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五十一章 奉一毫的两个儿子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国天地产的老板李圣一愿意给老板您赞助三个亿,但对方有一个要求,说是老板必须答应他一件事,才会给老板这笔赞助费”

    风中,孟世静一挽耳鬓长发,一丝不苟地对秦羊说道。

    此时,秦羊已经和孟世静走出厨房,来到了别墅的前院,一些物业的人正分批分批的往别墅里搬运食材,大热天的,把他们累得够呛。

    “哦!?还有要求?有要求,李圣一怎么不自己和我谈?”

    秦羊凭栏远眺,这栋别墅的位置着实是好,视野开阔,从他这个角度看出去,能看到整个燕市的全貌,也能看到山脚下错落有致的别墅群,和九龙湾小区的正大门。

    “我也不清楚,要不老板您打电话自己问问?”

    孟世静推了推俏鼻上的金丝眼镜,摇了摇头,她就是个传话筒而已,她父亲也一样。

    秦羊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孟世静那双穿着黑丝袜的修长玉腿,嘴角抽了抽。

    此时她脚上还穿着那双白拖鞋,秦羊很想说一句,这拖鞋是我的,你自己没鞋子吗?你高跟鞋呢?

    “算了吧!什么要求不要求,一听就是个麻烦,懒得搭理他,这个胆小鬼!”

    秦羊有些不满,对跑路后,还嘲讽过自己的李圣一心中依旧抱有残念。

    而此时,三万八千里之外某座城市,某栋豪华别墅中,李圣一抱着手机打了喷嚏,自言自语道:“这个秦羊咋回事?三个亿的赞助费不要了吗?怎么还不打电话过来?”

    两名兔女郎微笑着给他捶腿,堪八郎伺候在一旁,赔笑道:“这个秦羊一看就是爱财之人,要不然也不会抢了您的别墅,您放心,他肯定会对您的三个亿动心,肯定会打电话过来。”

    堪八郎不提别墅还好,一提别墅,李圣一脸顿时就黑了。

    那可是价值八个亿的别墅啊!

    虽说自己造它的时候才花了七千多万,花得钱还没现在买的这套多。

    但那也是自己最喜爱的别墅啊!

    一想到秦羊此时正在自己心爱的别墅里,享受着那里的新鲜空气,李圣一就有种被牛头人的感觉。

    “你去死!哪壶不开提哪壶,都怪你!当初那家伙闯进来,你这头猪居然都不知道给我示警,害我吓得咖啡杯都没拿稳,出了一个大糗!”

    李圣一狠狠瞪了一眼脸色尴尬的堪八郎,他身后那群手腕上绑着纱带的雇佣军听到李圣一这话,也齐齐羞愧地低下了头,没脸敢见人。

    就在这时,一男一女踹开通风管道,从通风口爬了出来,李圣一回头见到这一幕,吓得发出‘呀’的一声尖叫。

    顿时,整个别墅乱作一团。

    一群雇佣军慌忙用缠着绷带的手去拔枪,结果痛得鬼哭狼嚎。

    ......

    李圣一那边的情况秦羊自然不知道,此时他还在和孟世静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见秦羊一听还有要求,就似乎不怎么想接受国天地产的赞助,孟世静暗暗心惊,那可是三个亿,不是三毛钱。

    换个人来,甭管什么要求,估计都会答应。

    “对了,你先借我点钱,帮我去找个保姆,别墅这么大,没人打理可不行,而且过几天会有几位贵客要来,到时候得把别墅收拾干净,不然你老板我要丢面子”

    秦羊脸皮厚得跟城墙一样,伸手向才认识不到几天的孟世静借钱,让孟世静感觉十分无语。

    哪有老板向秘书借钱的啊?不都是老板给钱给秘书,把秘书养得白白嫩嫩的吗?

    不过,相处了几天的孟世静也发现了,自己这个老板有时候神经极度大条,丝毫没什么架子。

    “你不是还有六十多万吗?”

    孟世静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吃饭的钱不能动,你不知道,我前段时间钱花光了,肚子饿了几天,可惨了!”

