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七章 故人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秦羊没什么朋友

    什么发小,青梅竹马,妹妹,表姐,表妹,堂姐,堂妹之类的,都不存在的。

    要不然父母去世后,也不会自闭成宅男。

    人呐,但凡有个能说的上话的,都不会选择窝在家里,从根子上讲,哪个不爱热闹?

    有一段时间,秦羊窝在家里连一句话都没说过,拿外卖的时候,都是躲在阴暗的门缝里,伸出一只手去接。

    虽然没有什么朋友,但同学还是有的。

    人间自有温情在,世界也不全是黑暗。

    三年前,父母意外去世,受不了打击的秦羊从大学退学,他的老师,和他的同学,就曾对他伸出过援助之手。

    不过被他拒绝了

    这也很好理解,那时候,他内心封闭,怎么可能听得进别人的劝告?

    老师和同学们见劝不动,也就任由秦羊自暴自弃了。

    这也很好理解,毕竟,没人喜欢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经过了一些事,秦羊看的很通透,不会再怨天尤人。

    此番因系统这个机缘再度走出来,他变得更为成熟稳重。

    但...秦羊还是没认出眼前这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是谁。

    哪怕这个女孩子重复了很多遍自己的名字,楚月。

    秦羊也依旧没有什么印象。

    不过,为了不拂她的面子,秦羊还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自己有点印象。

    楚月见状,十分无语,当她傻呢?看不出这是在敷衍自己?

    “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你不是拉着你的舍友堵我,给我送过情书吗?真不记得了?”

    楚月叹了一口气,压制住内心再相逢的喜悦,撩了撩头发,脸一红,强忍着羞意,还是选择把埋在心底的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情...情书??”

    秦羊懵了,他以前胆小如鼠,哪敢给女孩子送情书?

    而且听楚月这语气,还是专门跑上门去堵的那种?

    “不可能啊?我还干过这种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我...我穿越了???”

    一个细思极恐的念头突然冒出在秦羊的脑海之中,秦羊下意识看了看四周,四周平静如初,街道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街道。

    见状,秦羊心下稍安。

    这要是闹出自己在家闭门三年不出,结果出门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无形中穿越到了平行世界,就大发了。

    “你真不记得了?”

    见秦羊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楚月忍不住再次提醒道:“那天晚上,你和你舍友专门跑到我宿舍楼下,给我唱情歌,后来我和你在手机上还聊了半个多月呢!忘记啦?”

    “我还和你聊了半个多月?有这事?”

    秦羊纳闷地挠了挠脑袋

    楚月见状,更加无语,都不想和秦羊说话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是一个相当文明的成语。

    过了半响,秦羊绞尽脑汁,总算是有了那么一点印象。

    那是他从学校退学之前干的事情,那天刚好他生日,他和他一个稍微说的来,聊天很骚的舍友,在玩大冒险,说输了要找一个女生送情书。

    然后他输了,然后他就被怂恿着去了,再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地找到了楚月。

    可问题的关键是,当时送完情书后自己就跑了啊?

    也没留什么联系方式啊?

    这种情况下,自己后来怎么可能还和她在手机上聊半个多月?

    有点诡异

    “难道....”

    秦羊心中忽然有了一个不好预感,那就是当初有人冒充自己,在和楚月聊。

    要知道,三年前,秦羊可是和现在一样,一点也不胖。

    那时候,身高一米七二的他,唇红齿白,眉清目秀,长得跟奶油小生似得,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外加柔柔弱弱的性格,非常惹人喜,是学校有名的小帅哥。

    “估计有人拿我的名头在搞事!”

    想到这里,秦羊脸一黑,直接对楚月问道:“我能问一下当初加你的那个人是谁吗?”

    楚月闻言,分外奇怪。

    “就是你呗!还能有谁?”

    “呃..我这样问好了,当初跟你聊天的那个人,昵称叫什么?”

    楚月听到秦羊这话,表情更奇怪了,不过同时,她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沉吟了一会儿,楚月道:“他的昵称叫做养过一只兔子”

    没跑了!就是那个骚人!段飞!

    秦羊脸一黑,问道:“他加你之后,跟你发的第一条消息,是不是在问你,喜不喜欢吃红萝卜?”

    楚月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在那认真的想,半响后,她轻轻点头。

    “好像是的,不过我当时没理他”

    闻言,秦羊顿时无语。

    斟酌半响,秦羊道:“当初和你聊的那个人其实不是我,而是我的一个舍友,名字叫段飞”

    “啊?”

    楚月懵了,反应过来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怪不得后面我生日的时候,邀请他出来玩,他直接就把我删了”

    经她这么一说,秦羊一愣,立马回想起三年前的那个时候,段飞老缠着自己,怂恿自己去参加一个派对,可当时他家里出了事情,哪有心思参加什么派对?所以直接拒绝了。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两人坐在一个花坛边上,隔得很远。

    秦羊有些好奇,当初那个骚人和楚月聊了半个月,都聊了些什么。

    楚月则偷偷在打量秦羊,感觉秦羊变化好大,一米八五的身高,阳刚之气爆炸,自己坐在他身边,显得十分娇小琳珑。

    “你当初和他都聊了些什么?”

