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五十四章 闲聊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顾湘不由一愣。

    自从安国公驾临,小厨房不早就关了?

    老杜摇摇头:“这里头的事乱得很,我可以跟你说一说,但你可千万离得远些,咱们就是厨子,尤其是顾厨你,不过是让王知县临时拉过来打份工,掺和进来岂不是自找麻烦?”

    安国公,王知县同周县尉,带着人去迎钦差刘晃去,如今军中一应事务,都归都虞侯曹儒节制。

    论身份,曹儒自然比不上赵瑛,但他也不是一般人,他的表妹便是当今最得宠的宠妃张美人。

    别看她现在只是个美人,但这里头别有缘由,人家可是正经的宠冠六宫,颇有后宫粉黛无颜色的意思。张美人八岁入宫做宫女,十六岁与陛下相逢,自此之后当今陛下的眼中就再无其他姝色。

    人们都说他们这位陛下哪里都好,就是在女色上栽了跟头。

    话传到张美人耳朵里去,她是颇不以为然,这男人们啊,惯爱把罪责往女人身上扣。

    曹儒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纨绔,但因着幼年同张美人关系好,枕边风的威力那是御史台都挡不住,曹儒年纪轻轻官路亨通,在开封的声势,甚至直追赵瑛。

    早些年还有人偷偷喊他小安国公,只是赵瑛全当不认识这人,曹儒听见了就要生气,这几年随着曹公子的官位渐高,到是少有人敢再这般戏谑了。

    前阵子曹儒在京惹了祸,听闻差点闹出人命,御史台一群御史每天都疯了似的上折子弹劾,陛下心疼自己的美人,不想美人跟着忧心,就顺手把曹儒塞给了安国公赵瑛,让他离开京城历练一段时日。

    既能蹭些功劳,也能磨砺一二,好好改改脾气。

    赵瑛捏着鼻子接了这么个小祸头子,简直头疼的要命。

    皇帝说得好听,他的小表弟就是年纪还小,比较淘气,其实是个好孩子,在街上和御史家的公子起冲突,那就是小孩子玩闹,不算什么,让他在外头避避风头,省得在京城被人欺负。

    这年头,言官们厉害的很,他平日里做点招猫逗狗的事没什么,真大庭广众之下差点背上人命官司,官家肯定顶不住。

    也正因着这种种缘故,曹儒跟赵瑛出京后,大约才变乖了一点。到了勇毅军,虽做了都虞侯,老老实实地做了个摆设。

    可京城贵公子,哪里吃得了京中的苦头?

    “国公爷在时还好,那位一走,咱们这位都虞侯就原形毕露,不光要吃好的穿好的,还要喝酒赌钱。军中重开了小厨房,专门给他做饭。所有食材都是特供的。”

    老杜连连摇头道。

    小厨房既开了,肯定就不是只有曹儒一个人享用,好些个将军们都改吃小厨房,整日山珍海味无数。

    说是小厨房里的食材都是将军们自备的,可说归说,究竟有没有动军中的粮食,反正小兵们不知道。

    其实以前也是如此,军官们可不只开小灶,他们与普通大头兵过得是完全不同的日子,士兵们心里肯定有抱怨,却都觉得这才正常。

    只现在因着工期将至,修河堤偏又处处不顺利,军中人人自危,风声鹤唳,便是一点小事都能让人烦躁,现在每天闻着小厨房的香气,自己吃的宛如猪食,气自然就来了。

    反正这几日官兵对立的情绪是越来越严重,上头的人或许感觉不到,可底层士兵们都有种风雨欲来的预感。

    短短时间,军中已经陆续发生了十多起口角纷争,甚至动了手。

    其中有三次都是在饭堂闹起来的。

    士兵们每次吃饭都气不打一处来,对大厨房的饭菜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大厨房的一干厨子们,辛辛苦苦做了饭都讨不了好,还让人骂,时不时要遭遇一场全武行,这积极性登时也就没了。

    老杜详详细细地把最近发生的事对顾湘说了说,又千叮咛万嘱咐:“我看营中风向不对,顾厨你最近就留在我们火头营,哪里也不要去。”

    顾湘轻笑,点头。

    火头营都是伙夫,在军中不大受重视,也就少去许多麻烦。

    顾湘笑道:“不用管别人如何,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成。”

    老杜应了声,高高兴兴地去捡黄豆。

    顾湘心无杂念,自己动手淘洗了稻米,把粥熬上。

    自从在商城里买了全粥方略,顾湘熬粥也熬了十多次,初动手时还不觉得,到现在心中已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加多少水,用多大的火,熬多长时间,什么时候下腌制好的蛋肉,什么时候加蔬菜……这里头大有学问。

    原来的确是越简单,调料越少的吃食,对厨艺的要求就越高。

    顾湘慢悠悠地熬上粥,阿冯已经帮着杀好了十五只大公鸡,不让老杜动手,顾湘自己剁。

    老杜在一边看得咋舌,那么重的刀落在顾湘这样的小女子手中,竟是如此轻盈,连骨头一起斩断,霎时间整只鸡就变成小块,乍一看每一块的大小都差不多。

    现在军中物资越发有限,荤腥不是每天都有,就是有,也只一星半点,可万万不能浪费。

    顾湘拿刀背依次不轻不重地拍了几下,并不加盐,只糊了些淀粉轻轻按摩,一边把表层溢出的杂质和血水冲去。

    按说炖鸡都要焯水,顾湘的做法和正常的不同,也算是调味技能配备的特殊按摩手法,不过水也能去干净杂质,还能最大限度的保留鲜味。

    随着按摩冲洗,一盆鸡肉肉眼可见地颜色鲜亮起来,罪过冷水锅里伴着黄酒一滚,肉质就清透漂亮得发光,仿佛能直接塞到嘴里吃。

    锅已经加了油烧起来,挖了一勺糖拿大铲子一扫,鸡肉刷一下入了那口巨大的锅,在油里轻轻弹跳,一铲子搅下去,所有的鸡肉竟是同一时间,均匀地染上了颜色,香味随着热浪瞬间爆出。

    老杜和一群厨子鼻头耸动,纷纷侧目,虽不好真过去‘偷师’,却是忍不住探头探脑。

    顾湘舀一铲酱入锅,浓白的高汤灌注,严丝合缝地盖上锅盖,所有香气都被锁在了锅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