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五十六章 暖羊羊和喜羊羊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夜迷人,霓虹灯光照亮了这座繁华的不夜城。

    一辆黑色柯尼塞格one1如同它的外号‘幽灵’,在黑夜中急速穿梭。

    那远去的尾灯,与划破空气的尾翼,带着震耳欲聋地声浪,吸引了一路的眼球,所过之处,它就是绝对的主角。

    当这辆价格不菲地超跑带着低沉地咆哮声,缓缓停在红绿灯路口时,无数路人拿着手机拥堵了过来。

    但当绿灯亮起时,它还是毅然决然地、在路人惊艳地赞叹声与手机闪光灯中,绝尘而去。

    那绝佳的运动姿态,只留下一个震撼人心的都市传说。

    “不能喝,喝那么多干什么?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吐我身上,我明天就把你辞了...”

    秦羊嘴里嘟囔着,一只手扶着往自己肩膀上靠的孟世静,一只手码着方向盘。

    秦羊目光紧盯着车前方,手指不断拨动着换挡拨片,非人的动态视力,让他能看清夜色中每一个微小物件的运动轨迹,高速行驶过程中所形成的隧道效应,仿佛对他来说不存在一般,一上高速,坐下这辆黑色野兽,就被加速到了一百二十码,并且速度还在不断往上攀升。

    副驾驶座上,孟世静衣衫有些不整,怀中还抱着那瓶还没喝完的拉菲,漂亮脸蛋上,挂着酡红。

    望着驾驶座上表情严肃地秦羊,孟世静打了个酒嗝,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老板..你..你怎么在这里,来,我们喝..嗝”

    孟世静着实醉得不清,俏挺的鼻梁上,那副金丝眼镜不知道歪到了哪去,她拿着酒瓶就要往秦羊脸上怼,还想爬到秦羊身上来。

    “你这个疯女人,我在开车呢!早知道就不让你喝酒了,酒量居然这么差!”

    秦羊惊慌失措,连忙把她推开,却不小心按到了她的胸口。

    感受着手指传来地柔软触感,秦羊顿时发慌,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眼神迷离,衣衫不整的孟世静。

    “罪过罪过…”

    秦羊咽了一口口水,赶忙把手抽了回来。

    可就在这时,孟世静抓着酒瓶,又朝他爬了过来。

    见状,秦羊心中一惊!

    “卧槽!你别!别乱抓,那里是,啊~~”

    “轰!”

    秦羊一脚油门下去,柯尼塞格one1在高速公路上飙到了极限!

    .....

    燕市城南,远渡红枫馆别墅小区,孟世静就住在这里。

    一栋典雅地红墅前,秦羊黑着脸从孟世静的包包中翻出大门钥匙,搂着孟世静的腰肢,打开了房门。

    “早知道就不送你回来了,差点被你破了我二十多年的童子功,你这个疯女人,我明天一定会扣你工资!绝对会扣你工资!”

    秦羊费了老大劲,总算是把跟八爪鱼一样死死缠抱住自己的孟世静,扔到了柔软地大床上。

    做完这一切后,秦羊累得坐在地上踹了口气。

    望着躺在床上抱着被褥滚来滚去,身材展露无遗的孟世静,被撩得有些惹火的秦羊,强压下男人的本能冲动,哆哆嗦嗦冲进了洗手间,洗了把脸。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可乘人之危,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可乘人之危...”

    秦羊的自控力还算不错,过了一会儿后,他便渐渐冷静了下来。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彻底转移了秦羊的注意力。

    电话是杨天海的上司,杜星武打过来的,说是明天下午要带几个朋友来见见他,秦羊点了点头,答应了后,便挂断了电话。

    “呼!”

    望着镜子中帅气的自己,秦羊长出一口气,随后整了整衣裳,走出了洗手间。

    “卧槽!”

    秦羊刚走出洗手间,便被面前的一幕吓软了腿,只见躺在床上的孟世静竟然当着他的面脱起了衣服!

    “美人计!这是美人计!”

    秦羊心中一慌,感觉自己再呆下去就要犯错误,便逃也似地跑出了别墅。

    翌日,清晨。

    孟世静皱着眉头,挠了挠头发,从宿醉中醒来。

    当她见到自己衣衫不整,床边还散落着自己的贴身衣物时,大脑一懵,整个人如遭晴天霹雳。

    随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抱着被褥呜呜大哭了起来,且越哭越伤心,眼泪止不住地流。

    哭了半个多小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渐渐止住哭声,小声抽泣着,掀开了被褥。

    “咦..不是说女孩子的初夜都有落红的吗?我怎么没有?”

    望着干净的床单,孟世静带着浓浓地疑惑和不解,走下床,走进了浴室中。

    约莫半响后,哭声再次传来,这次,似乎比上次哭得更大声了。

    “渣男!果然长得帅得都是渣男!居然连碰都不碰我一下!亏我昨天晚上还拼了命灌自己...呜呜!”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孟昌德打了个电话过来。

    “喂!女儿,咋样?我可以当岳父了吗?”

    孟世静一听直接就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

    “当你个头!整天就想着嫁女儿,我才二十七八,还没到三十呢!”

    说完,孟世静气匆匆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坐在一间豪华办公室里的孟昌德握着手机有点懵。

    “不对啊?昨天小静不是说要和那个秦羊共进晚餐,说会把他拿下的吗?而且昨天晚上,那个秦羊不是打电话过来说小静喝醉了吗?难道他没送小静回去?”

