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三十六章 温秋语自闭了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你的变化真的好大,这几年,你都经历了什么?”

    泛一页扁舟,游荡江湖,渺天地之浩淼,知玄机而明道。

    风景优美的景区湖畔,一对年轻人正坐在小船上,阅览湖景丽色。

    这对年轻人正是秦羊和楚月

    现在外面的网友对这次的约架事件讨论得热火朝天,董晓雷甚至开始积极备战,训练自己,可他秦羊却在和美女游山玩水,放松心情,这要是让支持秦羊的粉丝们知道,肯定要被气吐血。

    望着正摇着船桨的秦羊,楚月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这几天,秦羊在网上引发了热议,她自然也知道,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好奇。

    “这几年吗?”

    听到楚月的询问,秦羊沉思了一会儿,对别人他可以撒谎、欺骗,但面对眼前这位女孩儿,他却一点都不想撒谎。

    想了想,秦羊失声笑道:“说出来不怕你笑话,这几年,我在家闭门不出,其实是在思考,生命存在的意义”

    “生命存在的意义?嗯,这是一个无解的哲学问题”

    楚月轻轻点头,白玉般的手,伸入冰凉的湖水中,捧起了一汪清水,映照出她如仙般的面容。

    “那你找到答案了吗?”楚月狡黠一笑,

    “很可惜”

    秦羊摇了摇头:“正如你所说,这是一个无解的哲学问题,所有答案都正确,所有答案,又都不正确...”

    “那就...不要想啦!“

    哗,一捧水直接泼在了秦羊的身上,打湿了秦羊的头发和衣裳。

    秦羊一脸错愕,楚月见状,捂嘴咯咯娇笑,眼睛迷成了月牙。

    “好哇!你敢泼我,我也泼你!”

    秦羊直接放下船桨,和楚月在湖中心哈哈大笑着,打起了水仗,小船在湖面上一摇一晃,地仿佛下一秒就会倾翻。

    “嘟!嘟——!”

    岸边,景区的工作人员见到这一幕,直接瞪大眼睛,吹起了救生哨,指着湖中心玩得不亦乐乎的两人,大喊道:“喂!你们两个!要玩泼水去别的地方玩,这里危险!”

    但玩嗨了的两人根本就没听到

    .......

    “实在不好意思,刚刚我们确实没有听见...”

    岸边,衣服都湿透了的秦羊和楚月两人,望着头上一直往下滴水的景区工作人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一个劲地赔礼道歉。

    刚刚景区工作人员划船来阻止他们的时候,也被两人泼了。

    “算了算了,你们快回家换身衣服吧!景区不让玩水,这里的湖水很.深,很危险”

    工作人员也没在意,挥了挥手,就离去了。

    见状,秦羊和楚月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地笑了起来。

    远去的那位工作人员听到他们两人的笑声,回过头来,感觉嘴里酸溜溜的。

    “其实,我也想找个人跟我玩泼水....”

    ......

    将楚月平安送回家后,秦羊便回到了自己家中。

    他的朋友很少,手指头掰掰都能算清楚,楚月一个,段飞算一个,刚结识的杨天海算一个,也就这么点人。

    和温秋语虽然互加了好友,但那只能算合作关系,还没达到朋友的地步,上次直播完后,两人就没再联系过。

    温秋语不联系秦羊,是因为这段时间,她自闭了。

    而秦羊则是难得的神经大条,没有注意到。

    这些人中,段飞不知道在干什么,杨天海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忙得要死,哪有闲工夫跟秦羊瞎扯淡?

    也就楚月平时有时间,下班后可以陪他聊聊天,四处玩玩。

    所以说,秦羊其实很孤独。

    可以说,他和公益电视广告中的那个空巢老人,没什么区别。

    回到家,望着空荡荡的屋子,秦羊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就只能进行重复性的锻炼。

    需要说明的是,他这不是备战,打董晓雷也不需要备战,这些重复性的锻炼,只是日常。

    不过,他的日常比别人的备战,要来的更严厉。他一天的训练量,别人一个月可能都完不成。

    事实上,他现在的实力的已经达到了瓶颈,很难再有像一开始那样飞跃式的提升,每次锻炼后的收益,微乎其微。

    不过,秦羊还是没有落下,因为已经习惯了。

    一空下,他基本上就在锻炼自己。

    汗水造就不平凡,虽然力量不再增加,但他的身材,与身上的那股气质,却在长久的锻炼中,越发出类拔萃。

    虽然没有什么朋友,不过,这段时间,秦羊通讯录中的好友却是多了起来,几乎每天都会有人给他发消息。

    这些人身份杂七杂八,各类人都有,都是最近加的。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可不是说笑的,秦羊一朝出名,各色人就开始围着他转了。

    一开始,基本上都是一些以前的老同学、老师。

    他们听到秦羊现在网上出了名,纷纷来加他,想要攀关系。

    秦羊尝试着和他们聊,前天还兴高采烈破例去参加了一次为他举办的同学聚会,在老同学们面前亮了一个相。

    不过秦羊不知为何总觉融入不进去,有一种疏离感和极其强烈的陌生感。

    当时,同学聚会上,一帮人起哄让他表演功夫,表演武术,秦羊不愿意进行耍猴似的表演,导致同学聚会的后半场,直接冷场了,饭桌上气氛尴尬无比。

    回来之后,秦羊就没再搭理他们这些人。

    导致有一部分人,粉转黑,在推博上,注册账号,申请大V,取名秦羊某某同学,然后散布各种莫须有的谣言,开始黑他,明里暗里嘲讽他,说秦羊高冷,不近人情,发达了就不理人等等之类的坏话。

