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七十二章 没眼看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刘子明脑子里瞬间就闪过无数个念头。

    刘景却是什么都没想,一听顾湘的话就激动起来:“‘瑶池’?既有这么壮观的船,肯定是很了不起的江湖宗门,我居然没听过?哎呀,师父,瑶池和咱们师门是不是也交好?可还收弟子?您看弟子如何?能不能拜入瑶池门下?”

    刘子明一噎,简直要被自己的蠢弟弟给气死。

    这还没入门,就明晃晃地要背叛师门,若自己是看中他的师门长辈,非得让这厮给气死。

    顾湘却一点也不觉刘景可笑,极认真地考虑了半晌,盯着刘景的脸蹙眉,半晌才斟酌道:“不知刘小哥可有什么才艺?”

    刘景一怔。

    顾湘连忙道:“若是在琴棋书画上有所造诣最好,若是没有,医卜星相,农耕种植?抑或旁的才艺超人一等也可。”

    刘星:“……”

    顾湘轻咳一声,躲躲闪闪地道:“‘瑶池’收弟子还是很宽松的,也没要新弟子入门就宗师,唉,可惜刘小哥的相貌……不大符合标准,若是相貌好,旁的差上些也无妨。”

    刘星:“……嘤嘤。”

    他想起船上下来的那些俊男美女,登时也没底气敢说自己的相貌合格。

    刘子明这下都有点同情起自家弟弟来。

    以为习武就能逃避读书?

    呵!

    人家江湖门派收弟子,那也要考才艺。

    刘景瞥了自家大哥一眼,呢喃:“爹娘生我的时候,怎不把我生得漂亮些。哪怕像大哥呢?”

    顾湘轻笑:“唔,若刘郎君再年轻十余岁,说不得真算合瑶池的标准,无需什么才艺就能入门。”

    刘景哼了声,越发不平,好在想到门外那糙汉,到冷静了些,想来也不是所有门派都看重容貌。

    刘子明心里也一扑腾,心里竟当真有些遗憾。

    他脸上一红,暗骂了声荒唐。

    只他再是稳重,也有年轻的时候,如今的铁面御史,曾也做过江湖梦,与他这弟弟,实无不同。

    若是笃定从无机会那便罢了,但此时听眼前这个疑似高人,最起码是不简单的人物,亲口承认他竟有过得奇遇的机会,那种滋味,实在难以言表。

    不过刘子明性情坚韧,轻易不为外物所动,纵是稍有遗憾,到底不曾忘了本来目的,一看顾湘颇好说话,心念一动便打蛇随棍上,轻叹了口气道:“小娘子果同那大船的主人相熟?”

    他满脸苦笑为难,“实不相瞒,刘某有些急事,可这航道……”

    顾湘面上露出些许恍然:“刘郎君不知道?那大概是天海门的师兄弟们做事不周到。王师侄,暂且莫玩你的缸了,劳烦你去瑶池的船上问问情况。”

    老狗:“……”

    直到顾湘连连催促,他才不甘不愿,闷不吭声地站起身出门。临行和顾厨一对眼,登时差点骂娘!

    还让他真去船上一趟?

    他奶……他怕自己腿软上不去!

    眼看老狗沉默地出了门,刘景一边感叹,一边凑过去围着那铜缸转了几圈,伸手一推,瞬间觉得自己推的是一座大山,连吃奶的力气都快使出来了,愣是纹丝不动。

    刘景想到刚才这口酒缸在人家手里那轻飘飘的模样,越发不甘心,气沉丹田,脸上通红:“起!”

    呃,自然还是没动。

    刘子明捂住脸,他弟那蠢相,简直没眼看,还耽误他向这小娘子刺探情报。

    一而再再而三,他弟弟围着酒缸转了十八圈,各个角度都用了力,愣是没把酒缸推动半寸。

    到也不能说一点成果没有,好歹是挪动了一丝丝的。

    刘景:“……我还就不信了!”

    他竭尽全力,环抱住向上一抬,忽就感觉酒缸一轻,竟然真让他抬起。

    刘景狂喜:“哥,我——”

    一句话没完,就听对面很近的地处有声音响起。

    “放哪儿?”

    刘景面上的喜色僵住,心里砰砰砰地狂跳不止,喘了口气就又听人道:“你想放哪儿?”

    这下他终于回过神,顺着声响探头往酒缸后看,就见一身形细瘦,一身短打打扮的少年郎就站在酒缸的另外一边,两只手托着酒缸,半举在身前,清凌凌的眼睛正看着他。

    刘景嘴唇发颤,这少年有十一,十二?

    他脑子一懵,就听人家又问了句:“你想放哪儿?请问。”

    刘景脑子打结,茫然地看了看地上。

    那少年蹙眉,看他的眼神顿时变得十分古怪。把酒缸往地上一搁,摇摇头背起劈好的柴火去了柴房。

    刘景终于忍不住哽咽了声。

    “刚才那少年,是不是,是不是……”

    刘子明心下叹气,人家表情直白的很,分明是觉得他弟弟脑子有毛病。

    他心里却是越发凝重。看来他是小看这江湖了。

    刘子明和弟弟一样,都感觉拥有那三艘船的势力,以及这位小娘子所在的势力,都是隐于江湖的武林名门。

    也不怪他们如此想,实在是世上江湖朝堂并立,能让朝廷官员摸不清楚底细的,也唯有那些擅长隐藏的江湖宗门。

    就说华山派,到现在朝廷也没弄清楚,除了几个经常在江湖闯荡的华山弟子外,华山派还有多少底牌。

    从前朝起,那些江湖人,尤其是真正的高手,就多喜欢超脱世俗,去往名川大泽里隐居。

    仿佛唯有将自己置身到险恶之地,才能养出一身的好武功。

    又因着先帝时曾起过重启昔年限武令的心思,虽种种缘故没有做成,可江湖人居安思危,这爱给自己留条后路,藏些底牌的毛病,却是越发重了。

    到当今陛下继位,朝廷和江湖已达成了微秒的平衡,江湖高人们贪恋自由,醉心武学,哪怕有世俗的名利也是在更高等的武学上,因着自由散漫,不成组织系统,个把高手总归抵不过千军万马,也不至于威胁到朝廷安危,而朝廷也不会逼迫太过,毕竟普通江湖人无所谓,但江湖上是真有那么些个厉害角色,一身高来高去的好功夫让人忌惮,这些年来,总归大家都相安无事。

    刘子明本对江湖也不甚重视,可今日见到那三艘大船的瞬间,他感觉汗毛都竖起,毛孔收缩,冷汗横流。

    再看到这少年人,心里更是沉甸甸的。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