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五十三章 回营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顾湘从马车上一跃而下,反身从车厢里提出自己带的两罐酥鱼,轻轻揭开封盖,叹了口气。

    酥鱼的咸香味极浓厚,上面有一层透明的,橙色的鱼冻,色泽颇亮,颜值非常高。

    让人一闻一看便不禁馋虫涌动,口水狂流。

    顾湘却是冷笑道:“土匪?这是我给勇毅军的弟兄带的吃食,别的到无妨,就是我亲手做的吃食,绝不肯让于别人,既我的兄弟们吃不到,那还是砸了的好。”

    说着,她抬手就要把罐子往地上掷。

    几个‘土匪’登时色变,急得连声音都走了调:“不要,我的鱼啊。”

    其中两个合身扑过来抢救,顾湘板起脸,顺手把两坛酥鱼砸在他们身上,两个人跌坐一团,终于抱住了罐子。

    其他人齐齐松了口气。

    老狗默默抬起手捂住额头,黝黑的脸上都显出一丝红。

    顾湘没好气地把他从车上轰下去,自己坐在车辕上,牵起缰绳,虽不觉得这些人真存了坏心,可该有的准备总该有。

    “说说,你们想做什么?”

    这七个土匪几乎都忍不住去瞥老狗。

    老狗:“……”

    玛蛋,瞅老子做啥,老子好看啊?

    回过头看着手拿马鞭,眉眼柔和的顾厨,老狗心里一虚,扑通一声跪下,眼睛发红,哭道:“顾厨,你现在不能回营!”

    老狗就这一句话,便闭口不言。

    顾湘心下一叹,记起不久前的泻药事件。

    泻药并不致命,可量一大,至少是三五天虚弱无力,可见勇毅军中并非风平浪静。

    顾湘轻轻一拉缰绳,转头便走。

    老狗赶紧追:“顾厨,现在军中上下皆知,钦差快到了,来的是那个铁面判官刘晃刘子明,一路上他捆了上百人递送西北,咱们勇毅军绝无幸免之理。”

    此时也没法子顾左右而言他,老狗面露悲色。

    “修堤进行的并不顺利,许是大家太急切,也不知怎么的,三天两头的出乱子,就顾厨在家的这几日,河堤塌了足三回。”

    “期限内完工的可能很小,钦差速度又比预想的还快。若不是家在此,家里弟妹年幼,老母病弱,老子都,都…都想做逃兵了。”

    “勇毅军这次真是凶多吉少,我们是逃不过这是非地,顾厨本是局外人,何必留在这等危险地处。”

    顾湘盯着老狗的眼,冷笑:“危险?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外聘的厨子,钦差要再多的脑袋,也要不到我这厨子的头上,危险既不是来自钦差,那该从何处来?除非……”

    除非勇毅军当真如顾润所说,要反。

    老狗心下大惊,赶紧扑上前急赤白脸地阻止顾湘继续。

    他四下一扫,见连自己带来的几个弟兄都离得远,这才松了口气。

    “祖宗唉,仔细隔墙有耳。”

    顾湘心中一沉。

    老狗赶紧爬上车坐顾湘下手,低声道:“也没那般严重,不过死中求活。闹腾一下子还有希望,总不能干坐着等死。”

    老狗忍不住咕哝,“当官的都吃香喝辣,咱这些苦哈哈遇到些天灾人祸,一家子就完蛋。”

    顾湘苦笑:“我明白了……若要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老狗一愣,略品了品,心道,还真就是这个味。

    这两年他和李大哥说话,李大哥偶尔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也同这个差不多。

    那帮小子私底下还说,他们顾厨长了一张仙女脸,可其实有些憨。

    真该让他们过来听听顾厨的话,哪里憨,分明极聪慧敏锐,便是大多男子也不能及。

    顾湘把缰绳往老狗手里一塞:“你赶车,速回营。”

    老狗嘴唇微动,面露惊讶。他这话都说出口,只以为顾厨会二话不说,回村带上父母亲人出去避难。

    顾湘叹了口气:“杀人放火受招安,呵!”

    在招安之前死的那些,便不是人?放火毁去的一切,便不是太平?

    即便真等到招安,地上已倒了多少枯骨?

    顾湘第一反应就是一走了之。

    甚至,若她一开始便知勇毅军竟是如此深坑,她绝不会靠近半步。

    但此时此刻,她一瞬间在脑海中升起逃走的念想,心中就忽然空落落的难受起来。

    即便不为那些会帮她挑水,替她打扇,听故事听到兴头上会哭会笑的孩子,她似乎还是想好好地留下这千辛万苦培养出来的美食点供应商们。

    顾湘心下轻叹,她能感觉得到,老狗,还有老杜,阿冯,还有勇毅军中很多人都是真心待她。

    老狗一边赶车,一边瞥顾湘,隐约流露出几分犹豫。

    顾湘拿过张毯子挡风,叹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

    “啥玩意?”

    老狗满头雾水。

    顾湘没好气地道:“就是说,你脑子里想的东西成不了!”

    她一追问,老狗就什么都秃噜了。固然是因着这货对她毫无防备心,可也同样是蠢,哪里都蠢。

    “我教孩子们读书时,你也跟着认认字,读上几本书,比你现在想跟着掺和的那些东西强得多。”

    马车赶回军营时,天色有些晚了。

    夕阳将坠。

    火头营里依旧灯火通明,灶台刚刚点上火,顾湘进门,就看见老杜坐在椅子上凝望自己的掌纹,一脸沉静。

    几个厨子守在灶台前炖着菜,一大堆菜帮萝卜堆了一锅,锅铲三下两下拍下去,锅里的菜就碎了七七八八。

    风一吹,正大力挥舞锅铲的厨子小宋转头避风,一抬眼就看到立在帐子前的顾湘,啪嗒一声就扔了铲子,赶紧又捡起来,七手八脚地开始往外捞菜,一边捞一边讪笑。

    顾湘摇头,“今儿的米不错,是新的,适合熬粥,正好我带来了几坛子刚做好的香酥鱼,可以下饭。”

    老杜闻声站起身,面上也带出些不好意思,周围偷懒的厨子们哄一声散开,各自回到自己的灶头。

    “你们几个把黄豆帮我捡一锅,老杜你亲亲自看着挑,要上等的。”顾湘也挽起袖子洗了手,

    火头营瞬间像是新加了油的小火苗,热浪滚滚而起。

    老杜心情有些怪,总本能地觉得,眼下回营,对顾厨不好,但到底还是高兴:“也不能怪这帮小子懈怠,最近军中开了小厨房,军官们大鱼大肉地吃,咱们这清汤寡水,做得再好也没人稀罕。”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