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六十章 冷静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老狗挠了挠头,转头沉声问那阿卢:“你当真看清楚了,是曹将军掳走了兰娘子?”

    阿卢抽噎一声,轻轻低头,发丝垂落:“他们,他们自己说的……说是曹将军的亲卫。”

    顾湘瞥了阿卢一眼,却不曾多言,老狗已经破口大骂:“他奶奶的,这肯定是把咱们弟兄当猴耍!”

    张力的脸上也是阴沉一片。

    他在军中也一向是以心思缜密著称,只是突闻未婚妻出事,情急之下才没有多想,此时冷静下来自然觉察到此事是处处不对。

    张力伸手握住兰娘的手,兰娘掌心里沁出一层冷汗,冰冰凉凉的,就如这冰凉的夜色。

    兰娘仿佛感觉到危险的临近,呼吸不由自主地变得艰涩起来。

    空气越发粘稠,众人耳边砰砰砰砰地作响,每个人胸腔里都堵了一团火,似是要有一丝火星,眼前这井然有序的一切都会毁灭。

    顾湘轻笑,忽然伸手把手里的篮子递给老狗。

    隔着篮子,浓郁的香气就一个劲往鼻孔中钻,一行人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叫唤,脑子里一片空白。

    老狗眼珠子都快黏在篮子盖上。

    顾湘笑盈盈打开篮子取出一只饼,老狗脸上露出些垂涎,赶紧伸手,就见他家顾厨把饼递送到了兰娘眼前。

    “兰娘子恐怕一下午都没吃什么,尝尝我做的肉饼如何,不太咸的。”

    橙黄的酥皮泛着油光,兰娘本来极紧张,也并不觉饿,此时看着饼上金灿灿的酥皮,却忽然感觉胃口开了。

    她不由伸手接过,饼的温度尚高,微微有些烫手,兰娘几乎是受不住诱惑般,朱唇轻启,一口咬下去,滋地一声,热气裹挟着一口肉瞬间在口中化开,竟化作汁水顺着喉咙涌入。

    兰娘一愣,表情微微有些迷离,嘴角露出一抹满足感,半晌一口咬住手指,这才回神。

    呜,没了!

    一众士兵看着她的表情,忽然就感觉特别特别饿。

    晚上他们喝的粥当然极好,极美,可粥也有一点坏处,饱得快,饿得他奶奶的也快。

    这一路从河堤上下来,刚在帐子前一紧张,一通惊吓,他们简直像是根本没吃晚饭似的。

    老狗尤其心酸。

    他提着篮子,闻着香味,自己眼巴巴看着人家享用,这等难受,估计也没几人能体会到他的感受。

    兰娘小心地舔了舔手指上的渣,抬头一看,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她那位向来冷酷到有些凶恶的未婚夫,居然也盯着她吞口水,其他士兵的眼神也怪可怜的。

    兰娘心里的情绪不自觉就松快了不少。

    顾湘抬头举目,朝周围婆娑的树影看了一眼,笑道:“你们白日里做得都是体力活,晚上只吃粥是不成,我在食堂准备了些馄饨,包子,肉饼,灶头也没熄,若是饿得慌,就去垫吧垫吧。”

    老狗他们简直感动得眼泪都要涌出。

    立在草稞子里的十几个小将,默默把爬到胳膊上的虫子捏死,烦躁的心情居然也和缓了些。

    有功夫和这帮蠢货们生气,倒不如去填饱肚子,最好能喝上几盅酒。

    一场风波,烟消云散。

    李良辞了老狗的好意,没同这些士兵们去食堂,反身回了帐子,帐子中依旧灯火通明,李良的心情却与片刻前已是截然不同。

    兰娘子今日也是累得紧了,张力见眼前事毕,忙就要先送她回家,刚一转身,就见不远处灯光下,一紫色锦袍的俊俏男子一步一踉跄,一步一晃地晃悠过来。

    张力脚步一顿,自然认得出此人便是曹儒。

    一众兵士忙整衣冠,起身准备见礼。

    别看刚才大家还在喊打喊杀,但此刻见了曹儒,依旧要肃立行礼,不敢稍有懈怠。

    兰娘子脸上一红,往未婚夫身后躲了一躲,却忍不住道:“这小郎君好生俊俏,瞧着到不似军中人。”

    张力:“……”

    众人低头的低头,轻咳的轻咳,心中也是有那么一点尴尬。

    顾湘失笑:“设局的这人必是个不懂女儿心的,他怕是觉得天下女子都贤良淑德,被个男人调|戏,便要寻死觅活,殊不知,那真得看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说到底,不光漂亮女子会遇到危险,这俊俏男子,也是不遑多让呢。”

    众人:“……”

    张力默默地站得更高些,把未婚妻护在身后,牢牢挡住,此时暴躁狂怒到是没了,心情却仿佛更增郁闷。

    才几句闲话,曹儒竟是摇头晃脑地凑过来,一个劲地往张力身后钻,兵士们皆吓了一跳。

    张力也色变。

    顾湘忙道:“兰娘子,把包肉饼的油纸扔出去。”

    兰娘子还没反应过来,张力已经反手把未婚妻手上的油纸取下,轻轻一掷,微风吹过,吹着油纸打着转翻飞,众人便见曹儒鼻子抽动,也追着那油纸一圈圈打转,没转几圈就把自己绕晕,扑通一声,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张力:“……”

    他刚才竟差点去杀了这么个吃货!

    若他真动手——丢了身家性命,害了父母亲人未婚妻不说,他这一世英名也要毁于一旦。

    张力这回是真恨毒了那幕后之人。

    他虽不知幕后的这位究竟是谁,但以他在军中的声望地位,没怀疑便罢了,既已起疑,想要将这人揪出,想来也并非没有可能。

    张力目光幽幽地思量此事,便听顾湘道:“哎,张将军道熟,不如便再走一趟,送曹将军回营?”

    众人:“……”

    兵士们面面相觑,默默去寻了个担架,帮着张力抬起曹儒送他回营去。

    走到半路,就听曹儒睡梦中忽然扯开嗓子喊道:“我的肉!敢抢我肉饼!”

    “呜,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张力:“……”

    与张力交好,帮他送人的几个兵士面面相觑,苦笑道:“不如……还是宰了吧?”

    张力回味了下刚才那块肉饼的滋味,当时那汤汁在香脆的面饼上弥散,被他一口咬下的瞬间,他那一刻的惊喜,竟与他订婚那日时的惊喜,也相差仿佛。

    他瞬间觉得,这仇的确结得有点大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