    郑义连连点头,诅咒发誓,以后一定勤修闭口禅,再也不多话。

    第二日,郑义就发现和他一处喝酒骂那顾庄村姑的几个药铺掌柜,同样遭了一番罪,这才确认了自己究竟是得罪了哪尊‘大佛’。

    “该死,冤枉啊!”

    郑义的确也骂了人,说了难听的话,可他就骂了几句而已,连十句都不到,这二十几下嘴巴,挨的真冤枉。

    一晚上没捞着睡的李生,回到军营小心观察周围的陷阱,避开危险赶紧回去痛痛快快地洗了个冷水澡。

    也不知这些药铺掌柜们都什么毛病,一个个把屋子熏的一股子怪味,难闻。

    想他李生习武二十年,在江湖上也曾闯下偌大的名号,如今却沦落到要帮那个小心眼做威逼恐吓人的差事……

    算了,只当是为了三娘子。

    李生一边走回营帐,眼角的余光向后一瞥,眉头微蹙,脚下却并不停顿,他进了营帐,不远处就走出个人。

    其中一人为校尉李良。

    李良在李生的帐子前走过,心中隐隐有些感叹,两个人都姓李,五百年前说不得还是一家,偏偏却是两种境遇。

    他出身微寒,哪怕天纵奇才,聪明绝顶,却是屡屡碰壁,好不容易入了禁军,却又因着得罪了上官,就被下放到勇毅军这等地处。

    这个李生却是生来就有别人可望不可即的一切,幼年得拜名师,出师就做国公亲随,他的将来可以想见,绝不会只做这亲随,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可凭什么?凭什么他们一出生就有一切,自己却什么都没有!

    李良面上露出和煦的微笑,同路过的兵士颔首,脑子里却有些漂浮不定的念头。

    貌似那个无意中总坏他事的小厨子,很得李生看重?

    李良轻笑。

    是啊,那样的美人,谁又会不喜欢?

    最近营内风声紧,他不好有大动作,可心里憋闷,总要找点乐子乐呵乐呵。

    ……

    这日,晌午刚过,姜氏就收到从县城送来的诸般重礼,不少药铺掌柜的亲自登门赔礼道歉,到闹得姜氏满头雾水,回来就忍不住和丈夫,闺女感叹:“看来我冤枉那些药铺了,看来研制咱们的梨膏,确实是某些大夫动了私心,到没必要一杆子打翻整条船,大夫们的私德还是挺好,为人很君子。”

    顾湘心下也意外。

    只是她事情也不少,想不明白就搁下,望了望天色,虽然时间还早,但已经要开始做晚饭了。

    顾湘洗了洗手,举步进了厨房。

    顾家的厨房现在让姜氏彻底征用,生意开张前就好好规划了一番,各种承装水果的箩筐和陶罐都整整齐齐地贴着墙堆在东边,东边向外延出去一片,上头搭起棚子,底下多垒了几口灶台,灶台变多,但厨房的空间反而显得更大了些。

    姜氏又专门给顾湘分了一处独属于她的地盘,打造专门的橱柜,花费了不少心思。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