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八章 还有这事儿?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正文四千字,最近都是大章)

    “秦...秦羊??”

    电话那头,段飞愣了片刻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我的天!你居然给我打电话了?”

    “不,你居然还保存着我的电话号码??”

    段飞十分震惊,嘴巴一张一和,嘚啵嘚啵快速说道:“你不会是暗恋我吧?”

    “谁他么暗恋你?”

    秦羊嘴角抽搐,直接翻了个白眼。

    “那...想我啦??”

    说道这里,段飞兴奋起来,扭扭捏捏地说道:“你不要酱紫~我们俩是男的,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当初在学校里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

    “......”

    听到电话那头,段飞那熟悉而又骚气的声音,秦羊十分无语。

    半响后,秦羊才冒出一句。

    “我不想你,我想扁你!我现在只想让你尝尝我的肱二头肌!”

    .......

    放下电话,秦羊有些感慨,有些骚人这辈子的性格已经注定了,无论多少年过去,也不会改变。

    让秦羊感觉意外的是,段飞这家伙还真在阿拉斯加。

    秦羊有点想不通,几年不见,他怎么跑到国外去了?

    发大财了?

    秦羊疑惑,电话中,他也没具体问段飞现在在做什么。

    一番东拉西扯的闲聊,秦羊得知段飞下个星期一会回国,便约定到时候见面找个馆子,搓一顿。

    算算时间,下个星期一,也就还有两天的时间。

    很快,两天过去。

    这两天秦羊过的依旧很平静,平时搞搞训练,锻炼身体,闲暇时间,就在手机上和楚月聊天,日子过的很舒坦。

    通过聊天,秦羊才知道,楚月居然就住在自己附近,而且还住了快有两三年的时间。

    只不过,因为这些年,秦羊一直在家自闭,所以两人一直没碰到过。

    楚月老家是外地的,在得知楚月住的的房子是租的后,秦羊看了看自己家里多出来的一个房间,下意识发了一条语音:“你要不要来我家住?”

    发完,秦羊就后悔了。

    不过,楚月第一时间没回消息,这让秦羊内心稍安。

    “这种冒失的话怎么会从我嘴巴里说出来?”

    望着手机上,那一条已经无法撤回的消息,秦羊自己都感到有些纳闷。

    这要是放以前,他是绝对不敢对女孩子说这样的话的,多轻浮啊!

    半响后,楚月回复了秦羊。

    “有点....太快了吧?”

    “嗯??”

    看到楚月发过来的消息,秦羊整个人大脑的懵了一下。

    她这是,没拒绝?

    秦羊连忙拿起手机,发了一条语音磕磕巴巴的解释。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嗯...我家有多一个房间,空着也是空着,所以我就想着,你来我这,可以省点房租费...”

    楚月:“......”

    “谢谢您的好意!”

    “我这边住习惯了,而且房东对我挺好的”

    “嗯,是女房东”

    很正式,最后还解释了一句。

    看完后,秦羊长松了一口气,内心稍安。

    “那...那好吧....”

    .....

    段飞是下午到的,见面后,两人都惊了。

    “我去!兄弟,你这是....吃了啥?居然长这么高!”

    段飞身高一米七七,长相普通,不过打扮得却跟个花花公子一样,穿着拖鞋大裤衩,戴着一副墨镜,手里提着一个名牌男士手提包。

    从一辆兰博基尼上下来后,这家伙还故意摆了个帅气的站姿,看起来非常的酷,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满大街路人的眼光。

    摘下墨镜,段飞望着身高一米八五,高大帅气,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秦羊,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怎么也无法把现在的秦羊,和学生时期,那个身高一米七二,长相清秀的秦羊联系在一起。

    秦羊也很震惊,盯着段飞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他印象中的段飞,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

    可现在,开跑车,穿名牌,哪里还有一副以前的样子?完全一副潇洒公子哥!

    搞不清出的还会以为这是那个富二代呢!

