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五十七章 食色性也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不只是一个李追,就是那些在小厨房开小灶的将军们,都被飘散的香气勾得心里直痒痒,好些人忍不住乖乖跑到河道上来蹭吃蹭喝。

    灶台上的事,是天底下最单纯的事之一,你烧的饭菜好不好吃,合不合众人的胃口,一常便知,根本骗不了人。

    食色性也,食为第一,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别的可无,不能不食,说是众口难调,可勇毅军里的士兵们同在此地这般久,口味早就趋于一致了。

    却说此时李良坐在帐内,手里捧卷,一时却并不去细读。

    他在读书上本没天分,只他如今已经明白,若是不识字,不读书,将来便是有大机缘在眼前恐也抓不住,这些年来他认了不少字,四处寻了许多书读,在外表现出来的也并非一介粗鄙武人的形象。

    “火候已经熬得差不离,今天就要乱一乱。”

    李良在脑海中把自己多日来的盘算细细过了一遍。

    此时危机临近,绝望的情绪滋生,上有曹儒那蠢货把火点得更大,下有一群笨蛋自以为讲义气,他盘算的事,事成的机会到有五六成了。

    有五六成便可一搏!

    再者,便是最后事不成,与他又有什么关系?他是忠心耿耿的军中校尉,事发前就努力安抚军心,从来是有功无过的。

    李良唇边勾起一丝冰冷的笑意,略一沉吟,撩帘子把门外的铁杆亲信叫近来:“今日聚会,各营的人都会到,你让人把张力的那个女人,暗中送去曹儒的营帐里去。时候差不多了,便让晓霞出面……一定要隐秘。”

    亲信应了声,转身匆匆去办。

    李良后背轻轻地放松下来,靠在座椅上,面上露出一分笑,今天他要在各营领头的近百士兵面前,把曹儒推出来祭刀。

    “曹儒一死……”

    曹儒一死,所有人都没了退路。

    张力张校尉就是他最好,最锋利的一把刀,他在军中有势力,有威望,脾气耿直强硬,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本就是最好用的那类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良好整以暇地静候。

    终于营帐内陆续来了人……足足有六个士兵。

    李良:“……”

    其中两个还是他的亲信。

    张力最后到的,进了帐子如往常一般,很随意地坐到一边,只喝茶不吭声,丝毫没觉得今天的人数哪里不对。

    李良嘴角抽了抽,给身边的亲信使了个眼色。

    无妨,他不急,人总归会来的。

    河堤上,勇毅军一众士兵是众志成城。

    每个人只怕别人比自己做得更多,那是丝毫不惜力气,就连几个年过四旬的老兵,还有那几个尚未成丁的娃娃们都满脸干劲。

    月色照着人们胳膊上黝黑的肌肉,晃着斑驳的河面。

    正好路边官道上有两个游学的学子经过,于漫漫长夜中,惊见如此景象,心中大受震动,当夜连作了数篇动人的诗篇,还挥毫泼墨画了一幅画。

    后来这学子家里遇见难事,就是这幅画作被某位大儒看重收藏,才让他渡过了难关,此事流传开来,传出了无数个版本,后来到成了一段佳话。

    此时顾湘自不知道这些,她看此情此景也觉得很美,唯一不美的就是蹲在她身边流口水的这个年轻人。

    年轻人身上着紫色锦袍,面红齿白,色|眯眯地盯着顾湘:“好香!”

    老狗站在旁边,拳头都硬了,却只压低声音道:“他是都虞侯曹儒,是个色中饿鬼,不是好东西!”

    盯着洞察之眼下,这年轻人身上自动自发冒出来的标签——近视,散光!

    另外还有个‘处|男’的小标签。

    顾湘:“……”

    曹儒脸颊上绯红一片,显然喝了点酒,酒气到不重,人看着迷迷糊糊的,脑袋凑过来使劲往顾湘身边挤:“好香啊!”

    顾湘一把把人揪住,拽着他远离那口半人高的大锅,锅里熬的粥已经熬了两个多时辰,米油浓稠,里面的干贝,肥鸡已和粥融为一体,香气扑鼻,若让这货掉下去,这锅粥可就彻底毁了。

    把人推走,顾湘捞出一小盆活蹦乱跳的青虾,掐头去尾剥壳除虾线,下锅煸炒出虾油,顺手往锅中一扔,大铲子轻轻缓缓地搅拌三圈,拌好了精盐葱花香菜撒进去,熄火。

    粥熬得米都开了花,鸡肉的香滑和干贝的鲜融合一处,口味越发醇厚,虾一颗颗的又大又饱满,点缀在白粥上,晶莹剔透,只观其色……老狗只觉得哈喇子流了一地。

    老狗还只是觉得,曹儒却是真哈喇子流满地,气得老狗和几个兵士脸色涨红,恨不能扑过去一顿爆捶。

    顾湘莞尔,一本正经地道:“干活的人才能分粥,这是规矩。”

    老狗:“呵呵。”

    三娘子还想让曹儒这厮干活不成?

    不多时,代表轮休的梆子声响起,河堤上下,士兵们开始换班。

    眨眼间,灶台前头已然排出老长的队伍,盛好粥的人都顾不上回临时搭起的食堂,捧着碗或蹲或站,个个把脑袋埋在碗里,都是一模一样的动作。

    曹儒托着下巴,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些士兵们。

    两个厨子拿着铁勺一勺舀下去,粘稠的米粒拉出浓稠的丝线,热气蒸腾,香味一丝丝地往鼻子里钻,只是看,也能想象得出它落入口中该是何等的香糯。

    原来士兵们都吃这些?

    曹儒心里一哽,那为什么给他吃的饭不是这样的?

    哦,对了,要干活才能吃。

    曹儒举目看了看这些士兵们都干什么活,这一看,眨眨眼,挽起袖子就冲过去:“我来抬!”

    认出他的士兵:“……”

    老狗默然半晌,呢喃:“这小子真去干活?”

    曹儒这一看就是卖了力气,脸上都青筋毕露的,可他怎么可能干得了这些个粗活?

    旁边的士兵健步如飞,他却是笨手笨脚地就会添乱,好不容易熬到再次换班的梆子声,曹儒犹犹豫豫地看着顾湘,嘴巴蠕动了下。

    老狗总觉得这货不怀好意,偏他们顾厨却是看谁都是好人。

    顾湘拿了只碗和勺子,舀了一大碗粥递过去:“吃吧,小心烫。”

    曹儒迫不及待地‘啊呜’一口,享受得眯起眼:“唔。”

    米熬得恰到好处,米香浓郁又软糯,干贝和虾油的鲜香,同米天然的清香既融合又层次分明,配上肉香滋味更浓厚,如此一口粥,比他在皇宫里吃到的御膳不知美出多少倍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