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二十章 肉瘤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秦羊!秦羊!你怎么样了!快醒醒!”

    焦烟弥漫的战场上,刺鼻的硝烟味还残留在空气中,远处的树木被火箭弹爆炸过后产生的高温点燃,躯干在大火中烧成了煤炭。

    杨天海让飞行员操控飞机,盘旋在秦羊的头顶上空,不断呼唤着秦羊的名字,狙击手则蹲在舱门口,扛着火箭筒,额头冒着冷汗,不断向远处发射火箭弹,一阵阵爆炸声传来,现场惨烈无比。

    秦羊从昏迷中醒来,奋力推开压在身上的一颗断树,从地上狼狈起身,此时的他满脸是血,情况看起来非常糟糕,嘴角更是咳出了内脏碎块。

    不过还好,关键时刻,系统刺激生命元能反哺,配合他自身的自愈能力,让他的伤势正在快速恢复,额头撞破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体内受损的五脏六腑,被浓郁的生命元能包裹,在接受温和的滋润与治疗。

    秦羊拭去眼角鲜血,晃了晃脑袋,站稳身形,定睛一看,只见百米外,空荡荡的空地上,一具水缸大小,诡异而又丑陋的肉瘤,正漂浮在半空中,挥舞着密密麻麻的血红色触手,正在抵御狙击手的火箭弹攻击。

    一枚枚火箭弹在它身边炸开,锋利的弹片划破了肉瘤的皮肤,鲜艳之极的绿色液体如同脓水,从肉瘤体内流出,让这肉瘤发出一道道高频刺耳的惨叫,恐怖的音波一圈又一圈,向着四面八方荡开,四周寸草不生,地皮都被这音波硬生生刮去了一层,其中一枚火箭弹飞到一半,被音波一扫,当空炸开。

    而在肉瘤身边,那具倒在大地上早已死去多时的恐怖人形怪物,腹部破了一个大洞,地面上鲜血横流,无数人体中常见的血管组织,从它体内蔓延伸出,链接在了,那漂浮在空中的诡异肉瘤身上。

    随着血管一阵鼓动,这头人形怪物的血肉,仿佛被诡异肉瘤全部吸食殆尽,顷刻间,就瘦成了皮包骨。

    取而代之的,是肉瘤的体型再度膨胀一圈

    此刻的肉瘤,宛如一轮黑色的太阳,静静漂浮在半空中,无数触手密布天空,无规则扭动,犹如传说中妖魔,克鲁苏之神降临到了人间。

    见到这一幕,秦羊脸色大变,随后想也不想,扭头就跑。

    直升飞机上,杨天海见到秦羊从昏迷中醒来,还有行动之力,心中大松了一口气,放下望远镜,刚想拿起通讯器联系驻扎在鄢陵山外围区域的部队进山支援时,一条约有人胳膊那么大血红色触手,冲上了夕阳下的蓝天,如同上帝之鞭般,向着盘旋在天空上的直升机,狠狠抽了过去!

    “不好!我们把这怪物激怒了!”

    飞行员恐惧大叫,手上动作却一点也不慢,一拉操作杆,便让直升机快速攀升高度,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这一鞭。

    乘客舱中,狙击手和杨天海却促不及防滚成了一团,杨天海望着掉在地上的通讯器,刚想爬过去捡,就在这时,直升机为了避开倒抽回来的触手,再次来一个大转弯,让杨天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通讯器,掉出舱门外。

    “坏了!外围部队因为我的命令,驻守在外围防守,眼下联系不上,他们肯定不敢违抗军令,私自行动,进山支援,只能先撤退了!”

    杨天海心道糟糕,一咬牙,找出救生梯,抛出舱门外,朝下方在密林中逃窜的秦羊大喊道:“秦羊!这边!”

    正在逃跑的秦羊抬头一看,只见直升机与那条胳膊大的触手从自己头顶一前一后掠过,杨天海则站在舱门口,朝自己疯狂招手,秦羊瞬间便明白了杨天海的用意,心下一暖,毫不犹豫改变方向,朝直升机飞机离去的方位追了过去。

    身后,百米开外。

    那头诡异肉瘤此时已停止惨叫,激荡的音波已然平息。

    见到秦羊和直升飞机上的人想要逃跑,这诡异肉瘤拖着瘦成皮包骨的人形怪物的尸体,漂浮飞行,以极快地速度朝秦羊他们追了过来。

    无数细小的触手涌上高空,如大浪般,前赴后继朝秦羊卷来,所过之处,如同蝗虫过境,树木生机在接触触手的一瞬间,就被抽干殆尽,绿叶变得枯黄无比,取而代之的是肉瘤怪物的体型再度膨胀,此时肉瘤怪物的体型已经膨胀到了直径约有十米大小,漂浮在空中恐怖骇人!

    这些密密麻麻的触手中,最明显的就是那根冲上蓝天,约有人胳膊那么大的触手,这触手当空一扫,带起的狂风都将人吹飞!