    看了一眼停在路边,那辆价值不菲的橘色兰博基尼后,秦羊忍不住道:“别说我了,你这是...赚了几个亿?我感觉那个什么西红柿首富,都没你这么豪气”

    “车是我女朋友的”

    段飞脸不红心不跳,随口解释了一句。

    话音未落,从兰博基尼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容貌非凡的女子,女子画着淡紫色眼影,妖艳而又妩媚,跟大明星似的,光彩照人。

    她瞥了一眼段飞后,高冷地对秦羊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是他死皮赖脸要我过来送他的,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

    说完,女子钻回车内,一脚油门下去,兰博基尼直接就开走了。

    “我女朋友性子烈,不好征服,哈哈!”

    被当场戳穿的段飞尴尬地笑了两声,秦羊望着兰博基尼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走进了饭店。

    秦羊得知段飞要来,早就定好了位置,这家饭店在燕市虽然称不上什么上流,但也够档次,关键是它家饭菜很好吃,秦羊经常在它家点外卖。

    一入座,秦羊便忍不住好奇,对段飞问道:“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跑国外去了?”

    “特工啊?一开始不就和你说了吗?”

    段飞夹了一口菜塞进嘴里后,含糊不清的说道,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架子。

    听到段飞的话,秦羊十分无语。

    哪有特工光明正大说自己是特工的?当他傻呢?

    “得了吧你!就你还特工呢,你要是特工,那我还会异能呢!”

    秦羊不信,不过说起异能,要是有系统,力气大,跑得快算异能的话,那他还真有异能。

    见秦羊一副不信的样子,段飞停下筷子,偷偷摸摸看了一眼四周。

    “真不信?我身上可是带着枪呢!”

    说完,段飞还拍了拍带在身边的包。

    闻言,秦羊神色一动,瞄了一眼段飞的包,还真信了几分。

    “真的?”

    “骗你不成?”

    段飞再次偷偷摸摸看了一眼四周,伏下身子,脸色正经,对秦羊小声耳语道:“我刚从国外执行完任务回来,这会身子累得不行,你等会帮忙给我找一个能放松的地方,最好是有小姐姐的浴室的那种,我到时候把我的枪掏出来给你看!”

    秦羊愣了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后,秦羊从桌子底下踢了段飞一脚,笑骂道:“谁他么要看你的枪!我也有!比你的还大!”

    “哈哈!喝酒!”

    最后,段飞也没解释自己这些年,在做什么。

    不过秦羊从他的穿着,和他来时的样子推测,段飞应该在国外或者国内开了一家公司,还是混得不错的那种,要不然也不会被开着兰博基尼的漂亮小姐姐亲自接送。

    “估计是看我混得没他好,为了照顾我的自尊,所以不想说出来打击我吧!”

    秦羊有些感慨,感觉自己这位老同学段飞的心思也太细腻了点。

    因为,光从衣着上来看,只穿了一身普通休闲装的秦羊,明显不如满身名牌的段飞那么亮眼。

    一顿饭吃了四个多小时,从下午一直吃到了晚上,两人天南海北的聊,喝得都有点醉。

    但秦羊有系统,酒精这玩意,一进肚子,只配化为精纯能量,滋润和改善他的体质,甚至可以这样说,喝的越多,他越强。

    晚上,两人从饭店出来,勾肩搭背的走在大街上,段飞这骚人一直在怂恿秦羊帮他找个有小姐姐的浴室,秦羊没搭理他。

    毕竟,这年头,治安越来越好了,各行各业都变得越发规范,哪还有带小姐姐的浴室?

    就算是有,常年闭门不出的秦羊也找不到啊?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段飞的骚扰,秦羊把他带到了洗脚城。

    包厢里,两人一边享受着令人愉悦的足底按摩,一边闲扯。

    “段飞,你当初是不是冒充我跟一个女孩子聊了半个多月?”

    “嗯?没有!不可能!哪有这事!”

    段飞吃了一口服务员送上来的西瓜,听到秦羊的话,义正言辞,当场来了一个否认三连,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还没有呢!我最近撞见那个女孩子了,她跟我说,我当初和她在手机上聊了半个多月,我都惊了,还以为自己穿越了!”

