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五十八章 挑剔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曹儒一口气吃了四碗粥。

    吃得顾湘都不敢再给。

    其实最后一碗,顾湘是瞧他眼神忒可怜,捏着鼻子给他舀上的,到他想吃第五碗,那就说破天也没有。

    哪怕是粥,如此浓稠,一口气吃太多也要撑坏肚子的。

    曹儒醉眼朦胧,哼哼唧唧地还不乐意,只是也不怎么闹腾,就是拿不甘愿的眼神猛瞪顾湘,眼睛鼻子都红通通的。

    老狗愣了半晌:“……是我眼花了,这不是曹……曹将军吧?”

    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以前偶然见到过这位都虞侯,那是跋扈又嚣张,眼睛都长到脑门上去,根本就不搭理人。

    现在这个盯着顾厨,简直像盯着肉骨头的小狗崽子一样的男人,当真是曹儒?

    顾湘叫老狗帮忙,翻了些草席盖在柴火上,先把人推到上头让他睡。

    “行了,安顿好曹将军你就赶紧回去歇着,其他该休息的士兵们也都快回营房去。”

    河堤上一干兵士们有点不乐意,他们感觉力气还没用完,还能继续干活,一时磨磨蹭蹭地不肯走,却被来换班的同袍们连推带搡,轰下了河堤。

    “放心,放心,赶紧回去歇着,剩下的饭……活,我们干。”

    “身体重要,千万别累到。”

    老狗虽有些不放心,可心里惦记他李大哥的事,李大哥再三交代,今天的互助会务必要参与,别管多晚都要去一趟。

    想到自己近来一直跟在顾厨身边,还走了一趟顾庄,已经很久没正经去参加互助会的活动,他就有些心虚,也有些愧疚。

    一念及此,老狗的脚步便加快了些。

    不只是他,几十个刚从河堤上下来的士兵也都一路疾行,彼此打了声招呼,谈了几句李大哥,又忍不住说起今天大家喝到的粥。

    “以前家中富贵时,我吃过不知多少珍馐,可如今想来,竟都不如今夜这一碗粥米。”

    左右兵士听他一说,忍不住咂摸了下嘴巴,恋恋不舍地回头眺望。

    说话间,李校尉的帐子就到了。

    帐内灯火通明,隐隐能看到李校尉的倒影,一向冷静自若的李大哥,竟好似有些急躁起来,老狗越发心虚,他有多少日子没来过互助会?而且,他好像……给顾厨透露了些,不该透露的消息。

    老狗脚下一迟疑,刚有点打退堂鼓,忽听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凄厉的哭声。

    他登时警惕,伸手握住腰刀。

    在场的几十个弟兄刷一下分散开来,各自找掩体,彼此掩护。

    他们这些人都称得上精兵,老狗算是没资历,只凭勇武和会来事更胜人一筹,其他人中却不乏从禁军出来的高手。

    之所以沦落到勇毅军来,不是运气不好就是得罪了人,哪怕在此磋磨许久,基本的战斗力还不算缺。

    老狗突入到李校尉的帐子附近,打了个手势,刚要冲入帐子,只见前头的竹林里钻出三个人。

    他登时一愣,这三人他都认得,其中二人是张大,张二,校尉张力的族兄弟,也是他的亲兵。

    另外一个……

    “好家伙,她怎么来了!?”

    这人是个女娇娥。

    “将军,将军,您快去救救兰娘!”

    三人一到帐前,女子猛地挣开张大,张二的扶持,踉跄着扑到帐门前,扑通一声跪下,嚎啕大哭,“将军!”

    张力心下一惊。

    李良撩开帐门,率众而出,朝陆续赶到的士兵们摆摆手,目光却落在那哭喊的女子身上:“你是阿卢?”

    “将军!”阿卢却顾不上答话,跪着趋前拽住张力的衣摆,哀哀痛哭,“将军,刚才兰娘被曹儒带人抓去了,您要救救她,若是,若是……她活不下去的,您要救救她!”

    张力心里一跳,青筋毕露。

    帐子里随李良出来的几个兵士登时义愤填膺:“我就知道姓曹的就是个祸害。”

    “军中谁不知兰娘是张将军的未婚妻,姓曹的这个王八蛋,该死的东西,竟一点脸面也不要,连兰娘都要欺负!”

    “走,咱们去救人!”

    李良蹙眉:“大家冷静点,曹儒身份不同……”

    “我呸,他出身显贵,就能强抢民女了?”

    一行人脸色涨红,簇拥着张力大跨步地就往外冲,正好同老狗他们撞在一处,“正好,抄家伙,反正都到了这份上,大不了和他们拼命!”

    “宰了曹儒,救回兰娘子!”

    “没错,宰了曹儒,救回兰娘子!”

    众人鼓噪声隐隐扩散,周围好些从河堤上回来,或正往河堤处赶的士兵都循声而至。

    营帐内,几个留守的将军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登时坐不住,忙传令下去,诸营戒备,他们也带人匆匆而出。

    “他奶奶的,又找事,我就说最近军纪涣散,这是要出事的征兆。”

    军营里最怕的便是聚众哗变,平时对此都有严格规定,夜里绝不容许离开营帐,也就是勇毅军现在承接了大型工程,所有士兵们没白天没黑夜地忙碌,这些实在是顾不上。

    将军们带着人刀枪出鞘,飞速赶过去,心中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每次军中哗变,那都是要杀人的。

    借着帐中灯火,李良看到张力的表情,心中隐秘一笑,他们这位悍勇冷酷的将军已动了杀心。

    杀心好啊!

    老狗双眼迷茫,稀里糊涂地就被弟兄们裹挟着调头朝曹儒的营帐冲去:“呃?”

    跟他同来的几十个士兵也是一样茫然。

    曹儒做了什么?

    “王哥?”

    耳边忽然传来顾湘的声音,老狗一个激灵,骤然惊醒:“等等!”

    他飞速向前奔了几步,伸开手臂拦住弟兄们,顾湘恰好也挎着只篮子从河道那边回来,举目四顾,微微一笑,在月华之下,五官灿然。

    老狗脱口而出:“屁话,阿卢小丫头肯定弄错了,曹儒那厮满心满眼都是咱顾厨,眼珠子都快黏到咱顾厨身上,哪里还看得上别人?”

    众人:“……”

    顾湘:“……”

    老狗理直气壮:“你们自己看,自己说,就曹儒那样的色胚,挑剔货色,他看见了顾厨,眼里还能有人别人?”

    众人:“还真他奶奶的有道理。”

    李良:“……”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