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九章 时速五十一公里,变态秦羊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近四千字,量大管饱)

    最后,秦羊才知道,洗脚城里所谓的特殊服务,是指掏耳朵。

    秦羊为了感受一下这项特殊服务,把两个耳朵都掏了,这才满足离去。

    .......

    “嗯,得想办法赚点钱了”

    走出洗脚城,望着卡里的余额,秦羊这才意识到,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花销有点大。

    在系统的帮助下,这段时间自己食量大增,一顿饭能吃四五十个人的份量,一天下来,花销巨大。

    照这样下去,再有钱,却只出不进,也不够他造的。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燕市的夜晚很繁华,这个时间段,大街上非但不冷清,反而霓虹灯闪烁,街道上人来人往,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

    秦羊双手插着口袋,朝着回家的方向慢慢走着。

    忽然,他望着马路上那些呼啸而过的车辆,心思一动,突然想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因为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但通过系统面板上各种数据和评估来判断,他能感觉出来,自己已经今非昔比。

    “和平年代,又没有什么暴徒来让自己打,力量和战斗力不好测,但速度却很好测,我可以通过这个来侧面测试一下我如今的实力...”

    “系统对我的评估是百米九秒,极限是百米七秒,按照极限数值来计算,我理论上每秒钟能跑出十四点二八米的成绩”

    “换算成时速,一小时三千六百秒,三千六百秒乘以十四点二八.....”

    秦羊心中默算了一下,最后得出结论:“我现在的时速差不多能达到....每小时五十一公里!”

    秦羊心中一惊,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因为这个计算结果太过夸张,完全超越了普通人的范畴。

    要知道,市中心大部分道路限速四十公里,稍微好一点的路段限速也达到了六十公里。

    照这个计算的结果来看,自己跑起来估计要比市中心那些车子还要快!

    “公式是死的,人是活的,而且短跑不比长跑,长跑对一个人的耐力要求非常高,说不定我跑个十分钟,就累得跑不动了,到时候速度降下来,肯定达不到每小时五十一公里的地步...”

    话虽如此,但秦羊还是想试试。

    跑步,特别是中长跑,非常反应一个人的身体综合素质水平,和耐力。

    身体素质好的人,跑步不一定快,但跑的快的人,身体素质绝对不会差到哪去。

    在系统的辅助下,自己练了这么多天,平均每顿饭能吃四五十个人的份量,体质早已翻了个翻,早就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系统的评价上,身体综合素质水平更是从最初接触系统之时的【极差】→【差】→【极弱】→【弱】直上三个台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的耐力,应该也不会弱到哪去。肯定要比普通人强非常非常多。

    不过,秦羊还是不敢把话说的太满,毕竟,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

    “时速按每小时计算,我想通过跑步来从侧面测试我的实力,就得坚持跑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才能看出点东西来...坚持一小时吗?”

    秦羊皱眉,下意识掏出手机,点开了计时器,随后,屈膝缓缓下蹲。

    “唰!”的一声,风声突破。

    大街上的秦羊旁若无人般直接起跑,只见他大腿肌肉群一紧,一千二百至三千二百公斤的综合力量评估完美展现,恐怖的核心爆发力让他如离弦之箭般‘咻’的一声弹射了出去,完全没有注意到,四周路人那错愕的眼神。

    “卧槽!我这是看到了鬼吗?居然跑得这么快!”

    一名停在路边等客的出租车司机,将头从车里探了出来,望着秦羊那早已消失在街头的背影,惊骇莫名。

    .......

    燕市,郊区。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路灯照耀前方。

    “嘭”的一声车门关闭。

    段飞摘下沾满鲜血的胶皮手套,坐在一辆黑色小轿车里;一言不发抽着烟。

    “怎么样?问出来了没有?”

    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正是前不久,开着兰博基尼送段飞去见秦羊的那个高冷女人,她的名字叫做方蓉,是段飞的搭档。

    方蓉挥手驱散开自己面前缭绕的烟雾后,皱眉看了一眼段飞。

    这个烟鬼子,烟瘾也太大了。

    不过好在,她已经习惯了。

    “问出来了”

    段飞微微阖首,默默抽着烟,深邃地目光中饱含着思索与困惑。

    “那你说呀?还在等什么呢?”

    方蓉眉头微皱,有些不满。

    段飞回头看了一眼方蓉,深吸了一口烟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我们被耍了,他们的目标是昆仑,根本不是燕市,燕市不过是个幌子”

    闻言,方蓉顿时笑了,直接讥讽道:“我早就说了去昆仑,你偏要来燕市”

    接着,方蓉又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不过是想趁机偷懒,见见你那个所谓的老同学,顺便在自己同学面前装一下,显摆显摆自己而已!”

    段飞闻言,依旧沉默。

    半响后,他揉了揉太阳穴,声音低沉地说道:“我那个同学...不简单”

    “不简单?有多不简单?”

    “你下午和他吃饭的时候,我抽空调查了一下他,不过是个大学中途退学,在家当个小up主,实际上是个三无人员而已,除了帅点,浑身上下没有一个优点,有什么不简单的?”

    方蓉感觉有些好笑,表情轻蔑。

    如今这个世界,帅的人多了去了,想要变帅还不简单?和那些明星小鲜肉一样,去整个容不就好了?

    段飞掐着烟,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方蓉。

    “你居然学会了调查人?看来你还是有点脑子的,不是一个胸大无脑,只会拖我后腿的花瓶!”

