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十三章 立人设,我是练武功的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第九局?原来你们有关部门叫这个名字吗?我还以为叫龙组呢,坐吧,你要喝点什么?”

    秦羊见到西装革履的杨天海,并不意外,与他握了握手后,轻笑了一声,随后伸手招来了服务员。

    杨天海闻言内心松了一口气,本来他内心是有点忐忑的。

    毕竟,要是段飞和秦羊真来自高一级的保密部门,从从属上来讲,说是他的上司也不为过。

    “我和你一样,也来杯咖啡吧!多加点糖,我可吃不了苦”

    杨天海坐下后,见到秦羊点了一杯咖啡,也跟着要了一杯,也笑着打趣了一声。

    等服务员走后,杨天海才继续说道:“名字什么的其实都是代号,还有人管我们叫异能局的呢!”

    “说实话,我们这些人,不像阁下,哪会什么异能?都是干干粗活的普通人罢了”

    杨天海的话里有试探的意思,秦羊听出来了。

    只见秦羊笑着回应道:“我也就是个普通的练家子罢了”

    练家子,这是秦羊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用于掩饰自己身上这份力量的来源。

    把自己塑造成十分厉害的武术家,从而融入社会,是秦羊的终极愿景。

    他本来就打算在明天的直播当中,向大众透露的,此时先向杨天海透露,也没什么要紧的。

    武术,华夏文明当中最重要的一环。

    关于武术,关于修仙,世间流有很多传说,虽然玄幻,但民众有一定的信任基础。

    用这个来掩饰自己身上这份力量的来源,再好不过了,可以无往而不利。

    如果向大众说自己是个异能者,大众可能会嗤之以鼻。

    异能者?实在是太过违和,没有信任基础,大众不会相信。

    但如果说自己是个练武功的,有信任基础在,哪怕再离谱一点,说自己出身神秘的古武世家,如今练武有成,大众也会将信将疑,而不是从一开始就嗤之以鼻。

    等到时候,秦羊再稍稍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他们找不到解释,就会觉得合理。

    果然,秦羊这个借口一说出来,杨天海就信了几分。

    要说为什么,因为他杨天海自己就练过几手八极拳,年少时,还曾拜师武当,耍过剑,憧憬过做大侠的梦。

    “原来他是个练家子,不过,武功真能练到那种地步吗?”

    一想到秦羊以每小时四十五公里的时速,以非凡的体能,一口气从市中心跑到郊外,杨天海就有些生疑。

    武侠小说中的轻功,也没这么厉害吧?一口气跑半个多小时呢。

    要说为什么生疑,也还是源于他杨天海自己就练过几手武功的原因,对武术知根知底,所以很难相信,有人能把武功练到那种地步。

    秦羊可不管,他只负责解释,现在他解释完了,杨天海信不信,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再围着这个去解释,可就解释不清了。

    不过,见到杨天海依旧面带疑惑,秦羊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补充一句。

    只见秦羊笑道:“山林大野,能人异士何其多哉!我师傅曾一剑开石,跃九丈摘叶,立激流之中而不倒,攀悬崖如履平地,我不才,只比我师傅厉害一点点…”

    杨天海闻言表情顿时愕然,望着似笑非笑的秦羊,都懵了。

    不是,有这么夸自己的吗?

    你师傅一剑开石,跃九丈摘叶,然后你来了一句,你不才,只比你师傅厉害一点点?

    你师傅面子往哪搁?

    还有,照你这么说,练了十几年八极拳的我,什么都做不到,那不就是个废物咯?

    炫耀!赤裸裸的炫耀!明目张胆的炫耀!

    太狂妄了

    杨天海脸都黑了

    “呵呵!”

    杨天海直接干笑了两声,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不知道尊师现在何处?竟能教出阁下如此大才!”

    杨天海下意识阴阳怪气了一句,说完之后,他就意识到不好,要是眼前这家伙发恼,就坏事了。

    秦羊倒没觉得有什么,只当杨天海这话,是在继续试探自己。

    “入土为安了”

    秦羊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咖啡后,抿了一口,随即轻飘飘地说道。

    杨天海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旋即不再追问。

    想了想,杨天海继续试探道:“实不相瞒,我最近一直在调查阁下,发现阁下有三年的空窗期,不知阁下当时在做什么?”

    秦羊皱了皱眉,心道:“听他这口气,他似乎…不相信我那三年宅在家中,天天打游戏…”

    秦羊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斟酌一会儿后,给出了一个可以让杨天海听了,他会感觉很合理的回答。

    “练武!”

    而不是实话实说,说自己宅在家中,天天打游戏。

    因为秦羊已经听出来了,杨天海不相信自己这三年里,一直宅在家中,什么事情都没做。

    如果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说实话,那杨天海只会更不信。

    “这个家伙估计是个阴谋论患者,唉,想说实话都不行,好难!”

