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二十五章 内功 (近四千字大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杨天海和那名狙击手桑齐,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曾经死过一次。

    桑齐或许心中有所怀疑,但更多的只是震惊于秦羊随口编造出来的那门圣天魔功的强大。

    秦羊也永远不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

    因为,这既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他们着想。

    毕竟,死而复生这种事情,实在太过夸张了,太过逆天,秦羊绝不会让外人知道,他有能力,让人死而复生。

    杨天海和桑齐他们,只需要知道,他们伤的不严重,然后被自己用所谓的内功,给救活了行了。

    过程,他们不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也不能知道的那么清楚。

    一旦他们知道的太多,不但会害了他们,也会害了自己。

    事实上,如果可以,秦羊连所谓的内功借口都不想找。

    但为了打消他们的质疑,解释自己为什么能把他们救活,也为了掩饰系统的存在,秦羊不得不往自己武术家、武林高手的人设上,再加点料。

    这个料,也就是传说中的内功。

    “该做事情的我已经竭尽全力全部做了,我问心无愧,希望你们不要盘根挖藕地追问,不然的话...”

    秦羊眼眸低垂,这一刻,没人能知道他内心在想些什么。

    .......

    森林中,秦羊装作虚脱的样子,瘫坐在大树下,远处就是战场,杨天海和狙击手桑齐,则站在他的左右。

    听到秦羊为了救自己,动用师门禁术,损耗精血寿元什么的,杨天海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只是忍不住的在内心惋叹。

    桑齐则站在一旁,望着自己手掌,如看神人般,痴迷地打量着秦羊,目光之中充满了尊敬。

    “唉!秦老弟,你与我相识不过数小时,又何必为我损耗精血,消耗寿元呢?我这条贱命,不值得啊!”

    杨天海真情流露,见到秦羊脸色苍白,浑身冒冷汗,虚弱无比,忍不住暗自自责,眼中甚至有泪光闪动,秦羊见了,却是内心微暖,觉得自己没救错人。

    人最怕的事情就是费尽心机去帮别人,结果别人非但不领情,反而眼红自己的能力,秦羊也不例外,他也怕这种事情发生。

    “杨大哥,不可妄自菲薄!你乃保护人民群众,维护社会稳定的无名英雄!我这个习武之人,见了岂有不救之理?”

    “区区几十年的寿元而已,算得了什么!”

    “待我他日突破境界,成就武道金丹,自然就补回来了”

    秦羊裂开嘴角,惨笑了一声,却笑得有些豪气干云。

    他惨白的脸色,以及浑身冒出来的冷汗,那其实都是装出来的。

    甚至为了怕自己演得不像,秦羊还给了自己两拳,都打吐血了,嘴角到现在都还挂着一丝血迹。

    这种伤势,对现在的秦羊来说,连小伤都算不上,不用系统刺激生命元能,单靠自身的自愈能力,秦羊想要恢复的话,分分钟就可以恢复。

    杨天海和那名狙击手桑齐听到秦羊这话,瞬间动容,至于境界什么的,武道金丹什么的,他们不明觉厉,只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秦老弟...你的实力?...”

    杨天海见秦羊嘴角溢血,有些担心,秦羊会不会因此实力下降什么的,如果真是这样,他难辞其咎。

    毕竟,武侠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高手救人后,功力大损,最后被奸人所害,落得一个惨死下场。

    “无妨!”

    秦羊摇头笑了笑,道:“待我运转师门内功,调息片刻就好!”

    说罢,秦羊闭着眼睛,开始装作调息的样子。

    杨天海和桑齐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疑有它,安安静静候在秦羊的身边。

    “唉!秦老弟武功大成,才刚出山,不懂得人心险恶,怎么能把自己所会的内功给说初来呢?”

    见到秦羊闭目调息,候在一旁的杨天海心中疑惑不解,心道:“圣天魔功如此强大,竟能肉死人,活白骨,就不怕招来歹人,起了不轨之心吗?”