    狙击手射出一枚火箭弹,掠过秦羊的头顶,射向了那肉瘤怪物,但却没什么用,被肉瘤怪物操控密密麻麻的触手当空抽爆,爆炸余波只炸断几根触手,稍稍阻挡一下肉瘤怪物地追击步伐。

    “妈的!”

    狙击手见到这一幕破口大骂,黝黑的脸庞上全是紧张的汗水,他伸手一模弹药箱,却摸了个空,回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没弹药了!“

    “没弹药换枪!”

    杨天海大吼了一声,他此时也掏出了一把小手枪,在朝肉瘤怪物射击,但根本没什么卵用。

    这诡异肉瘤身边的立场仿佛被它改变,所过之处,无数碎石漂浮又坠落,子弹冲到肉瘤怪物身边一米左右的地方,就失去了动能,掉落在地上,唯有高能武器在身边爆炸后所产生的弹片,能穿透这层诡异立场,伤到它的本体,究其原因,可能是子弹的动能不够。

    就在这时,乘客舱内的杨天海和狙击手身形一个不稳,差点被甩出舱门。

    此刻,直升飞机在飞行员紧张到手发抖地操控下,在天空中左摇右晃呈曲线飞行,与那根冲上蓝天的粗大触手较量,根本就没有机会降低高度,来接下方逃窜的秦羊。

    ‘砰’的一声突然传来,下一秒,直升飞机猛地一晃,内警报声大作!

    “警告!传动轴失灵!警告!传动轴失灵!”

    仪表盘上,警报灯不断闪烁。

    直升机外,疯狂转动的螺旋桨开始降速。

    就在刚刚,那根粗大的触手一鞭子抽在了螺旋桨上,触手前端虽然被螺旋桨绞烂成肉泥,但巨大的冲力,还是让螺旋桨内部零件受损,让仪表盘报错失灵。

    百米外,随着触手前端被螺旋桨绞烂成肉泥,肉瘤怪物再次发出高频惨叫,恐怖的音波再现,只一扫,便将四周的花草树木全部震成齑粉!

    “要坠机了!你们准备好跳伞!”

    飞行员见到仪表盘上不断闪烁的警报灯,心中意识到不妙,却依然竭力在操控直升机。

    乘客舱内,狙击手和杨天海听到飞行员的示警,刚像穿上跳伞包准备跳机,就在这时,那根冲上蓝天,粗大的触手,如闪电般,再度朝直升飞机抽了过来。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失去动能的直升机再也无法做出规避动作,驾驶舱前挡风玻璃被触手当空抽爆,飞行员更是被触手迎面抽中,当场口吐鲜血死亡,临死前,他依然死死紧握着操纵杆,争取减缓直升机坠机的时间。

    随着直升机一阵剧烈的晃动,杨天海和狙击手两人惨叫一声,跳伞包都没来得及穿好,就从直升机上笔直地掉了下来。

    下方,在密林中疯狂逃窜的秦羊见到这一幕,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此刻秦羊身后,有无数密密麻麻的触手,如大浪般涌起又落下,不死不休地在追击他,仿佛要报一戳之仇。

    见状,秦羊一咬牙,打消了改变方向逃跑的念头,足下一发狠,朝着杨天海和狙击手掉落的方位,埋头冲了过去。

    这一刻,血液在秦羊体内开始高速流动,随着一层血雾在秦羊体表砰地炸开,秦羊的速度突然爆增,让如他闪电般划过密林,冲到了杨天海和狙击手掉落的方位,随后冒险高高跃起,接住了从天上掉下来的杨天海和狙击手两人。

    “砰!”

    直升机冒着滚滚浓烟,发出了尖锐的钢铁呻吟,轰隆隆划过长空,坠落到了地面,引发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抱着杨天海和狙击手还在半空的秦羊这时突然感觉腰上一紧,低头一看,只见致使直升机坠机的罪魁祸首,那根粗大的触手,不知何时已经缠绕在了他们的腰间。

    秦羊瞳孔一缩,随着触手猛地一发力,身为普通人的杨天海和狙击手惨叫一声,口吐鲜血,直接晕死了过去。

    “好大的力气!”

    秦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即使是他也感觉了一种腰快被勒断的感觉,更别提身为普通人的杨天海和那名狙击手了。

    危急时刻,秦羊那与生俱来的战斗天赋再次展现得淋漓尽致,察觉到触手有想将自己当空活活勒死的意图后,半空中的秦羊屏息凝神,身形猛地一沉,使出了传说中的千斤坠技巧,从高空极速朝地表坠去。

    远处操控触手的诡异肉瘤怪物,也被这突然传来的大力,拉的朝秦羊的方向动了一下,那根链接彼此双方的粗大的触手,更是被猛地一下,当空拉得笔直!

    见状,肉瘤怪物本能抽回了缠绕在秦羊他们身上的触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