    果然,练武这个回答看似离谱,但杨天海结合秦羊先前所说的,反而觉得这个回答很合理。

    不然,他武功怎么练出来的?

    “他这三年都在练武,那他那份明面上的资料是谁帮他伪造的?”

    此时,杨天海已经九分把握,秦羊明面上这三年里天天在家玩游戏、当宅男的资料,是别人帮忙伪造的,其目的就是为了掩饰秦羊的真实身份。

    “是保密等级比我第九局还要高的部门帮忙伪造的吗?”

    推测只是推测,理智告诉杨天海,在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前,什么都不能相信,什么都不能妄下判断。

    于是,杨天海决定继续试探,想试探一下,自己推测的那个部门,究竟存不存在。

    沉思半响,杨天海开口撒了个谎。

    “我曾与段飞阁下有过短暂的接触,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杨天海这谎,撒得很巧妙,一个字也没多说,不愧是干情报的。

    如果他们上面真有他推测的那个部门,那么他作为第九局燕市分局的情报组组长,和段飞有过接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会让人生疑。

    即使没有,也没关系,只是短暂的接触过而已,还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段飞和秦羊是同学,他说自己和段飞有过短暂接触,还能趁机套一下关系。

    秦羊闻言,则是一愣,半天没回过神来。

    “怎么聊到段飞了?”

    秦羊万分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自从一周前,与段飞分别后,秦羊就选择性遗忘了有关段飞的任何事,段飞干什么的,做什么的,他都不想管,也没那个好奇心去挖掘。

    不然会害了段飞,还会害了自己。

    他只当段飞是自己的老同学,好兄弟。其它身份,不想过问。

    不过在见到杨天海时,秦羊还是下意识的认为,段飞有可能也是第九局的人。

    思索了一会儿后,秦羊再次意识到,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杨天海他到底想问什么,想从自己口中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既然他聊段飞,那我也和他聊聊段飞好了”

    想了想,秦羊开口道:“不清楚,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你认识他?我这三年一直在闭关练武,没怎么接触过外面的世界,直到如今武功大成才出山”

    除了闭关练武,其余的,秦羊都在实话实说,闭关练武,武功大成出山,还是为了继续给自己立人设才说的。

    杨天海闻言则是陷入了沉思,秦羊的这番话,透露的很多信息,也在无形中成功的误导了他。

    “看来,这个秦羊只是个单纯的练家子,也不清楚的段飞的真实身份,他明面上的资料,有可能是段飞帮忙伪造的”

    话虽如此,但杨天海还是感觉疑点重重。

    因为根据的他调查,他还发现,秦羊一周前,和刚回国的段飞吃过饭,还去洗脚城洗过脚。

    随后,段飞去了哪他就不知道了,但秦羊去了哪,他却是知道的。

    根据监控推测,秦羊最后去了燕市郊外废弃工厂那边。

    为什么敢这么肯定,是因为秦羊沿着主干道跑到废弃工厂那边时,身影就消失了,再次出现时,是他沿着主干道在往回跑。

    可惜的是,废弃工厂主干道那边的监控摄像头坏掉了,没能拍到秦羊在废弃工厂附近,做了什么。

    然后,最重要的来了。

    当天晚上,废弃工厂就发生了一些神秘事件,可以称得上‘灵异’‘恐怖’,直到现在,都还没解决。

    “如果能直接调查段飞就好了,很多谜团就能顺势解开,但这个人....”

    说实话,杨天海不敢去调查段飞,是真不敢,SSS级内部保密的人,他敢乱碰,别说组长,就算他是局长,都会人间蒸发的。

    “算了,不该调查的还是不要乱调查好了,我要做的就是做好份内的事情!”

    “嗯,就把这个秦羊当成偶然发掘出来的、一个很厉害的民间武术家,其它的,一概不过问,然后邀请他协助解决废弃工厂那边的事情...”

    想到这里,杨天海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果然,人就不应该太聪明,不该想太多,不然会活得很累。

    顿了顿,杨天海直接对秦羊开口道:“秦羊小兄弟,我比你长几岁,我就叫你一声老弟好了”

    “说实话,老哥我最近遇见了一件麻烦事儿,我看老弟有几分能力,所以想请秦老弟帮帮忙,这才千方百计想要接触秦老弟,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秦羊闻言,陷入了沉吟之中。

    “他这算是说正事了吗?唉,跟这些人打交道就是累,绕来绕去,绕了半天,才说正事”

    想了想,秦羊开口大笑了起来,笑得有几分豪迈,与张狂。

    “但讲无妨!我最近武功大成!正好手痒痒!”

    直到现在,秦羊都还不忘给自己立人设。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