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五十章 你会做饭吗?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网络上沸沸扬扬,现实中却依旧一片和谐安详。

    但秦羊却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任何事物的发生,都有其必然的理由,武道擂台赛...山雨欲来啊!”

    秦羊负手远眺,目光深邃。

    他和杜星武在电话里没有多聊,双方约了个时间,约定到时候见一面后,便挂断了电话。

    ......

    清晨,微风拂过山林,树叶沙沙作响,金色朝阳洒满大地。

    半山腰的豪宅别墅中,秦羊挥汗如雨,完成一轮综合体能训练后,脱掉上衣,走出别墅,一个猛子扎进了别墅前院的游泳池中。

    穿着黑丝袜职业套装,戴着金丝眼镜的孟世静拿着手机和浴袍站在游泳池旁,望着身形矫健,如鱼儿一般在泳池中自由潜泳中的秦羊,漂亮的脸蛋上浮现一抹红晕。

    秦羊的身材实在是太过完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紧密的腹肌,让人看了之后,眼睛都有些挪不开。

    过了一会儿,秦羊游完上岸。

    从孟世静手中接过浴巾擦了擦湿漉漉地头发后,秦羊回头诧异地看了一眼孟世静,发现她此时耳根子不是一般的红,顿时感觉有些古怪。

    “你吃早饭了没?”

    秦羊也没有多想,拿着手机,躺在前院的沙滩椅上,看起了早间新闻。

    “来之前我已用过早餐,多谢老板关心!”

    孟世静深呼了一口气,强忍着偏过头,可眼角余光却还是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秦羊那还沾着水渍的古铜色腹肌。

    没办法,秦羊那六块硬邦邦的腹肌,事实是太过吸睛,所以让孟世静有些无法抗拒本能,多看了两眼。

    今天一大早,秦羊便把她叫了过来,说是要有任务给她。

    女秘书,老板,一大早,任务。

    孟世静盯着秦羊那随着呼吸缓缓起伏的小腹,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脸蛋上也越来越红。

    “好想摸一摸~”

    孟世静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那你会做饭吗?”

    秦羊侧头看了一眼孟世静,察觉到孟世静一直在偷看自己的腹肌后,老脸顿时一红。

    “啊?做..做饭?”

    孟世静回过神来,对上秦羊的眼神有点懵,小表情很可爱。

    秦羊不动声色扯过浴袍盖住自己的腹肌,正色道:“是的,我不会做饭,如果你会的话,帮我弄点吃的吧,我还没吃早餐,食材我已经叫物业的人帮我运到了厨房”

    “好...好吧!”

    孟世静有些失落

    她没想到秦羊一大早叫他过来居然是为了给他做饭!

    拜托,我是秘书,不是保姆好不好?

    深呼了一口气,孟世静咬着银牙,低着头,快步走进了别墅的厨房。

    一进厨房,孟世静顿时就被厨房里堆积如山的食材,给吓了一跳。

    “怎么买这么多?不怕坏掉吗?”

    别墅的厨房非常大,但此时却被各种各样的食材塞得满满当当。

    孟世静望着厨房中堆得跟一座小山似的蔬菜瓜果,和大米肉类,心中忍不住吐槽。

    “真浪费...”

    由于厨房里东西实在是太多,孟世静站在门口,一时间竟找不到地方下脚。

    这时,秦羊的声音悠悠传来。

    “厨房里的食材是我早上的份量,中午还会有其它食材送过来,你多做点,不然不够吃...”

    “啊!?”

    孟世静当场就听懵了,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她原本还想着随便下碗面应付一下就算完事了呢!

    结果...这满屋子的食材只是他早上的份量??

    ......

    秦羊的早餐从早上吃到了中午,主要是孟世静做饭的效率实在是太低,忙活了半天,就煮熟了一锅饭,和几盘被烧糊的菜,这点哪够吃?

    秦羊等得都快饿死了。

    最后秦羊没办法,只好换上围裙,自己上。

    “看来你不会做饭,效率太慢了,以后得多练练”

    秦羊穿着粉色围裙,站在厨房里,将燃气灶火焰开到最大,抄起锅铲就是一通瞎颠,十分钟就炒出了一盘菜。

    听到秦羊嫌弃自己做的慢,孟世静顿时感觉有些委屈。

    此时的她,发丝凌乱,衣衫不整,搬着小马扎呆呆地坐在厨房的角落,眼神正呆滞地望着忙碌的秦羊。

    可以看到,她脚上的黑色高跟鞋也被她脱下扔到了一边,换上一双白色男士拖鞋。

    揉了揉酸痛无比的手腕,孟世静望着秦羊那高大的背影,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样,忍不住腹诽。

    “这个秦羊到底是什么物种?居然一口气吃了十多斤的食物!你是外星人吗?”

    之所以忙到现在,秦羊还在厨房里炒菜,主要是因为他自己吃得太快!

    一盘菜刚出锅就被他吃完了,导致孟世静手忙脚乱,完全忙不过来。再加上她以前也没怎么下过厨房,所以就更加手忙脚乱。

    整整一上午,厨房里忙得就跟打仗一样,热火朝天。

    孟世静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做饭这种事情而累得虚脱。

    “手好痛~”

    孟世静想回家

    休息了一会儿后,孟世静理了理妆容,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站了起来。

    “老板!我给你找个厨师吧!你需要一个厨师!”

    “没钱啊!”

    秦羊关掉燃气灶,拖过一张椅子,拿起筷子,直接坐在厨房里吃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消灭了一盘菜。

    “没钱?”