    这些秦羊也都看到了,但却没在意,只是对前来报信的同学说了一句:“没关系,随他们去吧!”就彻底没管了。

    随后,秦羊就投入到了日复一日,重复性的枯燥锻炼之中,只有楚月喊他出来玩的时候,他才会离开家门。

    除了老同学,这段时间,还有很多其他人加他。

    这些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秦羊的联系方式,基本上手机一打开,好友申请就会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后来,秦羊才知道,有同学暗中在卖他的联系方式,一百块一个。

    因此,秦羊不得不换了一个号码。

    这些加他的人,有粉丝,有黑子,有名人,有商人,有主播,有美女,甚至还有一些大明星,和一些身份尊贵之人。

    比如一个昵称叫慕军兄的人来加他,聊了几句之后秦羊才知道,这人不简单。

    在他的请求下,把他儿子,一个叫周如英的人也加了后,秦羊望着剩下的好友申请犯了难。

    “都加吧!”

    秦羊酌情添加,短短一个下午,通讯录好友,就从原本的十来个,突增到五六百人。

    搞得秦羊点击申请通过的手指头,都有些麻了。

    暂停训练,将换号码的事情和楚月他们说了之后,秦羊下拉好友通讯录,找到温秋语的头像,点开后,也给温秋语发了一条消息。

    这时,秦羊才注意到,温秋语最近怎么没声了?

    前面还没直播的时候,温秋语这家伙可勤快了,没事就轰炸自己,没事就轰炸自己,光催促自己别忘了直播这事,一天就能发消息问个三四遍。

    有点不对劲

    秦羊下意识点开了温秋语的朋友圈,只见温秋语在连续好几天内,发了十来条意义不明的伤感文案,还配合着一些打卷的英文字母,和一些意义不明的灰色系照片。

    诸如什么:

    “人间失格里有这样一句话:无论对谁太过热情,就增加了不被珍惜的概率。”

    “我努力的向前奔跑,背后却只有黑暗跟随”

    “白天各有各的光鲜,晚上各有各的孤独。”

    “我的热情,就像一只趴在窗户上的苍蝇,嗡嗡叫着”

    “人的悲喜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我没有特别喜欢谁,我连我自己的都不喜欢”

    等等等等之类的,还都是在凌晨一两点钟发的。

    不过当秦羊继续往下拉,翻到温秋语三天前的朋友圈,却发现画风明显不一样。

    譬如:

    七月二十日

    “上班啦!今天商场型男来直播!我跟领导申请让我去,领导同意了!开心!”附带,温秋语站在燕市新闻广播电视台大楼下的甜美自拍,照片中的她,笑容阳光而又灿烂。

    七月十九日

    “今天见到了商场型男,还加了好友,我偷拍了一张,真的好帅啊!”附带,秦羊和温秋语谈完事情后,转身离去的高大背影。

    七月十八日

    “夏天好热啊!张姐给大家买来了西瓜,吃瓜中~”附带,温秋语和她上司张倩在会议室里的自拍,两人捧着西瓜,嘻嘻哈哈笑着,秦羊发现,温秋语脸上还沾着一粒西瓜籽。

    七月十七日

    “今天在山区,这里的孩子好可爱!”附带,山区田间,温秋语被一群孩童环绕的自拍照,照片中的她,笑容同样阳光灿烂。

    ......

    看完温秋语的朋友圈后,秦羊懵了。

    “她这是...自闭了?”

    见到温秋语朋友圈动态前后的差别,作为自闭三年的老前辈,秦羊哪还不清楚,温秋语这是自闭了?

    要知道,他以前就经常在凌晨一两点,在只对自己可见的朋友圈里,发现一些伤感语录。

    什么我打算在这个冬天死去,但想起秋天还没来,现在才夏天,就决定再多活几个月。

    什么人总是要死去的,在孤独中死去,或许是我最好的归属。

    什么我的生命已无意义可言。人存在的价值是死去。

    又或者什么死亡或许是一种新生,我正在奔赴新生等等之类的丧气话。

    直到得到系统,他才渐渐走出来。

    。

    现在这些,回头一看,感觉饿羞耻无比,早就被他删光了。

    想起前几天,直播完后,温秋语当场被她同事喊去问话的场景,秦羊眼皮子一跳。

    “难不成...因为我的事,她受到了牵连?如果真是这样....”

    秦羊意识到不妙,连忙关掉温秋语的朋友圈,点开了温秋语的头像,想发个消息,问问她的情况。

    可刚想打字的手,在点开聊天栏的那一刹那,却又顿住了。

    “嗯,现在劝她估计只会加深她的情况...”

    作为过来人,秦羊很清楚,当一个人陷入自闭的时候,需要的不是别人的盘问,不是所谓的关心话语,更不是严厉指责,而是单纯的分享。

    在分享的基础上,加上求助,效果会更好。

    就像一个小孩子哭的时候,只需要同龄人分享给他一些玩具,和一根棒棒糖,就能止住他的哭泣。

    大人则和小孩子不同,大人,是不会‘哭’的,只会自闭。

    想到这里,秦羊叹了口气,望着空荡荡的客厅,和因为训练,而早就被踩坏的木质地板,心思一动,随后收起聊天框,用低沉醇厚的嗓音,给自闭女孩儿温秋语,发了一条语音。

    “温秋语,你在吗?我想请你再帮个忙”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