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三十四章 各方反应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在秦羊和杨天海通电话的同时,温秋语被她的上级领导,新闻部主任,张倩,带去了燕市新闻广播电视台台长张宗生的办公室,接受问话。

    “唉,这事闹的,不好办,事情已经出了,如果上面怪罪下来,我们肯定要受到处罚”

    “是啊,这个秦羊直播播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跟人约起了架,你说这咋办?”

    “他直播的时候,我也在看,诶,你们说,他能打赢那个叫董晓雷的拳击手吗?”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要讨论的是如何处理这次危机!”

    是的,燕市新闻广播电视台的一众高层领导,把这次约架,当成了危机!

    他们连夜赶到电视台大楼,加班开会讨论如何处理这次约架事件。

    秦羊倒是爽了,跟人约架,彻底出了名,他们燕市新闻电视台可就被秦羊坑惨了。

    毕竟,秦羊是在拿他们的直播间在网络上跟人公开约架,而且他们的主播还没阻止。

    要是秦羊是通过别的渠道,或是什么报纸,或是什么正式的记者采访,自己找上门来,发起的约架,倒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事情是在他们官方直播间发生的。

    一个官方媒体频道,怎么能放任这种事情发生呢?

    网络直播约架,说的难听一点,这性质多恶劣啊!

    放任这种事情发生也就罢了,关键主播还不阻止,长此以往,还得了?

    上面怪罪下来,轻者他们被上面找去谈话,重者整改,再严重点相关领导人,要被降职处理!

    非但他们要受到处罚,就连相关直播平台,也要被找去谈话。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事情没热度也就罢了,上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会管。

    但关键是,现在外面对这次约架事件,讨论的热火朝天。

    阵营都分成两派,满世界对喷了都。

    上面要是觉得这次约架事件影响不好,怪罪下来,一干人就等着受到处罚吧!

    也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这点,所以他们才把这次约架事件,当成了危机!

    温秋语先是被自己的上司杨倩,带去了台长办公室询问情况,后又被带着来到了会议室这边。

    听到会议室里一众高层领导吵得不可开交,本来就蔫了吧唧温秋语,此时脸都被吓绿了。

    她有想过这次直播约架,影响很大,但远远没想到竟会如此严重,让一帮高层领导连夜赶了过来,加班开会。

    台长张宗生今年五十多岁,他看了一眼低着头、紧张到瑟瑟发抖的温秋语,叹了口气。

    他原本很看好这个既美丽又热情的小姑娘,把温秋语当成燕市新闻广播电视台的当家花旦来捧,只要一有出镜的机会,就会派她去。

    结果没想到,今天闹出了这档子事情。

    “到底还是个年轻人,经验不足,居然因为怕了,没去阻止,这有什么好怕的?”

    张宗生有些想不通

    刚才在办公室里,当他问到温秋语为什么不阻止时,温秋语给他回答居然害怕,这让张宗生很不满,想不通这有什么好怕的。

    “你别紧张,这事不怪你,都怪那个死秦羊!他了惹事,要我们来给他擦屁股!”

    温秋语的上司张倩倒是没说什么,反而拍了拍温秋语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张倩年轻时也是一个大美人,她今年四十多岁,已为人妻,但仍旧是风韵犹存,和温秋语同一个学校毕业,是温秋语的前辈。

    张宗生也没回头看她们两人,而是径直伸手直接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霎那间,七八道目光,聚焦在了他们三人的身上。

    此刻,会议室里,坐着的都是各部门领导级别的人物,就连其中一位副台长陈宇祥也都到了。

    陈宇祥今年也有五十多岁了,见到张宗生,也没起身,坐着问了一句:“老张,来了?到底什么情况?”

    说完,陈宇祥瞥了一眼躲在张宗生背后的温秋语。

    张宗生笑了笑,一边朝自己的位置走去,一边说道:“没多大事!就是小姑娘被那个秦羊漏了一手功夫后,给吓到了,要换做是我,我估计也会被吓到,你们看过直播回放没有?那个秦羊可真是厉害,不简单呐!”

    一帮人也没管站在一旁的温秋语,等张倩和张宗生都入座后,一个大腹便便的主任直接对张宗生问道:“那台长,这次的事情怎么处理?”

    张宗生没有直接给出答复,而是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副台长陈宇祥,反问道:“老陈,你们刚刚在会议室里吵了半天,商量出结果了没?”

    陈宇祥面露思索,沉吟道:“大家都说,要么发个通告,对外界澄清一下,说这次约架是那个秦羊的私人行为,与我们无关”

    闻言,张宗生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会议室内的一干主任。

    “有其它意见吗?”