    秦羊心有余悸,前段时间,他口袋穷得叮当响,当时他还没拿到杨天海给他的那一百万奖励,因此没钱吃饭,结果活活饿了几天,要不是他体质非人,十天不吃饭都抗得住,换个人来,估计挺都挺不过去。

    孟世静像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了一下。

    “老板您食量这么大,如果想省钱的话,其实可以去自助餐厅,尝试看看能不能把他们吃倒”

    “不成!”

    秦羊闻言脸色一正,直接摇头拒绝。

    孟世静顿时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老板您怕丢面子?”

    “去自助餐厅有什么好丢面子的?”

    秦羊摇了摇头,解释道:“之所以不去,是因为开自助餐厅的本就是薄利多销,他们老板又跟我没仇,我这种食量真要放开肚皮去吃,不是去欺负人家吗?”

    这一刻,孟世静望着秦羊那高大背影,愣了一秒。

    这时,物业的人帮忙送完了食材,拿着交割单过来找秦羊签字,秦羊签完字后,又掏出手机,给他们发了个红包。

    见到这一幕,孟世静再次愣住了。

    她看了看受宠若惊的物业人员,又回头看了看秦羊这栋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壮美华丽的豪宅,待物业的人走后,忍不住来到秦羊的身边,问道:“你为什么还要给他们发红包?”

    孟世静疑惑地看了一眼秦羊,秦羊有些奇怪,随口道:“请他们帮忙送东西,不应该发个红包表示感谢吗?”

    说完之后,秦羊走进了别墅。

    见状,孟世静第三次愣住。

    “可是,物业费里不是已经包含了给他们的配送费吗?”

    像九龙湾这种高档小区,因为住得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人物,所以物业本身就有这种配送服务,业主订购的食材送到物业后,由于外来人员不准随意进入的原因,物业的人会帮忙配送,配送费本身就包含在物业费里。

    所以,秦羊完全没必要给他们红包。

    孟世静虽然不住在九龙湾小区,但她住的地方也是类似的别墅小区,因此对这一块非常了解,日常让物业帮忙配送什么东西时,也从没给过什么红包。

    因为还是那句话,有关配送这一项的费用,早就给过了,再给多余的红包钱,在孟世静眼里,十分难以理解,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傻。

    “可能他不了解吧?”

    孟世静走进别墅,望着坐在沙发上,在看着电视新闻的秦羊,默默走了过去。

    “其实老板您完全没必要给他们红包,因为给他们的配送费,早就包含在了物业费里”

    秦羊拿着遥控器,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孟世静,想不通她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我知道,但我让他们送的东西多,自然是要给个红包表示感谢”

    “你知道?”

    孟世静再一次愣住

    “是啊,我知道”

    秦羊狐疑地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孟世静,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孟世静很想反驳,自然是有问题,因为长此以往,物业的人习惯了收红包,风气就会歪了,你要是不给,反而会觉得是你的错。

    说句不好听的,这实际上是在助长歪风邪气,助长他人人性中的贪念,等到哪一天,他们说不定还会觉得你给他们发的红包发少了。

    秦羊像是猜到了孟世静的内心所想,无奈的叹了口气。

    “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一毛不拔,一毛不取,天下大公也,这个道理我自然清楚,但反过来讲,人人皆奉一毫而利天下,天下难道就不会大公了吗?”

    孟世静闻言,娇躯猛地一震,一双秀目不可思议地望着秦羊,凤眸中饱含着深深地震撼。

    “人人皆奉一毫而利天下,天下难道就不会大公了吗?”

    孟世静心中沉默,感觉到一种振聋发聩的震撼感,在撼动自己的心灵,这种话她还从来没听别人说过,只听过耳熟能详,一毛不拔的故事。

    秦羊回过头去,不再看她。只是自顾自地讲道:“我给他们红包,表示感谢,属于多奉一毫的行为,这种行为,或许会助长他们人性中的贪婪面,形成一股歪风邪气,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也有可能激发他们内心的感激之情,从而让他们遇见同样的事情时,也会多奉一毫,与他人呢?”

    “如天下人皆愿意多奉一毫给他人,你还会觉得这是一股歪风邪气吗?”

    孟世静眼中的震撼慢慢消散,听到秦羊这话,忍不住反驳道:“这是不可能的!总会有自私的人,只知索取,而不愿意多奉一毫给他人,而只要有一个人不愿意,这种多奉一毫的行为,就是在助长歪风邪气!”