    虽然和秦羊接触的时间短,但秦羊给他的感觉,却不像是个冒冒失失的人,反倒是粗中有细,十分成熟稳重,自曝师门功法这种事情,在杨天海看来,有点太不谨慎了。

    这东西,太过逆天,明眼人听了后,都会眼红这圣天魔功,怎么能随口说出来呢?

    杨天海想来想去,也就想到一种解释,那就是秦羊才刚出山,虽然有几分机敏,但还是不懂得人心险恶。

    “算了,我这条命是秦老弟救的,以后我就为秦老弟多多把把关吧!以防他被歹人所害!”

    想到这里,杨天海甚至有意无意瞥了一眼狙击手桑齐,对桑齐都有了防备之心。

    桑齐见状内心暗暗叫苦,杨天海的眼神他自己自然是看见了,可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啊?

    “我不过是长相凶残了一点而已,有必要这样防备我吗?”

    桑齐有些无语,内心感觉有些委屈。

    他的长相的确是那种自带凶像的长相,皮肤有点黝黑,显得杀气十足,胆子小的人一看就会害怕。

    秦羊可没管两人在想什么,他闭着眼,不再压制自己的伤势,装作调息的模样,可以见到,他不再压制自己的伤势后,他的原本苍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了起来,再不显虚弱疲态。

    见到这一幕,桑齐和杨天海大感神奇,很自然地,就对秦羊会内功这种事情,更加坚信了几分。

    “想不到,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武林高手!”

    桑齐心头震惊不已,杨天海则是稍显淡定,因为早在之前,秦羊就和他说过,他会武功,比他师傅还有厉害之类的云云,再加上秦羊和怪物战斗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早就让他不再怀疑秦羊的话了。

    这一下,秦羊的武林高手人设,算是彻底立实了,这倒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半响后,秦羊睁开眼睛醒来,伸出手,不咸不淡地对两人说道:“扶我起来吧!我已恢复的差不多了”

    一旁的桑齐看到秦羊伸过来的手,愣了片刻,随后快速反应过来,想要上前搀扶,但却被杨天海隐秘地推开了。

    见状,桑齐脸一黑。

    “我来扶秦老弟,你快去联系一下外围负责封锁的部队,让他们派一支救援队过来!”

    杨天海冷漠地扫了一眼桑齐,对桑齐防备几乎就要写到脸上去了,桑齐见状脸更黑了,只好‘啪’地一声,敬了一个军礼,大声应道:“是!”

    仿佛这样,能宣泄他的不满似的。

    等桑齐转身跑步离开后,杨天海这才搀扶着秦羊开始往外面走。

    看到秦羊还是脚步虚浮,三步一酿跄的样子,杨天海内心连连叹气。

    “看来秦老弟为了救人,果真功力大减了...”

    正这么想的时候,‘啪’的一声传来,三步一酿跄的秦羊一个没控制好,下脚重了,把一块鹅卵石踩成了齑粉。

    “嗯?”

    杨天海眼神疑惑,想低头察看,秦羊心道不好,连忙找了个话题,转移了杨天海的注意力。

    “杨大哥,此番我出力不少,你可得好好请我吃一顿啊!”

    “那是自然的,话说起来,最后那头怪物呢?”

    杨天海回过神来,搀扶着秦羊,专心致志的走路,不再东张西望。

    说起这事,他是有些疑惑的,只不过之前见秦羊虚弱地瘫坐在大树下,一时间心急如焚,就给忘了。

    秦羊肚子里早就打好了腹稿,此时听到杨天海问起,便作出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叹道:“唉!我的实力终究是有些不足,不是那怪物的对手,但让人感觉奇怪的是,在我施展师门禁术,用匕首斩断它的几根触手后,它便跑了”

    “跑了?”

    杨天海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战场,战场上,的确只有一些断落的触手,但却不见肉瘤怪物的踪影。

    这时,秦羊又道:“希望它没有逃到市区去吧!”

