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三十二章 约战后续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今夜、注定是一个漫长的无眠之夜。

    直播间约战的消息一出来,网络上就沸腾了。

    各路人士纷纷下场,都来发表自己的观点。

    这些人中,有名人、有商人、以及一大批来蹭热度的营销号。

    他们也都是第一时间接到消息的人

    直播间的撕逼大战也从直播间蔓延到了整个网络上。

    他们分为大体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支持秦羊的传武派,一个是支持董晓雷的拳击派,其余一部分则是第三方吃瓜群众。

    双方在推博,各大社交网站,以及各大直播平台上互相对喷,且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一时间,放眼望去,网络上战火连绵,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

    这群人呼朋唤友,奔走相告,集结起了大军。

    一个专门直播玩武侠网络游戏的小姐姐,因为不太了解情况,喊了一句游戏中的口号:“我纯阳派无敌!”

    然后,这个小姐就被支持董晓雷的拳击派喷子,给喷哭了。

    支持秦羊的传武派粉丝闻讯赶来,和拳击派的喷子在这个直播间里对喷。

    一时间,竟让这名没什么名气女主播,一夜之间成了小有名气的大主播。

    其它直播平台的游戏主播看到这种情况,纷纷眼红,为了吸粉开始有意引战,极个别极端的主播,直接在自己的主播间挂上了一个牌子,表明身份支持某某派。

    比如,玩武侠游戏的纷纷喊起了‘拳击派去死!’‘我就是支持传武!’“拳击派给爷屎!’等口号。

    而支持拳击派的主播,则喊出了相反的口号,大抵都差不多,甚至有一部分,言辞更加激烈。

    除了网上,线下也是精彩纷呈。

    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直接就向当地派出所打电话举报了秦羊和董晓雷两人。

    特别是燕市当地的派出所,一小时之内值班民警就接到了七八个举报电话,要他们把秦羊抓起来。

    不过,派出所的民警没有妄动。

    因为这场直播约架很敏感,不是普通网络约架。

    加之消息的发源地,是从燕市官方直播间流出来的,带有一定的官方性质,所以很棘手。

    目前燕市官方还没发公告,上面也没来通知,所以官方什么态度,他们也就不是很清楚。

    因此他们也就没妄动,而是把举报压了下去,准备等燕市发了官方通告,或者上面来了指令,再行动。

    “唉,这事闹的,上面什么情况?来通知了没有?我们要不要出去抓人?”

    燕市某派出所值班民警挂掉举报电话后,回头问了一下自己的同事,这已经是他今天晚上接到的第十起举报电话了。

    “所长打电话去问上面了,我也不清楚”

    同事也很无奈

    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秦羊他们也不安生,几乎是一下直播,秦羊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而温秋语则是当场被燕市新闻电视台台长张宗生,派人叫去问话了。

    毕竟,谁也没想到,秦羊居然拿他们直播间干了网络约架这种事,影响太恶劣了!

    秦羊太坏了!

    秦羊接到的这通电话,不是别人打来的,正是前第九局燕市分局情报组组长,新任特殊调查科副科长杨天海打过来的。

    他们第九局在燕市的据点之一,东安街派出所民警也接到了举报电话。不过这里的民警和别个地方的民警不同,他们都是第九局的秘密特工。

    秦羊被杨天海带去东安街派出所密谈的时候,他们还见过秦羊一面,知道秦羊身份有点特殊,所以压根就没理那些举报电话,而是选择了直接上报。

    看到杨天海打来电话,秦羊可以说是一点也不例外。

    他好整以暇,理了理思绪,清了清嗓子后,内心打好腹稿,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说以后,这才按下了接听建。

    “喂?”

    “别喂了!”

    杨天海有些生气,他现在忙的要死,结果没想到,和自己才分开一天的秦老弟,就搞出这么大一个新闻。

    “秦老弟,你咋回事啊?不是说要去闭关修炼的吗?怎么跑去搞直播了?还和别人在网络上公开约架?”

    杨天海生气的地方就在这里,秦羊明明说自己武功不行,还得回去闭关修炼个几年,结果没想到,秦羊转头就从医院里溜了出去,跑去搞直播了,这不是在欺骗他感情吗?

    我都四十多岁了,你一个年轻小伙子,还来欺骗我感情?能忍?

    此时,秦羊听到电话那头,杨天海略带责备的话语,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心中一暖,接着仰头,握着手机,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电话那头杨天海有些疑惑

    秦羊收起笑容,脸色一正,脸不红,心不跳地反问道:“老哥,我乃习武之人,我出山后,见我武道衰落,举目望去,满目萧然,无一同道,老哥你猜,我心中作何感想?

    杨天海刚想说,我哪知道你有什么感想?