    “有这事?”

    段飞来了好奇心,直接把耳朵竖了起来。

    见状,秦羊便把偶遇楚月的事情跟段飞说了一遍。

    段飞听完,掏出打火机和香烟,点燃后,一脸的忧郁。

    “啥情况?”

    秦羊见段飞突然间跟换了个人似的,有些纳闷。

    段飞闻言,深吸了一口烟,撑着额头,用低沉而又浑厚的嗓音,缓缓道:“她还是那么爱你!”

    “噗!”

    正在给秦羊和段飞做足底按摩的两个女技师,听到段飞这话直接就笑喷了。

    什么爱不爱的,搁着拍狗血电视剧呢?

    “不..不好意思!”

    两个漂亮女技师朝秦羊和段飞两人尴尬地笑了笑,秦羊和段飞两人回头看了一眼,也没在意。

    秦羊有些无语,瞪了一眼段飞后,正色道:“你正经点,别假忧郁耍帅!”

    “咳咳...”

    段飞熄灭烟头,正了正脸色,开始解释。

    其实事情很简单,上大学的时候,楚月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美女,很受男生追捧,段飞也不例外。

    可这家伙有贼心没贼胆,便借着当时玩大冒险的机会,怂恿秦羊和自己一起给楚月送了情书。

    情书是段飞早就准备好的,里面有他自己的联系方式,楚月加了以后,以为是秦羊,就和段飞聊了起来。

    段飞也没戳穿,顶着秦羊的名头,在和楚月聊,可越聊段飞就越感觉不对劲。

    “她老是叫我发照片,不发就不和我聊天,所以我没办法,只好偷偷拍了几张你的生活照,给她发了过去”

    “你不知道,因为这事,我偷拍技术越来越成熟...”

    秦羊觉得段飞要来骚的了,赶紧瞪了段飞一眼,段飞也赶紧打断了这个话题。

    “后来,她喊我去参加她的生日派对,我寻思这不是要败露吗?”

    “所以就去找你,可当时你又不理我,所以我只好忍痛把她删了”

    说到这里,段飞表情又忧郁了起来。

    “她爱的是你的脸,我曾于人潮人海之中,兴奋地朝她走去,却被她视而不见,完了之后,她还给我发消息,说有个猥琐男在跟踪她...”

    “.......”

    见到段飞一副倍受打击的样子,秦羊沉默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想偷笑。

    “你活该!当初直接明说不就成了吗?说不定这样子你还有机会”

    “不!”

    段飞脸色一正,正儿八经地说道:“根据我当时的观察,她应该早就在偷偷关注你”

    “因为,我和她在手机上聊的时候,她曾无意间透露过,说你帮助过她,她还一直记得”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没机会的,也正因为如此,我最后才下定决心把她删了!你不知道,我当时的心好痛!”

    段飞说完,还捂着胸口,露出一副非常痛苦的表情,秦羊怀疑,包厢里要是没外人,他估计还得打个滚。

    “呃...我帮助过她?有这事?”

    秦羊纳了闷,他自己都不记得。

    “是的...我记得她当时好像说的是....”

    正聊着,段飞的手机突然打进来了一个电话。

    段飞也没避嫌,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你别在洗脚城洗脚了!快点回来!公司出事了!”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高冷且清脆,秦羊一下子就回想起来,这是下午的时候,开兰博基尼送段飞过来的那个漂亮小姐姐的声音。

    “好的,我马上回去”

    段飞说完后,直接挂了电话,随后转身对秦羊道:“兄弟,我有点事,改天再聊!”

    秦羊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便点了点头。

    “成,既然你公司有事那你就先去忙吧!到时候等你有空了我们再聚!”

    “行!”

    说完,段飞换好衣服,拎着包,匆匆离开了包厢。

    “那个大哥,你还要按吗?我们这里还有其它特殊服务哦!”

    段飞走后,两个漂亮女技师回过头来,羞答答地望着秦羊,一副任君采择的样子。

    秦羊见状,当场就懵了。

    “还有这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