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六十五章 可怜的老狗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顾湘:“……噗。”

    老狗踉跄了一步,满脸的问号,简直要慌了手脚。

    演员还没来得及出镜,对手戏搭档他根本不按常理出牌,这可怎么整?

    顾湘起身向前,把身边的孩子们护住,暂时静观其变。

    此时慈幼院前,众人才反应过来,小摊小贩们跑得跑,躲得躲,速度又快又利索,居然半点不乱,显然这般状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

    那几个混混捂着脑袋,脸上不见丝毫惧怕,只是有些不敢置信,半晌勃然大怒:“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知道爷爷是谁?居然敢在爷爷的地盘上撒野!”

    刘景却是眉眼飞扬:“呸!就你们这样的,再来一百个都不够小爷我下酒。几个小贼也敢在小爷面前冲大个儿!再欺负良善百姓,小爷把你们脑袋揪下来!”

    他不只说,上前就是一通爆锤,打得一帮小混混哭爹喊娘,赶紧抱头鼠窜。不过临逃走却色厉内荏地放狠话:“小子,你惹上大事了,我们老大可是九爷!”

    “呸,什么九爷,八爷的,都是怂包窝囊废,只知道欺负弱小的王八蛋,你爷爷就在这儿等着,让他们来,爷爷非告诉告诉他们,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老秀才王平南见刘景这般意气风发,三两下就打得那些混混抱头鼠窜,心中也是高兴,连呼了三声‘痛快’。

    “说的好,朗朗乾坤,就该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人都给涤荡干净。”

    顾湘寻常学生一个,自不懂剑法,也看不出好坏,但此时心中还是有些惊——这个刘景舞起剑来,比她在网上,电视上看到的剑舞漂亮许多。

    她所得的情报里,钦差家这个胞弟都快成了笑话,人人都知他特别爱听江湖故事,好些不入流的人物以从他手里骗钱为乐,也就是他身份足够,那些会两手的武夫虽说从他身上‘骗’些好处,到也不敢真把人给埋坑里,他才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活到这么大。

    但凡换个寻常些的小子,这般天真好骗,恐怕连骨头都被人嚼碎生吞。

    顾湘就一直当刘景这人手无缚鸡之力,却不曾想,原来他所谓的三脚猫功夫,所谓的没天分,和想象中大有不同。

    好在这剑法还没漂亮到电影特效的地步。

    顾湘此刻真有些担心,她这好好的古代正常背景,千万别摇身一变变成什么变异的高武背景。

    幸好目前为止,她见到的武功都在比较正常的范围内,高手当然有,不说别处,勇毅军中就能十步穿杨的好手,也有能一巴掌劈碎砖头的能人。

    她还见过身轻如燕,形若狸猫,可攀岩走壁的角色。

    安国公身边的长随就是一个,但也同跑酷类似。

    朝廷邸报上描述的让数省头痛不已的大盗,也只是‘擅攀援’‘懂拳脚’‘会缩骨’类的字样。

    比起神奇的武侠背景,还是眼下偏正常的古代背景更让人心安。那些江湖奇缘,还是老实地留在她的话本故事中为妙。

    顾湘稍一走神,老狗已经从站姿变成了蹲姿,脸上写了大大的‘木然’两字。

    他现在继续剧本,那就有点像反派模板,不远处码头驻扎的官船上,足有三百护卫,人人弓弩在手,再是世外高人,也抵不过万箭齐发。

    “……我师傅是华山剑侠高子辰,师叔是江南玉剑郭寒!当然厉害了,你儿子要是真想练武,就找我,我帮你介绍个师父,绝对比你儿子自己四处乱撞要靠谱。”

    刘星得意洋洋地和王平南吹。

    “我们江湖人平时与你们普通人并无交集,你这次能遇见我,那是天大的机缘!”

    一老一小,一个敢吹,一个就敢听。

    顾湘听了半晌,忽然收回目光,默默转头看向门外,给老狗使了个眼色。

    “九爷,就是他!”

    老狗的视线刚转过去,便忽有大喝声传来。

    他登时精神振奋,目中暗芒涌动,赶紧再一次默诵了一遍台词,调整了神情,整了整衣服,起身直起腰杆。

    看来可把顾厨的剧本变动变动,就拿来人开刀,以他目前的力量,完全能闲庭信步般走过去,一脚将来人踩在脚下,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刘星面前,重新进入剧本环节。

    老狗浮想联翩,目光灼灼。

    来人正是刚被刘星削掉大半头发的混混,还是领头的那个,青黑色的短打打扮,面上横肉,一看就不是善茬。

    他身后三步远的地处,还有一人,应是他口中的九爷。

    比起前面满脸凶相的混混,此人外表就显得平常得多,一身青灰色的普通长袍,身上并无配饰和兵器,瘦长身材,蜡黄的脸,但顾湘看见他,就觉得他比刚才那几个混混加起来气场都要强一百倍。

    现在让顾湘立时讲个故事,混混们是普通炮灰,九爷就至少是有名有姓的高级炮灰,说不定还能正经混成个重要配角。

    顾湘叹了口气:“哎,可怜的老狗。”

    果然——九爷一声不吭,忽然发力,前一眼人还在数米外,下一眼已至刘星身侧,五指成爪,朝刘星的肩胛骨抓去。

    周围百姓此刻才惊觉,纷纷尖叫出声。

    老狗的念头飞速转动——他是不是该目不斜视,一路横推过去,漫不经意地将这人踹倒下……

    每一个步骤老狗都在脑海中复盘,以他现在的力量,横冲直撞无人能敌。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家伙怎么就不能稍稍配合,原地不动地乖乖等他走过去踹这一脚?

    老狗的念头一闪,就见刘星的身体嗖一下飞起来,轻飘飘地落在慈幼院的院墙上。

    他顿时止步,盯了几眼才看到刘星的腰带上挂着个勾子,原来是有人使一条锁链将人及时拖上了墙头,果然,下一刻就有个俊美年轻人从屋顶上走到墙头坐下,伸手扶住刘星的肩膀。

    “九爷。”

    “孙晓。”

    一人在墙上,一人在地上,对视之间,电闪雷鸣。

    顾湘:构图可是颇具武侠风。

    她差点怀疑这两位才是拿了她那隐士高人剧本的演员。

    轻轻吐出口气,顾湘无奈地摇头,今天的戏肯定是演不了,干脆也不管这些热闹,打开系统商城购物车,下单。

    结果她卖的货竟没出现在自家系统空间——

    【已为您备货,商城快递火速赶来中,请稍候。】

    墙上的孙晓扶着刘景的肩膀,喃喃:“听闻生死剑谢飞林谢九爷,每日出手杀人,皆是三息内分胜负,见生死,若三息不成,此日便会罢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