    但话到嘴边,他转念一想,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便皱起眉头,沉默了一会儿,想听听秦羊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秦羊接电话之前,早已打好了腹稿,只见他气定神闲,语气平静,淡淡地说道:“我这次出山,其实是带着我师傅临死前的心愿出山的!”

    你师傅?

    杨天海闻言再次皱眉

    其实他很早就想探听秦羊师傅是谁了,但第一次接触时,秦羊说自己师傅已经入土为安,他也就不好再过多的追问,以免恶了两人的关系。

    此时秦羊自己提起,杨天海的好奇心就被勾引起来。

    这时,秦羊又道:“其实,我对我师傅也不是很了解,一开始,只知道他的名号叫做白龙真人”

    “三年前,我父母意外去世,我伤心欲绝,偶然遇见了我师傅,我师父说我根骨极佳,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便收我徒,传我衣钵,这三年里,我一直在暗中和我师傅学习武艺”

    说到这里,秦羊故意停顿了一下,好让电话那头的杨天海好好消化消化这些信息。

    杨天海咀嚼了一番秦羊的话后,皱着眉头,道:“你继续说”

    秦羊点了点头,握着手机,继续说道:“偶遇我师傅,是我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奇遇,师傅他老人家待我极好,大限将近之时,更是将毕生积攒的功力,传给了我,否则仅三年的时间,我也无法变得如此厉害”

    听到这里,杨天海暗暗沉吟。

    “原来是这样吗?武侠小说中的传功?听来颇为玄妙不可思议,但也不是完全无法理解....”

    事实上,他潜意识中,还是对秦羊有那么一点微小的质疑。

    这种质疑,在见识过秦羊的实力后,就像是一根刺,卡在他的喉咙,让他在无人之时,左右难眠,无法安心入睡。

    但由于秦羊予他有救命之恩,所以他一直在强迫自己刻意去忽略这件事情。

    这根刺,就是秦羊为什么突然间就变得如此厉害了?

    杨天海仔细调查过秦羊的资料,可以说,秦羊小时候尿过几次裤子,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秦羊父母意外去世,因此退学的事情,他也知道。

    唯独秦羊那三年的空窗期,很让人生疑。

    直到秦羊说自己那三年在闭关练武,才暂时打消了他的疑虑。

    但三年的时间,能让一个人变得如此厉害吗?

    这可能吗?你再天才也不行吧?

    杨天海对秦羊会武功,会内功的事,已经坚信无疑。

    但在这件事情上,他还是本能感到可疑。

    不过在秦羊救了他一命后,他就一直都没有刻意去问。

    直到今天这通电话,他才从秦羊口中得到一个答案,一个解释。

    那就是传功!

    听起来不可思议,也很玄幻,但秦羊都会内功了,打坐头顶都冒烟了,传功这种事情,再落到杨天海耳朵里,就显得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这样一来,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仅三年的时间,就变得如此厉害了”

    “嗯,如此说来,他明面上那三年的资料,也有可能是真的,只不过他暗中和他师傅学习武艺这件事,没有被我调查到...”

    杨天海暗暗点头,随后就感觉内心像是某块大石落下,忽然地长松了一口气。

    “以后那个老奸巨猾的局长再问我这事,我也算是可以给他一个解释了”

    杨天海并不在意传功这事是真还是假,也懒得去在意。

    对他来说,重点是秦羊厉害,值得拉拢,对他有救命之恩,不可不报,为人颇具侠气,值得结交,有实力,又有人品,对自己还有恩,其它的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杨天海是做情报的,做情报,不是做贼,天天去别人家翻箱倒柜,而是处理好每一个认识的人的人际关系。

    人际关系一好,哪有得不到的消息?

    到时候关键资料,让手脚麻利的手下去弄来就好了。

    正因此,他深知,盘根挖藕似的挖人底细,会恶了和别人的关系。

    况且,现在秦羊又不是敌人,不但不是敌人,反而对自己有恩,两人的关系也处于蜜月期,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还盘根挖藕的似得去问、去调查他,这不是在干把朋友逼成敌人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杨天海直接打断了秦羊接下来要说的话。

    “好了,秦老弟,你的事情我大概了解了,你还是直接说说,你师傅的心愿吧!要是我能帮得上忙,我也帮上一把!”

    秦羊闻言一愣,被打了措手不及。

    因为他还想说说自己的师傅的故事呢,这个故事他可是想了好久,结果说了一半,就不让说了?

    这哪行?师傅的故事不健全,自己这位武林高手的人设也不健全,处处是马脚啊?

    万一事后,你查我怎么办?

    即使你不调查我,你身边的人调查我我怎么办?我不就露馅了?

    不行!我偏要说!

    秦羊牙一咬,打定了主意,要讲一讲师傅的故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