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七十三章 胡扯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被刘景胡搅蛮缠一打岔,刘子明思绪飞了半晌,深吸了口气,才重新把心思又拉回到当下。

    首先他得先弄清楚这三艘船的来意,若不明白因由他就离开,怕纵使无事也要在陛下面前被扣上个‘无能’的铁帽子。

    安城虽小,他那官船上随行的官兵可不老少,里面没准就安插了几个皇城司的密探,这些消息肯定能上达天听,不过早晚而已。

    刘子明一念至此,忙故作满面忧愁,虽说他不必故作,这面色也难看得很:“小娘子这意思,难道是刘某错过了什么消息不成?”

    顾湘面上也略有些茫然,呢喃自语:“按理说天海门的师兄们早该来疏散百姓的。”

    略一沉思,她抬头轻声道:“到也不算秘密,告诉刘郎君也无妨,江湖诸宗门逢五星合聚,时常都会聚一聚,吃饭比武,热闹一番。”

    “今年便是数十年来第一次五星合聚,由占星门的师兄推算时日,定在下月十五,便由我飞仙岛出面,广邀诸宗门弟子共襄盛会。”

    刘子明越听越糊涂。

    刘景也是糊涂,但他比他哥更会抓重点:“师父,这什么盛会,还老长时间才开一次,去参加有没有什么好处?”

    顾湘笑道:“当然有。各宗门的年轻弟子人人都盼望着。”

    “这五星聚合是个奇日,每到这一日,便常有一种极难得的秘宝大药会成熟并显露踪迹,食之大有好处。”

    “修行之人,习武之人服用,对增强功力修为有奇效,就是普通人用了,也能延年益寿,甚至可能洗精伐髓,改善资质。”顾湘略有些羞涩,“我年纪小,就是听师门长辈们吹的,到也不知真假。”

    刘景的眼睛直冒光。

    他听过不知多少有关江湖的故事,最令他着迷的桥段,通常便是奇遇,眼下他遇见的,可不就是十年难得一遇的正经奇遇桥段?

    刘子明一看弟弟的表情,就知他又要犯病,伸手死死地按住他肩膀,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小娘子正说到关键时候,可不能让这混小子给打乱。

    顾湘冲刘景笑了笑:“我们飞仙岛隐于东海,瑶池宗门驻地不定,时常迁徙,听闻最近在秦岭深处,便是华山,泰山,昆仑,崆峒等门,也居于险要所在,虽大家走江湖时也难免互相拜访,到底很难聚得特别齐。”

    “师长们拟定在灵药出现之地召开盛会,各派年轻弟子都可参加,以灵药为食材,烹饪珍馐美食,也是让弟子们坐而论道,比一比看谁家弟子更胜一筹。”

    “这一次便该轮到我们飞仙岛主办,‘瑶池’的弟子最多才多艺,也最擅长交流,所以每次都是‘瑶池’辅助,这不,其他门派都等着我的帖子,瑶池却是不用,已经到了。”

    刘子明若有所思,蹙眉道:“难道你们几个门派选了安城办宴席?所以才封锁码头?”

    顾湘脸上一红:“刘郎君莫要误会,不是吾等僭越,此事吾等也着实没想到。”

    “哎,这每次开席的地点都在灵药出现之处,占星门的门人负责推算地点,从没有出过差错,只是往年这地方大多是深山老林,就是远海孤岛,都是人迹罕至的绝地。”

    “我们纵然闹出些大动静,总不至于惊扰别人。”

    “可这回也不知为何,占出的开席的地点,竟就是安城附近的水域,不光如此,伴随灵药而来的还是最难缠的海怪。”

    顾湘一本正经地叹了口气,“刘郎君可听过我们江湖中时常流传的一句话,但凡重宝现世,周围必有护宝的灵兽。”

    “这好东西总是十分难得,往年我们开宴席,想要最终把灵药吃到嘴,每次都是千难万险,过五关斩六将,闹得天翻地覆,只是这场面对吾等习武之人来说,只算挑战而已,但对寻常百姓,便实在是危险至极。”

    “此次护宝之物又是海怪,我师门长辈特意讲解过,这东西单体实力不差,还惯常成群结队,甚至有一定的智力,特别难缠,它们在附近水域出没,那过往船只是绝不能再动,必须等我们清理干净了再启航。”

    “没来前我还庆幸,这安城不算多繁华热闹的地方,此等事虽罕见,也发生过,按过往的章程办,应没大问题的。”

    说着说着,顾湘脸上的迷惘便更重了些。

    “因着地点在水上,那负责提前清理布局的便应是天海门的师兄,他们速来办事麻利,按理说,月前就该行动,至少要封锁住安城这一片的港口码头,莫要让百姓受牵连才好。”

    “我前几日也在奇怪,怎么这船来船往的也不见少,还当是天海门的师兄弟们有别的办法,可‘瑶池’的送货船都到了,居然没瞧见有人维持秩序?”

    “闹得我都不知该不该现在就发帖子。”

    顾湘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几分凝重,“刘郎君的事可是很急?若是很急,那只能弃船改走陆路,不是我危言耸听,实在是听师兄师姐们说,每次办宴席,不把周围闹得地陷三尺就不算完。此次好歹是在水面上,应能控制住局势,但无论如何,船不能出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子明还在消化顾湘所言。

    刘景已经双眼放光地扑过来,露出谄媚的笑容:“师父,我能不能参加这宴会?你那帖子,给弟子一张呗?”

    刘子明:“……”

    他决定以后再也不骂弟弟没出息,瞧这出息的,脸皮都能当城墙使,下回边境再发生战争,他们也不必修什么城池,直接把刘景的皮剥下来补了城墙算了。

    顾湘到没在意,招呼二木道:“二木,去书房拿一张……两张帖子给我。”

    很快帖子便被拿来。

    顾湘笑了笑,混不在意地递给刘子明和刘景:“其实说是平均几十年可能才办一次,机会难得云云,也不过是小辈们的聚会,刘小哥想凑凑热闹自是无妨。”

    刘子明登时犹疑不定,刚考虑自己是把弟弟留下监……做客,自己先办了正事再说,还是一封书信送去寿灵严明情况,一两个月后再启程,便听顾湘漫不经心地道:“若是无事,刘郎君,刘小哥你们开席前多盯着些‘瑶池’的人。”

    说着,她脸上便露出些神秘的味道。

    刘子明心里顿时一咯噔,霎时间危机感狂飙,走什么走,真把刘景丢下,那就是肉包子打狗。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