    昨天,秦羊给孟昌德打过电话,本来是想让孟昌德自己派人把他女儿接回去的,但孟昌德一听自己女儿在秦羊那里喝醉了,直接就推脱有事,报了个地址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

    上午,秦羊在别墅面试了孟世静从网上给他找的保姆和厨师。

    等他面试完,快到下午一两钟的时候,孟世静这才姗姗来迟。

    别墅客厅,秦羊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昨天的晚间新闻回放。

    见到孟世静,秦羊眼神有些怪异,因为孟世静戴着一副墨镜,但有系统的扫描功能在,秦羊一眼就看穿了她的伪装,发现她眼睛红肿一片,像是刚刚哭过一样。

    “你怎么……戴着墨镜?”

    秦羊忍不住问了一句

    孟世静神色平静地答道:“出门太阳太大了”

    “哦!”

    秦羊点了点头,回过头去,一边看着电视新闻,一边有意无意地说道:“不能喝酒…下次就不要喝了”

    闻言,孟世静俏脸一红。

    沉默半响,孟世静见气氛有些似乎有些尴尬,扫了一眼客厅,没见到保姆和厨师后,便找了个话题。

    “给你找的保姆和厨师呢?他们今天没过来吗?”

    秦羊放下电视遥控器,说道:“来了,但我没让他们留在别墅里,只让他们在规定时间过来帮忙打扫一下卫生,做做饭”

    “哦!”

    孟世静点了点头,客厅内的气氛再次陷入尴尬的局面。

    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喝醉酒的事情,孟世静鼓起勇气刚想说些什么时,秦羊忽然道:“下午有贵客要来,你到时候不要乱说话,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说出去”

    “贵客?”

    孟世静很想问问是谁,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

    秦羊回头见状,瞥了她一眼后,将自己的手机朝她递了过去。

    “既然你这么想当我的秘书,那我的推博账号以后就让你帮忙打理吧!”

    孟世静闻言一愣,点了点头,接过了秦羊的手机,随后登上了秦羊的推博账号。

    “哇!老板,你竟然有这么多粉丝?”

    孟世静有些吃惊,因为秦羊这家伙在无形之中,居然已经有了一千多万粉丝!

    “没必要大惊小怪,都是些黑粉”

    秦羊随口道

    孟世静点了点头,随后翻看起了秦羊的动态。

    秦羊只用推博发过两条动态,第一条是推博账号在温秋语的帮助下,认证成功后所发的一条‘大家好’

    第二条则是@武道擂台赛官方时所发的动态。

    孟世静点开评论区看了看,本以为会看到一些赞美之词,结果发现有一大堆粉丝在评论区里留言骂秦羊,说秦羊是懦夫,骗子之类的,顿时便感觉有些奇怪。

    “难怪说都是黑粉…”

    孟世静随手翻了翻,便知道了前因后果。

    起因是董晓雷报名参加武道擂台赛后,天天在推博上带着粉丝diss秦羊,而秦羊除了没搭理他之外,到现在也都没向外界公布报名参赛的消息。

    两相一比较,不回应,就成了懦夫,没公布报名的消息,就成了骗子,于是他的推博便被冲烂了。

    原先支持他的粉丝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开始粉转黑。

    这些人,不光是在评论区留言骂他,私信骂他的人更多,各种脏话那叫一个难听。

    孟世静看了一会儿后,关掉私信,忍不住问道:“老板,您难道没报名参加武道擂台赛吗?”

    “早报了”

    秦羊头也不回的说道

    闻言,孟世静有些诧异。

    “那为什么不向外界公布一下?就让他们这么骂?”

    秦羊沉默了一会儿

    “我想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粉丝,可惜,让人感到失望的是,我没有一个真爱粉…”

    听到秦羊这话,孟世静嘴角抽了抽。

    得,自找的。

    你不向外界发公告,再有真爱粉,也跑了。

    “唉!老板又开始神经大条了,居然这么幼稚…”

    孟世静内心无力吐槽,秦羊这种做法在她看来和小孩子赌气没什么差别。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一开始秦羊是想第一时间向外界公布自己已经报名参赛的消息的。

    但他打开推博一看,发现一帮人在冲自己,嘲讽自己是个骗子,不敢上武道擂台赛什么什么的,而且还是一秒钟都等不及的那种,便赌气干脆没向外界公布了。

    “先帮他找找看有没有真爱粉吧…”

    见到秦羊拿着电视遥控器,跟个空巢老头老太太似得,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默默看着电视新闻,背影显得有些孤独,孟世静一阵头疼,连忙翻看起了评论区地留言,和私信。

    过了一会儿,孟世静高举着手机,大呼小叫道:“你看!这个人一直在给你留言,在鼓励你呢!说不管怎么样都会相信你!她绝对是你的真爱粉!”

    秦羊闻言有些诧异,放下遥控器,缓缓转过身,接过手机看了看,还真发现有一条鼓励者发的留言,夹杂在一片谩骂声中,而且每天都在发。

    “暖羊羊?”

    秦羊疑惑地点开这个人的ID看了看,发现她其实就是温秋语后,顿时就失去了兴趣。

    “这是我朋友发的,朋友不算”

    说完,秦羊便把手机重新递给了孟世静。

    孟世静接过手机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找了半天,又发现了一条鼓励者的留言,而且同样是每天都在发。

    秦羊再次接过手机看了看,发现这个名叫喜羊羊的网友,其实就是楚月后,再次兴致缺缺。

    “这也是我朋友发的”

    “算了,你别找了,找不到的,我没有真爱粉…”

    秦羊一脸忧郁地望着眼窗外,孟世静见状嘴角狠狠一抽。

    “老板,你状态啥时候结束啊?”

    突然,秦羊脸色一正,起身整了整衣裳后,带着严肃的表情朝着别墅外缓缓走去。

    孟世静见状微微一愣。

    这时,秦羊的声音传来。

    “过来,贵客上门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