    听到段飞的话,方蓉像是被戳到了最为敏感的神经,顿时暴怒。

    “我什么时候拖你后腿了?不就是上次....”

    说到这里,方蓉说不下去了,低着头,越说声音越小。

    段飞见状,丝毫不给面子,嘲讽道:“说呀?你继续说呀?”

    “不就是上次什么?”

    “不就是上次因为你的胸大无脑,自作聪明,暴露了我的卧底身份,打乱了组织安排好的计划,害得我身份彻底曝光,只能亡命天涯,最后还得带着你这个空降来的富家小姐吗?”

    段飞毫不留情面,拿出了大男子主义。

    闻言,方蓉沉默。

    “对不起!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错了!“

    道完歉后,方蓉直接把脸转到了一边,撅着嘴,赌气地望着车窗外。

    就在这时,望着车窗外的芳蓉秀眉微蹙,表情疑惑,旋即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表情极度震惊,整个人的目光都呆滞了,完全一副风中凌乱的样子。

    副驾驶坐上,段飞见方蓉认错,更加来劲,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两指夹着香烟,摆出一副大佬的样子,语气轻佻。

    “知道错就好!以后你得摆正你的身份,出门在外,我是大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得听我这个大佬的安排,不能乱拆我的台,打乱我设计好的计划,让我丢面子”

    “就像今天下午,不是说好让你扮演一下我的女朋友,让我在我同学面前过把瘾的吗?”

    “你居然还敢从车上跳下来拆我台,这要是在执行潜入任务,你这样乱来,我岂不是要被你害死?”

    说完,段飞眯着眼睛,嘬出一口烟圈,眼神深邃地望着方蓉,还靠着车窗,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

    “快点崇拜我吧!你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段飞自恋似得抽着烟,脑海里想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

    方蓉面无表情,回过头来。

    “我刚才看见你同学了”

    “嗯?我同学?秦羊吗?哪呢?”

    段飞有些疑惑,扒着车窗探出头去看了看,他们把车停在燕市郊外的主干道旁,四周黑咕隆咚,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只有一排排昏黄的路灯,和远处一个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废弃工厂。

    “在前面,刚刚跑过去了”

    方蓉指着车头的前方说道

    闻言,段飞面无表情的把头缩回了车内,跟看白痴一样看着方蓉。

    “我看你花痴发作,被我同学迷住了吧?这大半夜的哪有人?”

    “我真看见了!”方蓉有些焦急地想要解释。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快去!给我订机票!我要去昆仑找场子!”

    “那帮狗日的,居然敢耍我,我得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可以这样红!”

    段飞罢了罢手,有些不耐烦,跟指挥丫鬟似得在指挥方蓉,态度十分恶劣!

    见段飞一副不信的样子,方蓉有些赌气的跺了一下脚,十分恼火。

    “也有可能真是我眼花了吧?毕竟,哪有人能跑那么快?”

    这样想着,方蓉一脚油门下去,调转方向盘,将车子在主干道上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漂移。

    旋即,绝尘而去。

    “卧槽!你这个疯女人!你要死啊!你这样掉头是违反交通规则的知不知道!”

    段飞的怒吼声远远传来,声音中似乎夹杂着一丝颤抖。

    不久后

    路旁的草丛一动,满头大汗的秦羊从地上爬了起来,心有余悸地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

    “卧槽!这个骚人不是说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了吗?怎么大半夜鬼鬼祟祟跑到了郊外?难道…真是特工?”

    秦羊都惊了

    他从市中心,一路跑到郊外,正沿着主干道在愉快的奔跑,恣意享受着夜晚的微风,突然就和车里的方蓉来了一个四目相对,顿时就慌得一笔。

    还好他灵机一动,躲进了路边的草丛,这才没被发现。

    由于体质在系统的帮助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秦羊的目力以及耳力,也变得异于常人,刚刚躲起来的时候,他有偷听到段飞与方蓉的部分谈话。

    “昆仑...”

    正巧,这时手机上接收到一条信息,秦羊点开一看,正是段飞发来的。

    “兄弟,不好意思!公司出了点事情,我临时要去一趟外地”

    “你知道的,像我这种分分钟钟上百万的人平时都很忙,所以只能下次再来找你喝酒,这点钱,拿去花,别跟我客气!算是我包养你的!毕竟,我上学没钱时候,你也包养过我,我可不会忘记你的恩情。贱笑”

    ‘哗啦’转账点开,到账五万元。

    黑夜中,秦羊握着手机,目光远眺,仿佛看见了远去的黑色小轿车中,段飞正在贱贱地笑。

    “算了,看在钱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包养的事情了“

    拍了拍裤腿上的杂草灰尘,秦羊黑着脸,握着手机,准备回家。

    “嗯,半小时,从市中心到郊外,平均时速四十五公里每小时,人形发动机,我真牛逼!”

    关掉计时器,秦羊心中有点兴奋。

    今夜的测试,秦羊很满意,对自己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

    他发现,自己现在不光力气大,耐力恐怖,跑的快,弹跳力也十分惊人,跟某游戏主角A哥一样,可以轻松一跳跃过并排排列的三辆车。

    不同的是他现在没办法在墙上跑,也没有办法滑翔。

    “也许有一天,在系统的帮助下,我真会成为超人....”

    秦羊眼眸深邃地望着头顶的星空,仿佛看见了自己一飞冲天的模样。

    “救!救救我!”

    就在这时,若有若无的呼救声,随着夜晚的微风从远方飘来,钻进了秦羊的耳朵,让秦羊下意识脚下一停。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