    一干主任接二连三的摇头,温秋语的上司,张倩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皱眉思索,没有说话。

    “我们都觉得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要是现在不发通告澄清,等到上面怪罪下来,估计上面还会以为是我们怂恿那个秦羊这么干的”

    “对,没错,现在首要任务是撇清和那个秦羊的干系!”

    一群人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一时间,会议室里热闹的跟菜市场一样。

    见状,张宗生咳嗽了一声,瞬间,会议室里就安静了下来。

    “我发表一下我的看法吧!”

    张宗生清了清嗓子,道:“其实来之前,我就和慕军兄通了一次电话,并向他做出了解释,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幕军兄的反应有点特别...”

    听到张宗生这么说,一干主任齐齐把目光转向了会议室长桌角落,一个一直没开过口,十分年轻的主任身上。

    这个年轻人名字叫周如英,一个很中性的名字,人如其名,长相十分英俊。

    周如英是谁不重要,关键是这个慕军兄是谁,这可是燕市的一号人物,而他的独子,就是周如英。

    见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周如英扶了扶戴着鼻梁上的金丝眼睛,笑了笑。

    “你们看我干什么?公是公,私是私,我可不敢干扰我老爸的决定”

    一干主任闻言心中冷笑,这话,谁信啊?你信?我可不信。

    张宗生和陈宇祥两人也瞥了一眼周如英,随后默不作声收回了各自的目光。

    “说正事吧!我和慕军兄通过电话后,他让我先缓一缓,所以,我的看法,也是先缓一缓”

    缓一缓?那要缓多久?这不是坐以待毙吗?

    要是上面觉得影响不好,怪罪下来,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电视台,说不定还要趁这个机会,撸掉一批人。

    而且,即使万一,上面的态度是支持,他们事后难免也会被叫去敲打一番,说一些诸如以后直播不要犯这种错误了之类的话,并给予警告处分。

    张宗生没管那些各怀鬼胎的主任,说完后,便把目光投向了陈宇祥,问道:“老陈,你的看法呢?”

    陈宇祥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既然慕军兄让我们缓一缓,必然有其深意,那我们就缓一缓吧!”

    闻言,张宗生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一干主任,问道:“现在,你们的意见呢?”

    一干主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着小眼,心道:你们两个大佬都拍板了,问我们有什么用?

    “没意见”

    一群人纷纷摇头

    “那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快回去休息吧!”

    张宗生一拍桌子,起身宣布散会。

    一听到散会,周如英立马从桌子底下把手机拿了出来,一边往会议室外走,一边在推博上,和一名拳击派的喷子,开始对喷。

    他打字速度非常快,各种不带脏字的嘲讽,将对面喷得脸红耳赤,都接不上话了。

    这一幕,恰好就被心情郁闷的温秋语看到了,顿时让温秋语瞪大了眼睛。

    周如英察觉到有人在偷看,连忙收起了手机,见到是温秋语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人也没说话,点了点头,眼神交流了一番过后,就各回各家去了。

    .....

    这一夜,发生了许多事情。

    在温秋语被电视台找去问话,秦羊接到杨天海的电话时,约架事件当事人之一,远在秦市的董晓雷也遇到了一点麻烦。

    董晓雷今年已经满三十岁了,是土生土长的秦市人,长相是那种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型。

    他是一个脾气很暴躁的人,和秦羊约完架后,由于身份信息被网友曝光,导致一大批凑热闹的人,堵在了他的拳击馆门口,让他感觉很烦躁。

    要不是他的朋友朝京亮拉住他,他估计会冲出去和那些人干架。

    此时,他和他的朋友朝京亮刚从一家烧烤店,吃完烧烤,走在回家的路上。

    董晓雷的朋友,朝京亮也一名拳击手,而且还是现役职业拳击手,职业战绩十二场,全胜,年龄比董晓雷小,但长得和董晓雷一样壮实,那胸肌,都快衬衣撑爆了。

    两人正边走边聊着天,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一辆鬼鬼祟祟的面包车。

    “董哥,你有把握吗?我看了那场直播,那个秦羊真会功夫,如果没把握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别跟他打了”

    朝京亮有些犹豫,到现在他都有点后悔了,因为董晓雷是他叫去看直播的。

    结果没想到,这二愣子,直接喊话秦羊,和秦羊在网上约起了架。

    “放心好了,没看到现在网上那些人都在说,那其实魔术吗?哪有什么功夫,都是假的,骗人的”

    董晓雷大手一挥,自信满满。

    见状,朝京亮叹了口气,董晓雷的性格他清楚,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就在这时,跟在两人身后的辆面包车,突然加速冲了上来,随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他们身边。

    “砰砰!”

    车门拉开又关闭,一面包车的人,拎着铁棍、铁棒什么的,从面包车上跳了下来。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