    “你说的对”

    秦羊点了点头,没有反驳,望着电视机中播放的新闻,随口问了一句:“你以前在哪儿上的大学?”

    “清大!”

    孟世静傲然道,秦羊闻言点了点头:“那你可比我厉害”

    随后,秦羊又道:“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你可能辩不过我”

    秦羊关掉电视机,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孟世静后,问道:“你觉得,这世界上好人越多越好,还是坏人越多越好?”

    孟世静被激起了辩论的兴趣,忘记了秦羊是自己老板的身份,以一种平等的态度,直言不讳,强势说道:“我猜你是想说这种多奉一毫的行为,会促使一些好人诞生是吧?但实际上这种行为,会让更多坏人诞生!从而引发恶性循环,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从根源杜绝,而且这种行为本质上就是错误的!因为社会上的走后门,就是从这种行为中所演变而来!”

    如果换个人过来,估计要被孟世静辩驳得哑口无言。

    但秦羊眼神却十分平静,他提出了一个不一样的观点。

    “世人皆存在一个误区,那就是坏人永远比好人多,你也不例外,但实际上,这个世界,好人要比坏人多,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你忽略了那些籍籍无名的普通人”

    “你的思维,是金字塔思维,所以只能看到金字塔塔尖上,那个闪耀的点”

    “那个闪耀的点,迷惑了你的心灵与眼睛,让你忽略了以外的事情”

    “社会上走后门的人,很多吗?我想你潜意识中,肯定是认为有很多吧?”

    “但实际上只有一有批,毕竟,全球有七十多亿人呢,他们人人都在走后门吗?他们人人都走过后门吗?你走过后门吗?答案肯定是没有的吧?”

    “再说了,他们有些人饭都吃不饱呢,拿什么走后门?”

    “可你潜意识中,还是认为有很多人在走后门,而且是非常多!”

    “之所以会这样,还是因为你的金字塔思维,你的金字塔思维,让那些社会上走后门的人,成为了塔尖上闪耀的那个点,你也只看到了那个点,所以你恐惧这个点会影响到所有人,影响到整个社会,造成恶劣影响,从而不可避免地诞生了想要从根源上杜绝的想法,而当你找到根源,发现根源是从多奉一毫的这种行为中所衍生出来的之后,你便认为多奉一毫这种行为是错误的,这一点,我表示理解”

    “之所以表示理解,是因为你的出发点是好的,所以表示理解,而不是认同你的观点,认为多奉一毫的行为是绝对错误的,才表示理解”

    “从这一点上看,只要是表示理解的人,都可以称得上是好人,因为坏人都忙着走后门去了,巴不得这种风气越盛越好,才懒得恐惧这些,只有好人才会恐惧这些问题,担忧这些问题,之所以担忧,是怕坏人因此多起来,超过好人”

    “但如果你将你的金字塔思维瓦解,将思维扁平化,不再只关注塔尖,你就会发现,这种多奉一毫的行为,是利大于弊的”

    “你刚刚说,走后门就是从多奉一毫这种行为中所演变而来的,这个我也认同,但你为何看不到互帮互助,也是从多奉一毫的这种行为中,所演变而来的呢?”

    “难道互帮互助,是凭空诞生的?没有第一个帮助别人的人,没有第一个多奉一毫的人,没有第一个愿意多奉献一分力气与利益,感谢别人的人,这个世界上会存在互帮互助?”

    “又或者说,难道你认为,互帮互助,是一种错误的风气?”

    “你看问题,不要再用你的金字塔思维,打死一棒子人,走后门,可以杜绝,而且要彻底杜绝,但你不能想着把多奉一毫的这种行为,以及它所蕴含的质朴理念,也彻底扼杀,并认为它是绝对错误的”

    孟世静此时正在绞尽脑汁想要反驳秦羊,把她急得都满头大汗了都。

    她发现,秦羊的口才不是一般的好,一口气说下来,抑扬顿挫,炮雨连珠,不见丝毫停顿。

    见状,秦羊半开玩笑地说道:“我刚刚那话,如果用一句形象的比喻来描述,就是奉一毫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走后门,一个叫互帮互助,走后门犯了事,你可以把他打死,但是你不能打死他爹,奉一毫,更不能打死他兄弟,互帮互助,安得思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