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湘的美食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顾湘的美食系统 第七十六章 帖子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绿裙少女说完,足尖一点,飞上斜坡,转瞬便只剩一点背影。

    高子辰被这轻功吓得僵立当场,伸手使劲搓了把脸——世人都云,华山和峨眉的轻功是不分轩轾。

    不会说的是不分轩轾的……菜吧?

    那是轻功么?分明是飞。

    高子辰低头一看帖子,见到最末端印着很多印鉴,别的他认不出,但其中华山掌门金印,他却是认得。

    心下一跳,再也顾不上打抱不平,叮咛了书生几句,让他们老老实实走官道,便急匆匆回华山,打算问问师门长辈‘五星合聚’‘大宴’,到底是什么,帖子上有掌门金印,肯定与华山有密切联系,为何他这个华山首徒居然不知?

    说来也巧,他刚走了不久就碰上江南御剑门郭寒,这厮一脸的冷傲,漫不经心地问他:“你华山今年参加大宴么?”

    咦?这郭寒对这事似乎很熟悉?那他高子辰可不能输了面子,故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我们掌门说了算,你们御剑门呢?”

    郭寒目光深沉:果然,御剑门早前传承断绝,对某些大门派都有默契的江湖事,已不是那么了解。

    “唔,去。”

    幸亏他走江湖以来,总因为脸嫩被人轻视,实在有损江南玉剑的形象,所以听师父的话一直保持面瘫,惜字如金,这会儿明明是什么都不知道,却不至于在高子辰面前漏出破绽。

    两个人各怀小心思,结伴而行,一路上彼此试探了半天,正经事没试探出来,到是都特别相信对方很清楚有关五星合聚啊,大宴之类的江湖暗语到底有什么内涵。

    这两个江湖少侠同行半程,各揣了无数疑惑,纷纷返回师门,路上相继拜访相熟的武林同道,总算稍稍了解了些‘五星合聚’的意思。

    高子辰一回到华山派,直奔奔雷堂:“师父!”

    进门就见他师父面前的桌上,地上,到处堆满了古籍资料,到处是尘土飞扬。

    高子辰:“??”

    “是为了宴席的事。”

    华山掌门岳非神色凝重,他接到徒弟的书信,就找相熟的朋友拐着弯暗中打探消息,总算让他打听出,数百年前几大门派同气连枝,交情极好,正好五星合聚的日子有灵药出世,就定在此时欢聚饮宴,也比一比年轻弟子的能耐。

    这活动似乎始终不曾断绝,只是十分低调,轻易不露痕迹。

    只是像华山派,乱世时曾分崩离析,师门长辈们死的死,亡的亡,就连本门秘籍都已不全,现任掌门继位的时候是临危受命,上任掌门根本没来得及交代清楚事务。

    现在的弟子们早就不清楚宴席的事,这回收到帖子,才茫然无知。

    “哎,都是弟子无用,让咱们华山派落寞了,落寞了啊。”

    掌门唏嘘哀哉。

    高子辰:“……”

    华山这几十年都是江湖十大派之一,也叫落寞?

    不只是华山派,崆峒,昆仑等名门,收到帖子后也陷入无边怀疑中。

    帖子上的暗记,暗语,金印等皆无错,只有本门掌门才清楚这些东西,绝不会外泄。

    而且单看送帖子之人那颇为神异,甚至让人怀疑自己等人练的是假功夫的武功,所有人都会自然而然地高看对方一眼,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这般高手来骗。

    那送帖子的武林同道,肯定与本门有密切关系,至于为什么自己等人竟然不知?那必是上任掌门没来得及传下,或者在哪一代那里出了差错。

    前些年战乱频频,各大门派都不安宁,掌门更替得极迅速,像少林这种大门派都差点让人灭门,一场大火不知毁去多少经书秘籍,何况其它?

    翻找留存秘籍,也仿佛能找出很多似是而非的佐证,这些传承几百年甚至千年之久的门派,谁家没点传说?

    那些掌门们留下的墨宝,时不时就有某月某日与某某人大饮三百杯,或者某月与友人分享珍馐美食。

    带着怀疑去找,那典籍里好些地方一词一句都仿佛变得别有深意。

    就说华山掌门,绝不愿意让外人知道,他怀疑自己得到的传承不全,让人问到头上,也就轻描淡写地回一句:“宴席?今年子辰出师了,肯定是让他带队去。”

    无论何时,都是成竹在胸。

    不过很短的时间,就连安城这边都隐隐听到些许传闻。

    “要说大宴之事,我还是听我叔祖家的侍卫统领提起过,可是了不得的宴席,只有顶尖的江湖少侠才能参加,以前经常有少侠在大宴上一鸣惊人,天下皆知。”

    刘子明听了一脑袋的八卦,反而稍稍放心了些。几百年间一直存在的武林宗门,既然这几百年来都没闹出乱子,现在应该也不会出什么朝廷不想看到的问题。

    只是他这倒霉弟弟要死要活,非得留下参加人家的宴席,刘子明看着手中的请帖,终究还是没强把弟弟给抓走,自己也没走。

    最近他常常立于官船上,举目远眺,那银色的大船极具压迫感,如斯威武,让人心动神摇。

    听闻宴席就在船上举行,比起弟弟一门心思都是力能扛鼎的武功,刘子明更想亲眼近距离看一看那样的大船。

    数日来他派人盯梢,别的没看出来,这瑶池弟子个个是脾气好,性格好,到是真的。

    这几日瑶池船上陆陆续续下来许多弟子,男女皆有,年纪从十四五到三十许,各有不同,可同样的待人和气,斯斯文文。

    前日他们去衙门报备,认真交足了停驻费用,还客气地礼让与他们同时到的老人家,让对方先办事,言语间毫无武人的傲慢。

    如今他手下负责盯梢的探子,对‘瑶池’的弟子们印象好得不可思议,连那些人强硬收购所有渔民的渔获,将码头上的摊贩通通驱赶走这等事,竟也没让他们感觉不对。

    刘子明:“……莫不是能惑人心智?”

    “难道那什么瑶池的人,真的会摄心大法?”

    老狗自也看到了瑶池弟子驱赶人群的举动,眼见被驱赶的人不光不生气,还个个笑嘻嘻,难免有点旁的想法。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