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六十四章 剧目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刘星眯着眼感觉到肉筋在舌尖弹跳,肉汁的咸香都恰到好处,入口即化,却并不寡淡。

    这回跟大哥出门,也不算白跑一趟。

    他满足地喟叹一声,就听见身边也有人长叹:“若每日得食此肉,老翁又何必功名求。”

    刘星转头一看,他旁边站着一连三赞叹的是个老者,一身旧白却干净的儒衫,头发犹黑,胡须已白,瞧着得有五十岁。

    顾湘闻声也抬头瞧了一眼,便低头与身边的小丫头说了两句话,那小丫头蹬蹬地跑到老者面前,笑盈盈地将手里的铜钱还给他。

    “爷爷,你身上有伤,肺里也有病,还吃着药,暂时不能食荤腥。”

    老人顿时如遭雷击:“啊?”

    小女孩伸手去拿竹筒,老人还没反应过来,一筒肉都让小丫头抢了去,偏那小丫头不过总角之年,他又不能与小女娃生气,只能可怜巴巴地瞅着。

    刘星一乐,就着老人家失望的表情,大口地啃了一口肉,颇幸灾乐祸:“嘿嘿!”

    慈幼院门前一派和乐。

    一连三日,慈幼院时时推陈出新,一天下来总有数样新鲜的美味吸引来往的行人。

    正好官船要补充给养,刘晃在本地也要见当地的父母官,视察本地河道情况。刘星闲下来就喜欢四处乱晃,对慈幼院的美食,更是日日要来刷一遍。

    这日一大早,顾湘刚起身不久,就听见慈幼院外面有轻声细语的说话声,她推开窗子,就见雷氏正坐在院内,手里拿着针线绣绷,一群小孩围绕在她身边。

    雷氏的动作又轻盈又漂亮,三两下便在布料上绣了一朵简单的小花。

    “你们来试试。”

    雷氏面上带着几许温柔,特别有耐心地教孩子们下针,“现在只用平针就好。”

    顾湘目光在雷氏的五官上划过,有一瞬间忽然感觉雷氏有点面熟。

    看得出她底子很好,但后天野蛮生长,身上已经残留了许多难以抹去的痕迹,皮肤粗糙,肤色也稍显黯淡,骨骼也因着过早的劳累出现了许多不大不小的问题。

    可即便这么多缺点,雷氏竟也是美的。

    她的眼型很漂亮,眉骨也生得美,唔,顾湘忽然恍悟,因为太少见,她到是记得颇清楚,安国公赵瑛的眉骨就是这个模样。

    因着自己奇怪的联想笑了笑,顾湘起身去倒了一杯煮好的姜茶,走过去很随意地搁在雷氏手边:“天气冷了,我煮了些茶给孩子们喝,夫人也喝一杯暖暖身子?”

    雷氏一怔,似不太会拒绝别人的好意,忙端起来喝了一口,姜茶一入腹,雷氏就不禁屏住呼吸,小小吐出口气。

    这茶水滚热,甘甜中有一点点辛辣,喝进去血管里都仿佛升起一丝暖意。

    很多年了,雷氏手脚冰凉,四肢总是麻的,今天喝了这一口茶,到是难得的舒坦。

    顾湘和雷氏说了几句话,也不多客套,便过去看了看锅,不疾不徐地摇着扇控火,时辰到了,又点了比较大的孩子打下手,让他们把卤肉卤菜等盛到竹筒里。

    曹氏见这么丁点的娃娃围着灶台转,心里直扑腾,这一紧张,身体那点虚软无力的毛病到是无药自愈。

    大锅里的卤汤咕嘟咕嘟地冒着香味。

    十二个时辰不停火,细火慢熬,随时添料,这卤汤将将能比得上正经的老卤了,卤出来的菜的滋味自也是咸香可口,而且价格比肉更便宜,就连街上帮闲的闲汉,小摊小贩都愿意买些配饭吃。

    香味一起,刘星就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和同样每天来碰运气的老人家一块儿立在慈幼院门口,一边眼巴巴地排队等吃一边闲聊。

    这几日两人有缘分,老是撞上,如今已算相熟,老人家知道刘星是京城来的‘客商’。

    刘星也知道老人叫王平南,在安城开了家私塾,如今因着年岁已高,是半退休状态,带学生带的少了。

    顾湘看一眼刘星,漫不经意地瞟了一眼门外。

    老狗就站在街角。

    穿了一身粗布短褐,与街面上的帮闲毫无区别。

    她在脑海中模拟了下剧本,默默做好准备,目光依次确定门外的食客,还有小孩子们都处于安全位,刚点完数,就听门外传来几声粗暴的喊叫。

    “让开,都让开!”

    排队的队形对视凌乱,顾湘愕然抬头,只见有个身上穿着不伦不类的绸衫的年轻男人,带着四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一路横冲直撞,直奔慈幼院门前。

    绸衫男子一近前,就盯着门口那几个卖吃食的孩子冷笑:“臭小子们,谁让你们在本爷爷的地盘做生意的?老子允许了吗?”

    一群孩子吓得脸色煞白。

    顾湘:“……”

    她抬头瞪了老狗一眼。

    老狗也是满脸茫然,使劲摇头。

    这么挫的剧目可不关他的事!

    他细心准备的,真的是顾厨设计的剧本,按照剧情,他是南岭隐世门派的巡山人,为追叛徒入的中原,他追的叛徒是个擅长易容改装的小白脸,因为种种误会,老狗错认刘星就是那个叛逆……

    老狗的脸也被顾湘稍稍加工了一下,他长得虽丑,但乍一看还真有些有异族血统的味道,再加上顾湘还提供了大力汤,三天内,他又被加上力大无穷的属性。

    一开始,他还因顾厨的奇思妙想各种无语,但经过几日准备,他再看顾厨,忽然觉得很上头。

    顾厨的剧本真的只是剧本?

    面对大力汤这样神奇的东西,老狗忍不住怀疑,或许真有隐世门派存在,顾厨即便不是这些神秘门派出身,也必与其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这般一想,他解读剧本解读得更用心,对这次的行动也是十二万分在意,可今天还没出场,居然就遇见抢戏的!!

    老狗不忿地瞪了这些抢戏的杂碎一眼,暗暗咬牙,看了顾湘一眼:要不要随机应变改下剧本?

    顾湘蹙眉,半晌轻轻点头。

    老狗顿时又来了精神,四下观察选了个好的出场位置,只他人尚来不及动,只见刘星一步跨出,‘哈’了声,不屑一顾地道,“王叔,您退后两步,仔细误伤了您。”

    说话间,反手拔剑,顿时撩起一串漂亮的剑花,嗖嗖嗖几下,就把数个混混的脑袋都剃成了半秃。

    老狗:“……”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