    孟世静表情错愕,她从来没有想过,像秦羊这种看起来地位比她父亲还要高的人物,会没钱。

    秦羊点了点头,也没觉得没钱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我也不瞒你,我现在身上就几十万,但你也看到了,我因为练武有成,所以食量很大,这点钱估计都不够我吃一个月的,所以,如果你还想当我秘书,那你就得好好考虑清楚,我现在可发不起工资”

    前不久,秦羊从杨天海手里拿到了一百万奖金,可那一百万,几天功夫,就被他败的差不多了。

    见孟世静还是一脸不信的样子,秦羊停下筷子,直接掏出手机,给孟世静看了看自己的余额。

    “喏,余额在这里,你自己看,别打扰我吃饭”

    将手机抛给孟世静后,秦羊便埋头继续用餐。

    孟世静手忙脚乱接住抛过来的手机后,看了一眼秦羊卡里的余额,只见秦羊卡里的余额赫然显示只剩下六十几万。

    “这家伙还真没钱...”

    孟世静瞥了一眼秦羊,心中腹诽了一句,随后下意识拉出了秦羊的消费清单。

    .....

    七月三十一,到账一百万,晚上,宝香楼下馆子,总计消费,七万。

    八月初一,没有钱到账,早上,宝香楼下馆子,中午,宝香楼下馆子,晚上,宝香楼下馆子,总计消费,十二万二。

    八月初二,依旧没有钱到账,换个地方,继续下馆子,总计消费,六万五。

    八月初三,还是没有钱到账,早上下馆子,中午下馆子,晚上点外卖,总计消费,四万二。

    八月初四,三餐点外卖,总计消费,一万六。

    八月初五,早上点外卖,中午点外卖,晚上,忍不住下馆子,总计消费,四万。

    看完秦羊最近的消费记录后,孟世静整个人都傻眼了。虽然不知道秦羊每天下馆子吃了什么,花了那么多,但她却能通过消费清单,看到秦羊每天点了什么外卖。

    “鱼香肉丝盖浇饭一百份,脆皮鸦一百份...这家伙一天居然点了七百多份外卖!!!”

    孟世静秀目圆瞪,望着那长长的外卖清单,眼睛都看直了。

    秦羊所点的外卖如果是单份的话,都不贵,顶多才二十来块钱,但架不住量多,七百多份,平均下来,光外卖一天就要花一万多,算上其它花销,下馆子什么的,三十多万,几天时间就被花了精光!

    太恐怖了!

    “怪物啊!话说练武的食量真的有这么大吗?”

    孟世静咂舌不已,同时心中也有些疑惑,因为自从做了秦羊的秘书后,秦羊没事就给她洗脑,说自己是练武的。

    点开其中一个已完成的外卖单,孟世静发现秦羊给某个商家打了个差评,但商家却在回复里狂舔秦羊,一副只要秦羊继续点他们家的外卖,要他干啥都行的态度,让孟世静见了,忍俊不已。

    “诶诶!我叫你看余额,你怎么看我隐私?”

    秦羊一把抢过手机,不满地瞪了一眼孟世静。

    孟世静脸一红,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理直气壮地对秦羊说道:“作为老板您的私人秘书,兼生活助理,我有必要了解一下老板的饮食习惯,这不是偷看隐私,而是工作需要!”

    秦羊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孟世静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变相考虑清楚,要继续做这份没工资没前途的秘书工作吗?”

    孟世静定了定神,从容道:“老板不是报名参加了武道擂台赛吗?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大批赞助上找上门来,赞助老板,到时候老板有了钱,再给我发工资就好了”

    秦羊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报名这事,他有和孟世静说过。

    武道擂台赛的选手是可以接私人赞助的,就是往拳击手内裤上印商标的那种,如果没人赞助,内裤上一个商标都不会有,这一块,是神圣之地,官方LOGO都不会让印。就连拳套也一样。

    “说到赞助商,前面不是有一大堆国外资本想赞助我和董晓雷的擂台赛吗?他们现在哪去了?”

    “他们有一批去赞助官方去了”

    孟世静解释道:“原本他们就是被我们拉来为您和董晓雷的比赛宣传造势的,现在官方擂台赛横空出世,我们的目的基本达成,所以我们也无法强迫他们继续赞助我们,因此,在有了更好的选择下,他们选择了官方,但如果老板开口,他们还是会拿出一部分钱来赞助老板,不过给老板的赞助费,肯定比不上给官方那边的赞助费”

    “是这样吗?”

    秦羊点了点头,随后道:“哪还等啥?快去喊他们来赞助”

    “老板您放心,这事情我父亲在帮您洽谈,您只管等消息就好”

    孟世进渐渐恢复往日商场女强人的干练作风,让秦羊不禁刮目相看。

    “不错!对了,你们国天地产准备赞助我多少钱?”

    听到秦羊提及国天地产,孟世静有些尴尬。

    “不是我们国天地产,是他们国天地产,我现在已经不是国天地产的人了,是老般您的私人秘书加生活助理”

    说起这事,孟世静相当郁闷。

    活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国天地产是自家产业,结果想到,自己其实一直在辛辛苦苦给别人打工,自己父亲也是一样。

    得亏她承受能力强,这才没崩溃。

    换别人来,估计人都傻了。

    这就相当于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豪门千金小姐,一夜之间沦为普通人,一下从云端跌落地底,心里落差可不是一般的大。

    现在的她,只想远离国天地产的一切,看到就没来由的心烦。

    而这,也是为什么她父亲孟昌德要她来给秦羊当秘书,她毫不犹就答应的原因之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