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四十一章 强迫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可恨!”

    见秦羊如此咄咄逼人,李圣一暗暗咬牙。

    家里来了暴徒,还是对付不了的那种,说的就是他现在的处境。

    “外面那帮蠢货怎么还不过来?”

    李圣一内心破口大骂,他和秦羊在客厅聊了半天,那些被他安排在外面保护自己的雇佣军守卫,却没有一点动静,实在是太失职了。

    “难道,全被这家伙杀了?”

    想到这里,李圣一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身子都有些不受控制地在颤抖。

    他还年轻,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还有大把的荣华富贵没享受,可不想现在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而此时,别墅后院。

    李圣一寄予厚望的那帮雇佣军守卫,正坐在花园草地上,抽着烟,喝着酒,打着牌,你一对Q,我一对A,玩得不亦乐乎,整个别墅,只有四五个人在巡逻,防守异常松懈。

    这怪不了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华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治安环境非常好,别说枪了,带把匕首上街都会被抓,哪会有什么危险?

    于是,这帮人松懈了。。

    但如果换个环境,比如说在国外,特别是在他们自己国家,那这帮雇佣军守卫肯定会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提高戒备。

    可这里多安全,宛如世外桃源,远离纷争与战火,根本用不着提心吊胆。

    所以,他们完全一副过来度假的样子,整日里啤酒烧烤抽烟打牌,玩得不亦乐乎,甚至有点乐不思蜀。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们负责保护李圣一都快三个多月了,别说悍匪小毛贼,就连靠近别墅的陌生人都会被小区自带的保安驱逐出去,怎么可能不松懈?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在玩,到底还是有巡逻的。

    只见一个步伐懒散的雇佣军守卫恰巧就巡逻到了客厅的窗外,通过拉下来的窗帘缝隙,看到了和李圣一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的秦羊。

    一见到秦羊,这名雇佣军守卫瞬间就提高了警觉。

    “咦?这家伙怎么没见过?他是怎么进来的?”

    雇佣军守卫满脸疑惑,沉思了一会儿,拔出了腰间手枪,悄悄摸到了大门口。

    这一幕,恰巧就被管家堪八郎看见了。

    堪八郎眼睛一亮,兴奋不已。

    “救星!救星来了!”

    秦羊目光一扫,见到堪八郎的表情变化,心中冷笑。

    他从一开始,就暗地里开着系统的扫描透视功能,可以说,整栋别墅的情况全在他的掌控之中,别说大门口来个人,就算是屋顶上落只鸟,他都一清二楚,想瞒过他?有点想太多。

    不过,秦羊想了想,却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一双冷眸,继续逼视着李圣一。

    李圣一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手下已经摸到了门口,面对秦羊的强势胁迫,李圣一心中暗恼,不过同时他也知道,接下来一句话说错,他可能真的就会没命。

    另一边的管家堪八郎偷偷看了一眼秦羊,见秦羊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心中大喜,偷偷朝那名摸到门口的雇佣军守卫打了个眼色,用无声地口语命令道:“快!快把他杀了!”

    那名雇佣军守卫此时正在偷偷观察客厅中的情况,他自然是看到了管家。

    虽然不是非常懂口语,但他还是能看懂一点点,那就是堪八郎张口所说的那个杀字!

    雇佣军守卫点了点头,眼中杀机一闪,随后举枪,稳稳地瞄准了秦羊的后脑勺。

    “怎么不说话?”

    秦羊看都没看身后的情况,冷笑着地扫了一眼李圣一。

    李圣一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咬牙切齿道:“阁下的要求太过分了!我不可能答应!即便我答应了,到时候我回到我的家族,我家族里的人也不会放过我!届时,我的下场会比死还要难看!所以,阁下要杀便杀吧!”

    秦羊闻言,看了一眼李圣一后,冷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将手缓缓伸向了自己的口袋。

    “有几分勇气!不过,你今天不答应也得答应!”

    闻言,李圣一脸色变得很难看,目光死死地盯着秦羊,一字一顿,寒声道:“阁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因为你....”

    话音未落,‘砰’的枪声响起,秦羊头也不回,反手甩出一枚物件,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是一枚黑黝黝的钢钉!

    锋利地钢钉在一股恐怖地巨力加持下,脱手后的飞行速度瞬间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带着破空激啸声,笔直地与飞行到一半的子弹,精准地对撞在一起,在半空引发了不小的爆炸!

    “什么!”

    蹲在门口的雇佣军守卫见到这一幕,眼神惊骇,正想瞄准秦羊再开第二枪时,只见第二枚钢钉以更快的速度破空飞来,瞬间射入黑黝黝的枪管,接着又破开手枪的金属外壳,从手托后面飞出,‘噗嗤’一声,穿透他的右肩胛骨,带着一抹血花,飞出别墅外,钉死在了别墅外的一颗大树上。

    “砰!”

