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五十章 一言难尽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刚把酒放好,王知县就听帐子外面,他那伴当高声道:“李校尉他们来了。”

    王知县心里一咯噔,赶紧道:“就说我不……呃,小应,你傻站着干什么,赶紧请两位将军进来。”

    一撩帐子门帘,两个来支钱粮的校尉木着脸立在帐子门前,一人拿着一个账本。王知县瞬间僵住。

    外头狂风怒吼,吹打的树叶纷纷扬扬落下,看着账本上流水一般列出来的那些所缺钱粮数目,王知县嘴唇抖了抖,愁得头发又白了十几根。

    河道上的差事多得仿佛永远都没完。

    昨日刚去阎王那儿开过会。说了几句怎么迎接钦差的事,强调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在钦差来之前,各地的工程都要收尾,而且要漂漂亮亮的收尾。

    要说安国公是阎王,杀星入命,那这位钦差,刘晃,刘子明就是万年成了精的榆木疙瘩。

    王知县当年考中了进士,到三司修造案任职,有幸在刘子明的手底当过差,结果一个月内因为没看出安国公府邸修缮时多用了二十三块砖瓦,就让刘子明发了三个月的月俸。

    二十三块砖瓦才值多少钱?他说自己赔上都不成!

    和别的官不同,王知县穷啊,他家一家老小就靠他的俸禄过活,那回的俸禄一被罚没,王知县只好四处去同僚处打饥荒,从此听见刘子明的名字腿就发软,赶紧谋了外派,远离京城这是非之地。

    如今安国公和刘公竟要同聚在他的头顶之上,王知县打了个哆嗦,只觉天地变色,地动山摇。

    所以在钱粮方面,那真是半点差错也不能有。

    他已经加班加点干活,可这千头万绪的,真是永远忙不完。

    “李校尉,萧校尉,钱粮的事你们不要着急,答应你们的肯定给。来,先吃点东西,我再给你们详细解释,放心,国公爷有令,至少在我们勇毅军,你们想象中那些‘飘没’之类,不会发生。”

    王知县先把这俩校尉让到桌边,又亲自交代老杜给整了几道菜。

    李校尉却是坐都不做,拍桌子瞪眼:“哪还有心思吃饭,马上,立刻,现在王哥你就把我们该得的东西给我,我时间很紧,真没工夫跟你吃饭。”

    “我给弟兄们保证过,晚上干活干得好,工钱加一成,老子一个吐沫一个钉,那说话就要算话,要是说话跟放屁似的,那还有人听?你们一开始答应给调拨钱粮,现在又给不齐,你们不给,让我怎么办?割肉喂弟兄们?”

    “你们这些当上官的,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让哥几个半年之内完成任务,你们说的到是轻松,要不你们上,你们去指挥一下,看看半年的工期到底够用不够用?”

    “王哥,咱也是老交情了,你可不能坑了兄弟。”

    王知县脸上堆笑,瞟见桌案上顾湘送来的酒,干脆伸手拎过来给这二位倒上:“那肯定不能,只是现在军中上下开销都很大,总得分个轻重缓急……来,喝。”

    “你别那么多的废话,老子……”

    李校尉鼻子抽动了下,口舌生津,“老子……就喝上一杯,你赶紧把钱粮给备齐了。”

    一杯酒从舌尖滑入喉咙,李校尉目光微微凝滞,只觉满口生香。

    咕嘟!

    他忍不住又倒了一杯。

    萧校尉却已经不声不响地喝到了第三杯。

    王知县瞟了一眼,松了口气,赶紧把门外自家伴当叫入,低声道:“去把我帐子东边数第三口木箱搬过来。”

    说着,他满脸堆笑:“你们两个先吃着,我处理一下公务。”

    李校尉略一犹豫,面上却已不那么急切,只道:“那,我的事你也快点,兄弟真正等着米下锅,钱粮我要是带不回去,差事最后完不成……哎。”

    忧愁上心上脑,又忍不住一杯酒喝下去,酒一入喉,那诸般烦恼就春风化雨般散去。

    ……

    本是晴朗的天上忽然动了一大片云。

    张道长立在勇毅军的营帐外,举目盯着树枝上两只喜鹊。

    周县尉手里捧着刚到手,还没有捂热乎的酒坛,恭恭敬敬地走到张道长身边。

    这位张道长张正铎,正是龙虎山上清观的无妄先生,他的师兄就是先帝时,那位赫赫有名的真静先生张正随。

    在当今道门,张道长可谓德高望重,便是当今陛下也将其视为座上宾。

    周家曾欠了张道长一个大人情,当年周县尉的同胞姐姐惊马坠地晕厥,眼看要不好,全赖张道长当时在场,以一丸上清观的神药回春丹将姐姐救活,周家当即备了重金以做谢礼,但张道长神龙见首不见尾,救了人就飘然远去,自此再不见踪影。

    没想到今天张道长居然主动找上门来。

    周县尉心中虽是诧异,不明白为何张道长会要买顾厨送的酒,但他肯定不能拒绝。

    他振了振衣袖,微微躬身:“道长……”

    话未说完,手里的酒坛子就不翼而飞,周县尉心下一惊,抬头便见张道长两只手捧着酒坛子双眼放光,嘴里还念念有词,也不知在说什么。

    半晌,张道长才从怀里掏出块腰牌,塞给周县尉:“让你爹拿着我的腰牌去上清观拿钱,你这是三斤酒,算一千金吧。老道最近手头紧,就占你点便宜。当欠你个人情,以后必帮你们周家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

    周县尉:“……”

    等张道长拽着自家道童都走得没了踪影,周县尉才迟迟疑疑地回过神:“一……千金?”

    周家豪富,人口多,家里生活算是奢侈的,可一年下来三五千两银子也尽够花销。

    一千金?普通人家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么多金子。

    再抬头想寻张道长,早看不见人影,周县尉心里有点犯迷糊,摇摇头,举步去寻王知县,打算同他一起去河堤上看一看。

    周县尉脑子里存着事,不知不觉就进了王知县的帐子,目光落在狼藉的杯盘,趴卧桌上的人,还有倒在地上,空空如也的酒坛上。

    脚步一顿,周县尉脸上的肌肉抽搐:“一千金啊!”

    王知县忙手忙脚地收拾账册:“什么?等我一下,刚把这俩灌趴下。”

    周县尉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他感觉,自己最好还是别告诉这家伙为妙。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