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三十八章 人生归处尽灿烂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哈哈!你好笨啊!”

    包厢里,时不时传来一阵笑声。

    包厢中,秦羊汗如雨下,正拙笨地玩着一款五V五对战游戏,温秋语见了他的操作后,眼泪都笑了出来。

    哪有人玩游戏,从头到尾被野怪打死的?新手也没这么菜吧?

    听到温秋语笑自己笨,秦羊嘴角浮现一抹幅度。

    “妹子,你太天真了!”

    事实上,在家自闭那三年,秦羊已经把这款五V五对战游戏,打到了至高王者段位。

    “唉,装新手好累”

    秦羊也不解释,操控自己的英雄来到野怪处,跑来跑去,手指看似在点技能键,但实际上却没有一下点到技能键上。

    随后,他所操控的英雄,在野怪面前跑了两圈后,就被野怪活活打死了。

    “我哪笨了,是这个英雄有问题,他不放技能!”

    秦羊装出一副焦急的样子,继续狂点技能,一旁的温秋语见到这一幕,忍俊不已,捂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玩游戏是秦羊提出来的,在温秋语帮他弄完推博上的认证账号后,秦羊说自己找到一款好玩的游戏,然后献宝似地喊温秋语一起玩。

    温秋语见到是这款五v五对战游戏,一开始以为秦羊多厉害呢,结果没想到,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新手。

    “这家伙,不会是故意装的吧?”

    在哈哈大笑的同时,温秋语望着认真玩游戏的秦羊,也忍不住在想,秦羊是不是故意装的,其目的就是想逗自己开心。

    “估计是看到我朋友圈里发的那些东西后,才跑过来找我的吧?没想到,这家伙心思还挺细腻,居然会变着法子哄女孩子开心...”

    “呼!不管了,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温秋语长出一口气,感觉心情前所未有的好,胸腔中挤压的郁闷,仿佛在这一刹那,全被释放了出来,感觉浑身舒畅无比。

    秦羊见到这一幕,放下手机,沉吟了一会儿,诧异道:“你不玩了?”

    温秋语脸蛋上还挂着一抹兴奋过后的残晕,她摇了摇头,大声道:“不玩啦!”

    随后,温秋语深吸了一口气,略带深情地看了一眼坐在自己面、前仿佛近在咫尺的秦羊后,展颜微微一笑。

    “谢谢你,秦羊!”

    “我知道你是在逗我开心,但我还是感觉很高兴,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闻言,秦羊望着温秋语,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你没事就好,那...今天这顿饭,能不能你请?”

    秦羊失策了,虽然他现在网上很有名气,但这份名气还没有转化成金钱。

    所以实际上,他口袋里没钱,上次段飞给他转的那五万块,早就被他花得差不多了,今天他又在宝香楼海吃了一顿,吃完之后,他就暗叫不好,因为口袋里的钱,可能不够付。

    温秋语大约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都听愣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见状,秦羊尴尬地笑了笑:“我今天....好像吃的有点多,带的钱可能不够...”

    “噗嗤!”

    “啊哈哈!”

    回想起刚进宝香楼的时,秦羊抱着一大锅饭狼吞虎咽样子,温秋语直接笑喷了,笑得前仰后倒,半天都没缓过劲来。

    见状,秦羊尴尬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请女孩子出来吃饭,结果钱不够,实在太丢脸了。

    最终,还是温秋语帮忙垫付了这顿饭钱,足足三万多!

    走出宝香楼,秦羊回想起收银员看向自己时的异样眼神,就尴尬地走不动路。

    “没事啦!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我就好了”

    两人漫步在夜晚的大街上,霓虹夜景衬托着并肩而行的两人。

    温秋语见到秦羊不说话,便大度的拍了拍胸脯,安慰了一句。

    秦羊呼出一口气,也没再继续纠结这个尴尬的问题,打起精神,笑着对温秋语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小富婆,这要是以后谁娶了你,可就有福气了”

    “什么小富婆…我哪比得上你!你不知道,你现在在网上有多火,有人要花三千万美金赞助你打比赛呢!”

    温秋语背着手,大步向前走,咬着嘴唇,偷偷看了一眼秦羊,从这个角度看,秦羊的侧脸格外的帅气迷人。

    ”三千万美金?”

    秦羊有些疑惑,见状,温秋语便拿出手机,把自己看到的那篇新闻找出来后,给秦羊看了看。

    “咦?这个国天地产集团怎么没听说过?”

    秦羊看完那篇新闻后,敏锐地注意到,文章中所提及的国天地产,有点古怪,这个集团的董事长,居然要拿三个亿赞助比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国天地产你都不知道?”

    温秋语惊讶地望着秦羊,见秦羊点头,温秋语想到秦羊曾闭关三年云云,也就释然了。

    “国天地产是一家巨型跨国集团,专私高档住宅,被称之为地产领头军,十分富有,所拥有的财富不计其数,不过,他们行事异常低调,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听到温秋语的介绍,秦羊若有所思。

    “是我孤陋寡闻,那这个国天地产的老板是谁?”

    “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人了”

    温秋语神秘一笑,跳到秦羊面前,回过头来笑道:“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我却知道,因为前不久我还见过这个国天地产幕后的实际掌控者!”

    秦羊停下脚步,诧异地看了一眼温秋语。

    “你还认识这等人物?难不成,你是某某家族的千金小姐?”