    手枪炸膛的声音骤然响起,一瞬间就将这名雇佣军的手掌炸得血肉模糊!

    “啊!”

    这人握着自己的手掌,发出一声惨叫,炸膛的手枪带着鲜血顺势掉落在了大门口的地砖上。

    “不好!有动静!”

    别墅后面,那群正嘻嘻哈哈抽烟喝酒打牌的雇佣军听到枪声和惨叫声,脸色齐齐一变,快速起身的同时,手地本能地摸向了腰间的枪支。

    就在这时,数枚钢钉破墙而出,每一枚都如死神之利箭,精准地洞穿了他们的手腕,让他们彻底丧失了握枪的能力。

    其中一枚恐怖地钢钉不知怎么地,卡在一个人手腕骨中,竟使得那人被一股大力带飞了出去,‘咚’一声,钉在了别墅后院的围墙上。

    “啊!”

    一时间,别墅内外,惨叫声连天。

    秦羊冷笑着从口袋中抓出了一把钢钉,放在了茶几上,随后扫了一眼,眼神恐惧、额头冷汗滚滚地李圣一和堪八郎两人。

    “别搞小动作!”

    秦羊竖起右手食指,一字一顿,冲着两人灵活的摇了摇。

    两人望着茶几上那一堆能要人命的钢钉,内心惊惧,齐齐咽了口唾沫,骇得手脚本能发抖。

    见状,秦羊心中冷笑。

    以前,他看到过一个电视节目,好像是什么军武比赛,里面的军人经过训练后,可以用钢针穿透玻璃刺破气球。

    普通人尚能做到这一步,就更别他了。

    秦羊不才,轻轻用力都能将扔费的木板像暗器一样插在墙壁上,就更别提手中有了钢钉这种利器了。

    在他那七千二百公斤的力量、和【077版综合格斗术】中的特殊手法加持下,一枚小小的钢钉,别说穿玻璃,穿钢板都没问题。

    再配合系统的扫描透视功能,和超强的动态视力,秦羊完全可以做到指哪打哪,一枚钢钉在他手中能发挥出堪比狙击步枪的威力,而且还是一把人形自走狙击步枪。

    “你们真当我什么准备都不做,就敢来闯你们这龙潭虎穴?”

    秦羊扫了一眼堪八郎,冷漠地眼神一瞬间就洞穿了堪八郎的内心,将他内心中的真实想法看了个透。

    堪八郎见状,身子抖如筛糠,浑圆的脸上冒出一层又一层细密的汗珠。

    太恐怖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秦羊动手的那一霎那间,如一头突然觉醒的猛兽,猛地起身,仿佛身化千手观音,无数钢钉从他手中飞出,等他再坐下来时,战斗已经结束,只剩下一声声凄厉地惨叫,在耳边来来回回地徘徊。

    “阁..阁下...”

    李圣一牙齿打颤,嘚嘚嘚个不停,看都有点不敢看秦羊。

    秦羊将目光从堪八郎身上收回,瞥了一眼李圣一,李圣一瞳孔一缩,当即腿一软,整个人差点从沙发上滑下去。

    “你刚刚不是问我为何要咄咄逼人吗?”

    秦羊起身,从客厅的酒柜中取出一瓶高档红酒,手掌如刀,将红酒瓶的上半部分整个削去后,仰头大灌了一口。

    如此粗暴而又豪迈的喝法,却让正襟危坐的李圣一和堪八郎不敢发表任何意见。

    两人蜷缩着身子,坐在沙发上,望着秦羊那高大的背影,犹如温顺的兔子,遇见凶猛的猛兽,吓得瑟瑟发抖,内心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嗝!”

    秦羊打了酒嗝,转过身来,用手背胡乱擦了擦嘴角的红色液体。

    这一幕落在两人眼中,骇得两人瞳孔一缩,犹如看见了一头刚噬完鲜血的恶魔,正带着狰狞地笑容,居高临下审视着自己。

    “咦?你们居然没逃跑?也没偷袭我?刚刚我背后可是空门大开,绝佳的偷袭机会啊!”

    秦羊望着两人,眼神诧异。

    李圣一硬着头皮僵笑道:“秦...秦羊先生说笑了,我们哪敢偷袭你?”

    “对对对,我们哪敢偷袭您!”

    别墅外,那群雇佣军还在哀嚎惨叫,堪八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抬起头朝秦羊媚笑不已。

    见状,秦羊脸色一冷,缓缓朝两人走去,两人顿时一慌,屁股下面的柔软的沙发仿佛长刺了一般,让他们坐立难安。

    秦羊也没管他们两人,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后,翘着二郎腿,闭着眼睛,撑着脑袋,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本来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但是你居然...你居然敢对我撒谎!你真以为我听不出来吗?阿克隆·圣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