    听到秦羊这话,本来因怪物跑了,有些心急的杨天海,反而不着急了,开始安慰起秦羊。

    “老弟不必担心,鄢陵山外围被我派了部队防守,料想那怪物也跑到哪去”

    顿了顿,杨天海又道:“今天这事,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谁都没想到那头人形怪物被老弟击倒后,竟会发生如此诡变,到最后冒出个肉瘤,连秦老弟都不是对手”

    秦羊顺势点了点头,再次叹道:“这世上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看来我的功夫还没有练到家,回去还得再闭关修炼个几年...”

    杨天海愣了愣,瞬间意识到秦羊这话里,可能有几分婉拒自己招揽的意思在里头。

    因为,在这之前,他有说过想把秦羊招进第九局,成为特殊调查员之类的话。

    意识到这一点,杨天海开口挽留,但张了张嘴后,却又什么都没说,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秦老弟看着有几分传说中武道天才的样子,要不然也不会把武功练得如此厉害,我若强行把他留在第九局,反而会耽搁他这份练武的资质,与其如此,不如顺其自然吧!”

    .....

    很快,桑齐就带着救援队来了,屁事没有的秦羊被人七手八脚抬上了担架,还是拦都拦不住的那种,然后装车,送去了医院。

    .......

    “他没事?”

    夜已深,外面星光漫天。

    医院里

    杨天海从医生手中拿到秦羊的身体检测报告后,十分震惊。

    但转念一想,内功,寿命,精血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损耗了,你一个普通医生能查出什么来?

    旋即,也就没管这个医生了,直接把检测报告扔进了垃圾桶。

    待杨天海走后,还站着原地的医生,望着垃圾桶里的检测报告,内心十分无语。

    “神经病吧你!居然送来一个十分健康的人过来住院?脑子瓦特了?要不是看你官大,我早扁你了!”

    秦羊在病床上打坐,头上都冒出了白茫茫的雾气。

    从医生那边回来的杨天海开门见到这一幕,顿时震惊,从此以后,对秦羊会武功,会内功这事,深信不疑。

    “看来他正在运功疗伤,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悄悄关上门,派了两名持枪卫兵,严密保护秦羊的安全后,杨天海转身离去。

    他还要善后,还要打扫战场,还有去追查那头逃跑的肉瘤怪物,和那头未现身的怪鸟下落,防止它们闯入市区,做出伤人的事情。

    不过,怪鸟他是能追查到的,至于肉瘤怪物的下落,他是永远也追查不到了。

    病房中,秦羊并没有练功,他之所以盘腿打坐,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杨天海的到来,秦羊自然是察觉到了,只不过没有睁开眼睛。

    此刻,秦羊正在尝试催动体内的血液,加速流动,想要再现开启战斗模式后,皮肤赤红,心跳泵动如雷,浑身散发着超高温,宛若神魔一般恐怖的自己。

    不过收效甚微

    经过不断的尝试,他体内的血液,流动速度的确有所加快,体温慢慢升高,汗液蒸发后,一缕缕白茫茫的雾气从头顶自然冒了出来,远远看去,跟真在练内功似得,看着颇为神异。

    可无论他如何尝试,体内的血液也无法达到高速循环,也没法完全再现开启战斗模式后的模样。

    似乎总有一个关键点,未能抓住,总有一个诀窍,没能熟练掌握。

    “心脏,关键点是心脏!”

    “为何我的心脏无法像系统接管战斗后那样,泵跳如雷?”

    在系统和肉瘤怪物第二回合的交手中,系统一拍心脏,顿时便让秦羊心脏蹦跳如雷,如脱缰野马一般,疯狂泵动,十分神异,秦羊自己尝试,却怎么也无法办到。

    秦羊睁开眼,面露思索,尝试向系统求教,却被系统告知,它所使用的方法并不适用自己。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