    秦羊忍不住问道

    “呃...”

    面对秦羊如此直白的询问,楚月一时间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

    想了想,楚月望着秦羊,忽然狡黠笑道:“他每天都在给我发你的生活照,我手机里现在都还有保存呢!”

    “照…照片?”

    秦羊耳根子一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这时,楚月把手机掏了出来,点开相册一划拉,秦羊发现里面果然都是自己以前的生活照。

    其中还包括几张羞耻的出浴照,角度都是偷拍的角度,看得秦羊有种当场社死的感觉。

    “那时候你好清秀,有种乖乖男的感觉,感觉好可爱...”

    “....”

    可爱个鬼!

    男子汉,大丈夫,被一个女孩子说可爱,难忍!

    望着照片中昔日有点娘炮羞涩的自己,秦羊内心羞耻感爆棚。

    说起来,他自己手机里的生活照,都没有楚月手机里的多。

    “咳咳..你留着这些干嘛....都删了吧!”

    “删了干啥呀?”

    楚月感觉有点奇怪,她不想删。

    毕竟,这些照片她都保存了三年呢,都保存出感情来了。

    说起来,当初发现自己好友被删了的时候,她还难过了好久,都哭了。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抱着手机,望着秦羊的照片,都会狠狠骂两句渣男。

    此刻,楚月握着手机,望着高大英俊的秦羊,俏脸一红。

    “既然那个号不是你,那我能不能重新加一下你?”

    闻言,秦羊顿时局促难安,有点手足无措。

    “啊?...加我?好..好吧...”

    ‘叮咚’一声,两人互相加了一波好友,楚月的昵称就叫楚月,秦羊的昵称就叫秦羊。

    楚月加了秦羊的好友后,心中窃喜,第一时间偷偷摸摸打开了秦羊的朋友圈,却发现,秦羊的朋友圈一片空白。

    “你毕业后都在忙些什么?好像大二的时候,就没在学校里看见过你的身影了”

    见气氛有些沉闷,楚月主动找了话题,问起了秦羊的近况。

    “她似乎不知道我当时退学了...”

    秦羊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随口道:“也没忙什么,在家当个小UP主,你呢?”

    “我?我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这座城市,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

    楚月不安的在膝盖上搓着手掌心

    虽然已经走上社会,经历了一番磨练,但她发现自己在面对高大帅气的秦羊时,还是有点紧张,手掌心都冒出了汗。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帅了,身上的荷尔蒙竟如此迷人。

    “广告公司?那还挺不错...”

    秦羊点了点头

    这时,楚月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鼓起勇气,有意无意的对秦羊问道:“你现在应该已经有女朋友了吧?”

    秦羊表情一愣,望着坐在自己身边,穿着高跟鞋黑丝袜职业套装,漂漂亮亮的楚月,秦羊感觉头皮发麻,有点难以抵抗,内心竟生出了一丝紧张,说话都结巴了。

    “女朋友?没..没有...”

    “哦!”

    再次偷偷打量了一眼秦羊后,楚月撩了撩头发,脸一红,拎着包,缓缓站了起来。

    “那个...我..我要去上班了,有时间再聊...”

    说完,楚月直接跑了。

    见状,秦羊反而长松了一口气。

    对他来说,跟女孩子聊天,比做一百个俯卧撑还难。

    “想不到,有一天我也敢和漂亮小姐姐面对面说话!”

    秦羊自言自语,这事搁以前,他是不敢的。

    仔细想来,是健身给了他勇气!

    再次赞美健身!

    ......

    上午十点多,秦羊在各大商场闲逛,为自己挑选合身的衣服。

    他发现,今天这个世界有点不对劲,处处透露着诡异。

    因为走在大街上,老是有人在偷看自己。

    “我的魅力有这么大吗?”

    商场里,秦羊有点受不了导购小姐姐热情、火辣的眼神,买完衣服后,拎着大包小包,直接跑回了家。

    与此同时,一张照片再次登上热搜。

    照片中,一名帅气十足的男子,穿着西装,站在商场的试衣镜前,正在整理自己的衣袖。

    打开下面的评论一看。

    “卧槽!胡哥本哥!”

    下面则是胡哥本人的评论。

    “.......”

    .......

    秦羊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尘封已久的通讯录,给自己的老同学段飞,打了个电话。

    “您好,本特工正在阿拉斯加度假,有事请说话,没事挂电话”

    “.....”

    秦羊沉默了一会儿,神秘一笑。

    “是我,秦羊,我想请你喝杯茶!”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