    “去死啦!我哪是什么千金小姐,只是前不久受邀接触过他而已”

    温秋语翻了个白眼,随后开始解释。

    “国天地产幕后的实际掌控者是一位年轻人,名字叫阿克隆·圣一,中文名字叫做李圣一,他是一名混血儿,长得比你还要高一点,差不多有一米九的样子”

    “前不久,他打电话到我们单位,说他们在燕市的分公司,在地产开发的施工过程中,发掘出一具远古生物遗骸,问我们能不能报道一下,所以我这才和他有了接触”

    “阿克隆·圣一?名字怎么这么奇怪?”

    秦羊表情狐疑,因为据他所知,外国人的名字,一般都是名在前,姓氏在后,而阿克隆·圣一这个名字,很明显,姓与名颠倒了。

    “我也不清楚,也许是人家的家族传统呗!”

    温秋语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见状,秦羊点了点头,随后内心陷入了沉吟。

    “远古生物遗骸....”

    走在前面的温秋语回头见到秦羊低头面露思索,突然停下脚步不走了,有些诧异。

    “咋了?”

    “哦。没什么...”

    秦羊回过神来,继续赔温秋语在大街上闲逛。

    过了一会儿,秦羊对温秋语问道:“你刚刚提到远古遗骸?这是怎么一回事?”

    温秋语闻言再次摇了摇头

    “其实就是一具普通的化石骸骨,还没什么研究价值的那种,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宝贝哩!”

    提到这事,温秋语似乎有些不爽。

    因为这个新闻被她当作宝一样,通过电视新闻频道报道了,本以为是什么大发现,结果鉴定出来只是普通的生物化石,导致后续她都懒得跟进了。

    秦羊见状,摇头笑了笑。

    温秋语这个女孩子,几乎就是天生当记者料,对万事万物,都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总想挖掘出一点不一样的新闻,她不爽估计是被打击到了吧?

    说起来,当初自己也通过燕市新闻频道,看到过这则报道,那是几周前的事情了,那会他才刚刚接触系统。

    想了想,秦羊道:“如果这次我和董晓雷的约架,能顺利进行,到时候,我把独家转播权让给你们怎么样?也算是偿还你刚刚帮我垫付的那顿饭钱”

    “真哒?”

    温秋语闻言,兴奋不已。

    要知道,现在国民对秦羊和董晓雷的约架关注度非常高,如果他们的约架能顺利进行,而他们燕市电视台方面又能拿到独家转播权,那还不得起飞?

    见状,秦羊连忙道:“你先别这么高兴,这事还没定数,我现在说的,也只是空口承诺...而且...”

    秦羊担心的点没说,那就是到时候,他可能对独家转播权这种事,做不了主。

    温秋语也是个蕙质兰心之人,一听就听明白了,便道:“有你这句承诺就可以啦!如果拿不到独家转播权,能拿到对你的独家采访,也是可以的哦!”

    闻言,秦羊笑了笑。

    “这个我绝对可以做主,只要约架能顺利进行,我和对方的擂台赛能办起来,到时候,无论是赛前,还是赛后的独家采访,都可以给你!”

    听到秦羊这话,温秋语兴奋地一拍手掌,别人可能不知道独家采访的含金量,但作为记者的她怎么可能不清楚?

    这可是拿钱买都买不来的东西。

    如果约架能顺利进行,秦羊和董晓雷的擂台赛能顺利举办,那么不管结局如何,往后,只要有人回顾这场比赛,就都能看到她温秋语这名女记者,拿着话筒对秦羊进行独家采访。

    这种潜在收益,是无形且无比巨大的,会对她的职业道路有巨大帮助。

    “我这也算是以小博大了吗?一顿饭钱,居然能换来你的独家采访!”

    温秋语不得不兴奋,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站在摄像机前,拿着话筒,对秦羊进行独家采访的画面。

    “不!”

    秦羊停下脚步,深深地看了一眼温秋语后,正色道:“朋友之间,岂有大小之分?”

    闻言,温秋语一愣,回头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一眼秦羊,见秦羊满脸认真,旋即,露齿一笑,霎那间,她仿佛成为了这条街上,最靓眼的都市丽人。

    “好!”

    ......

    “闺女,你回来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喝酒了?”

    深夜,温父温母还坐在客厅,看着电视,见到温秋语回来后,低着头,一脸红彤彤的样子,十分诧异。

    “没,没事...”

    温秋语低着头,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一头扎进了被窝,雪白的大长腿夹着松软的被褥,抱着手机,嘿嘿偷乐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温父温母两人见状,对视了一眼。

    半响后,温母悄悄拿出手机,温父悄悄靠了过来。

    只见温母的手机上,温秋语那被点开的朋友圈中,更新了一条动态。

    “今天好开心!”

    配图,一个大大的呲牙笑表情。

    “睡觉吧!我熬不住了“

    温父拍了拍老寒腿,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温母揉了揉酸痛的腰,旋即收了手机,关了电视机,和客厅里温暖的灯光。

    .......

    第二天,温秋语的同事和她的上司张倩就发现,以前的那个热情奔放、时常带着笑脸,走路都大步流星的女新闻记者,温秋语又回来了。

    而且这次,她的笑容,似乎更加阳光灿烂。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